【习总日记】 毛主席习近平分别会见魏则西雷洋

习总日记(2016,5,11)

雷洋徘徊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到纪念堂找毛主席评理,而魏则西早就在那里了。魏则西见雷洋到了,示意去角落静候。毛主席一般起得较晚,老人家通常半夜上网到凌晨才睡。

听了雷洋的哭诉,毛主席瞅了他一眼,不以为然道:“我还以为什么天大的冤情,原来就是失手打死只苍蝇。”

雷洋不服气:“怎么是只苍蝇,一条人命啊!”

毛主席嘲笑道:“啊哟喂,一条人命。值多少钱?”

雷洋看了看旁边站立的魏则西,犹豫道:“不同人不同价格,我么,29岁人大硕士,环境经济协会主任,估计命值200万人民币。”

毛主席转问魏则西:“你命值多少?”

魏则西算了下回答道:“我21岁才大四,150万吧。”

毛主席忿忿地:“我儿岸英,28岁为国捐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你们说说,他的命值多少?你们的死与他的死相比,云泥之别。”

魏和雷无语。他们知道,太子的命不是草民能够相比的。太子的死,死得光荣;他们的死,死得窝囊。

毛主席凝望过去:“当年闻噩耗我强忍悲痛,一声未吭,一滴泪也未流,继续工作。”

魏、雷对视。确实没啥好说的,人家天潢贵胄夭折了,也只能眼泪往肚里流,咱一条贱命,何足毛主席老家人挂齿。无奈默默离开。

魏则西雷洋二人离开纪念堂分头回家探望亲人。魏拜见了父母,得知党中央处罚了相关武警医院领导相关企业,也制定了法规禁止部队坑蒙拐骗百姓,心里稍许安慰。一高兴径自来我家道谢。雷洋见了妻女,得知公安媒体肆意歪曲事实栽赃陷害,心中不平径自来我家鸣冤叫屈讨说法。

得知雷洋来意后魏则西阻拦并劝说道,习总是个好领导,心中一直想着人民,已经制定以人民为中心的基本国策。一切社会乱象根源皆因江泽民统治时期姑息放纵所致。习总正有计划按步骤反贪腐整党依法治国拨乱反正。给他点时间吧。

他们二人在门外吵闹我自然是看不到也听不见,但小倩能。发现后赶紧向我报告,说两个冤死鬼在门口逗留,怕对我不利。我说有妳在我怕什么?不但不怕我还要会见他们。

经小倩施法开通了我的天眼,便能发现鬼神和隐形飞机。雷洋见到我扑通跪下求我查明真相为他伸冤。

我劝说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当然这是迷信的说法,但也有道理不是?凭我父亲习仲勋在党内排名地位,轮不到我当总书记不是?单凭我的个人能力知识水平,更轮不到我成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不是?所以我们无神论者也不得不相信命这个东西。好,咱不谈命,咱说爱国。你们都是爱国者吗?”

魏、雷点头。

“那好。既然是爱国者,就要落实在行动上而不仅仅是夸夸其谈。武警警察是国家机器,机器运转时崩坏了一个螺丝,你们说怎么办?”

魏则西回答:“换一个。”

“对,你们就是那崩坏的螺丝。坏了就坏了,换一个便是,谁都想得通。但是国家机器成千上万个螺丝,为何就坏这几个?坏掉被扔掉的冤不冤?从个人角度来看当然冤,从整体角度就不冤。你道是为何?”

雷洋是人大硕士:“一是概率,二是早晚都得坏都得换,早坏晚坏而已。”

“对了。就是这个理。你们俩是党员吗?”

雷洋举手:“我是。”

“入党宣誓词怎么说?”

“生是党的人,死是党的鬼。”

“不能光嘴上讲,要身体力行。纵作鬼,也是党的鬼,也要服从党的领导指示。我现在以党总书记的身份命令你,雷洋,放下私心杂念,服从组织上决定和安排。”

雷洋还是不服:“组织上让我打飞机我就打飞机?”

我有点火了:“打飞机也是革命工作。”

051116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5月11日, 3:5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