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刘云枫:如何应对“爱国者”的三板斧

爱国者

微信公号:平说(ID: iNews-)

在中国,“爱国者”数不胜数,如和尚、鱼侯……看起来似乎都特爱国。遇到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人,“爱国者”就会蜂拥而上,展现他们的爱国热情和辩才。

但有些“爱国者”,不过,一不小时翻船,沦为“”,比如卷入官斗颇深的芮代表。

本人不才,经过分析,发现:“爱国者”的策略,不过“三板斧”。

第一种,称之为“五十步等同于一百步”策略。

就是说,既然A不圆满,B也不圆满,这两种不圆满就是等同的,没有优劣之分。“五十步笑百步”,是孟老夫子的经典。有了这个经典,那些逃跑了100步的人,也自信满满,有恃无恐了。心下在想:你也是逃兵,我也是逃兵,谁也别说谁。

对此,我持反对态度。试想,当100步的逃兵,跑出去不到50步的时候,50步的逃兵,是不是还在坚持战斗呢。此时,50和100,就不再是量的差别,而是本质的不同。再者,如果,100步的人不逃的话,就不会引起恐慌和混乱,大家都顽强抵抗的话,结果可能会完全相反。此其二。

因此,“五十步笑百步”的逻辑,是不成立的,但因为亚圣的名号,使得中国人以此为凭,而拒绝一小步一小步的改良。——须知,社会的进步,都是小步挪移,而不是大跨度飞跃。看不到、不反省自己即便是最微小的差距,却沉浸在“50步100步”彼此彼此的自我陶醉中,应该是中国社会停止不前的原因之一。

以下,是实例。不是我编的,而是转载的——

“专制社会固然是不好的,但是,民主也不见得都好。既然都有优点和缺点,那么,就没有好坏之分了。……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因而,也就什么都无所谓了。”这段来自微信。

“对什么事都不能太绝对地看,要么好,要么坏,可世界其实不是这样划分的,绝大多数是灰色的。”这是绎明宇的一段话。他将之称为辩证法。单独看,也没毛病;不只是没毛病,简直是天衣无缝地正确。但是,他用这段话来说明,美国也不怎么样。

“美国人成天喊人权,这段时间不断报道出侵犯人权的事,美国人的话你敢信吗?”这也是绎明宇的原话,联系起来,你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是不是属于“五十步一百步”策略呢?读者自判自明。

“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民主有利也有弊,法治有利也有弊,自由有利也有弊。反对民主的人,用民主也有弊端去否定民主的必要性,热衷人治的人用人治也有好处去为人治招魂!”如绎明宇所言,这就是中式一贯的辩证法。倘如此,何谈优劣,何谈改良呢?

民主有弊端,但是,其弊端要少于专制。正因此,才使得世界各国打倒专制而走向民主,如果,半斤八两彼此彼此,那世界人民岂不是都傻了,只剩下聪明的中国人,醉心于“专制”的日子也不错了吗?!49年之前,那个口口声声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争取民主的组织,岂不是彻头彻尾的欺骗?

如果,不区分小恶和大恶、小善与大善,那一个贪污数亿的巨贪,和一个只拿了群众“一针一线”的小偷,岂不该同罪了吗?法院的区别对待,岂不是多此一举了呢?是法院的法官们白痴?还是不区分“哪一种制度更优”的思路更愚蠢呢?

一波未去,一波又来。这个周日,我在某微信群,发了一句牢骚,说:这个体制,需要另起炉灶了。

马上来了一个“爱国者”,说:是改成美国、欧洲还是日本呢?

我知道,只要我一说欧美日,我就是汉奸了;再者,这是朋友的微信群,为了避免大争执,我就给了一个中国样板,说:改成台湾吧。

“爱国者”说:台湾就好吗?

我说:台湾没有大面积腐败。

“爱国者”说:台湾没有腐败?

注意,“爱国者”极为无耻地把我说的“大面积腐败”,换成了“腐败”。

他接着问:你知道陈水扁吗?

我说:你这种屁话,我听多了。闭嘴。

实在是,这种人遇见的太多了,我不想和他废话,也不想在他们面前展现什么风度。他们结论依然是:台湾也有腐败,大陆也有腐败。凭什么说台湾就比大陆好呢。

我对此的回击是:这种逻辑等于——良家妇女也睡男人,妓女也睡,妓女只是多睡了几个,而已。这不是“五十步和一百步”吗?所以,妓女等于良家妇女。

爱国者的逻辑,不过如此。进一步推理:“爱国者”的妻子母亲,都是妓女。推理过程,略!

第二种,称之为“田忌赛马”策略。

就是,用自己的长处去和对方的短处比。反过来,却对对方的长处视而不见。

以专制和民主为例——

“爱国者”说,印度也是民主国家,你看他们,就发展得不怎么样吧。比中国差远了吧。

先说,印度只是民主国家中的一个。迄今,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都是民主国家,没有一个是专制的。反倒是,所有专制国家,无一例外是不发达和落后国家,甚至是愚昧国家,远远落在人类文明的地平线之下,如朝鲜。以一个印度之失,并不能说明民主不好;恰恰相反,如果没有民主,印度只能是更差,这是印度的有识之士的共识。

再者,关于印度的状况,国内的报道都是选择性的。如何选择,不用多言。所以,印度的真实情况,中国人并不了解;我也不是很了解印度的情况。但是,我坚信常识,常识就是民主胜过专制。

还有,民主的步子,或许是缓慢的,但是,它是扎实的。因为,在民主国家,每走一步,都需要获得全社会、最大多数人的认可。否则,就无法推动。专制制度,有时是飞快的。可是,那是不扎实的。因为其决策并没有获得多数人的认同。因此,今天中国之成就,根基并不牢靠。一旦社会矛盾激化,大幅度地回调、停滞和退步,是难以避免的。这样的循环,中国人是有经验的。

另一种攻击民主的说辞是:台湾议员在议会里打架,成何体统!看看中国的议会,众口一词,多么欢乐和谐。可问题是,议会议会,就是辩论的;人和人意见不一致,争吵的急了,拳脚相向,的确不绅士,但是,这是人的常态,也是民主的早期形态。你看现在,台湾议会的打架频率,就越来越少了。

变态的、不正常的,是众口一词,是全体一致通过。如果,所有人的意见都一样,要那么多人干什么?不是浪费吗?如果,你和领导的意见是一致的,要你干什么?如果,你不代表一部分人的不同利益,你这个代表不是多余的吗?在我们忘记了议会的基本性质之后,在我们伪造了一个“团结祥和”的气氛之后,却指责真实的民主早期弊端,岂不是愚蠢的可怜!还别说,表面之后的重重黑幕、勾心斗角、肆意妄为和肮脏不堪。

如果,在议会里打架,解决了社会的大部分矛盾,这不是一种较好、较少的恶吗?既然,我们不能杜绝恶,就要选择一种较少的恶。

大陆人不在议会里打,但,绝不说明我们打的能力差频率低。在泰国飞往南京的飞机上,中国同胞打出了“最高水平”——美日欧有吗?没有;连印度、菲律宾、越南和非洲人,也没有。中国男篮和黎巴嫩比赛,朱芳雨等国手,上演了中国武术的“连环脚”和组合拳,让世界体育人士大开眼界。

论篮球水平,美国最牛;论拳脚功夫,中国男篮天下无敌——直把黎巴嫩打得再也不敢来比赛了。不止这一例,中国男篮和波多黎各、澳大利亚、巴西、美国队等等,都曾有过不俗的“战绩”。论国际比赛次数,中国男篮数不上,可要论“战绩”,中国男篮肯定是No 1。

不仅外战频频,内战也是很火爆的。最让人开眼的是,12月14日,国内WCBA浙江女篮和四川女篮爆发了大面积群殴。

来点儿实况——

担任四川女篮领队的阴钰辰则指出,浙江队助理教练吴乃群竟然公然骂裁判,还冲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辱骂。“冲突中我方队员陈晓萌被打成脑震荡,浙江队的国手高颂将龚芳竹摁倒,用脚踢她的脸直至需要缝针!目前受伤的4名队员都是主力,接下来还要接受进一步检查,下一场比赛基本不可能上场了。”

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赛场,见过这样火爆的场面吗?没有。特别是女性。

民主国家及其国民,所信奉的是规则;专制国家及其国民所信奉的,是强权和暴力。国家如此,国民也如此。有什么样的国家,就有什么样的国民;反之,亦然。

第三种,称之为“翻历史旧账”策略。

你说,美国的民主制度好。反对者说,好什么好,美国妇女一直没有选举权;你说,美国是个平等的国家。反对者说,哪儿有什么平等,黑人在美国就一直受歧视。不是马丁路德金领导黑人民权运动的话,黑人到今天还处于被歧视的境地呢。

反对者说得,好像颇有道理。但,其实是胡搅蛮缠。

佛家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人、一个社会只要认识到过去的错误,并彻底改正,就不应该被反复算旧账。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是上海滩的青帮头领杜月笙。没人否认杜月笙起家,靠的是打打杀杀,开妓院、占码头、贩卖毒品、走私军火,但是,得势之后的杜月笙,反思自己的过去,痛改前非,从善如流,黑道生意不做了,做的都是合法买卖,并大力资助文化事业,广做慈善,并在抗击日本侵略中做出了卓越贡献。

试问,该如何评价杜月笙呢?是揪住他早期的黑道生涯,一直不放;还是既往不咎,向前看,以今日的时间坐标,来看一个改过自新的杜老板呢?

历史是一个不断演化和进步的过程。个人如此,社会亦然。“好汉不提当年勇,别说祖上有多阔”,过去的辉煌,只能证明今天的不堪;今天像过去一样,只能说明子孙不屑,不上进。诉说过去多张狂,恰似“我爸是李刚”!揪住他人、他国的历史问题不放,除了说明自我的停滞和对方的进步之外,还有何意义?

换言之,比较应该基于相同的时点,如果说公元前,就说公元前;说19世纪,就说19世纪;说今天,就都说21世纪的此时此刻。而不是当别人指责你今日之弊时,你却去翻别人的旧账。过去是处女,不代表今日依旧清纯;往日的妓女,也会洗去泥污,改恶从良。莫非强盗的儿子,永远是强盗?英雄的后代,就永远是英雄?一代红,就代代红?

福泽谕吉第一次去美国,上了岸,就问美国人:华盛顿的后代在干什么?美国人哈哈大笑,说:我们不知道。美国人只问现在,可不管你的祖上是谁?澳大利亚是由英伦三岛流放的囚犯建立的,但是,现在的澳大利亚是文明国家的典范之一。如此,说澳大利亚历史的不堪,意义何在?说我们祖上多光荣,意义又何在?

评价一个社会,重要的不是它是好还是坏,而是它的变化趋势:如果,它在变好,那就是一个好社会;如果,在变坏,或者停滞不前,那就是一个坏社会。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西方好,不是因为它一直好,不是说它早期没有坏过,而是它一天天变好,且,已经变好了。我们说中国不好,是因为它停滞不前。至少,在政治上,大大落后于世界文明的普遍水准。

对“爱国者”,我是看不上的。可是,这些人层出不穷,实在是烦,为了以一挡百,我就写这个长文,把他们全打发了。

当然,效果也许相反。不过,我也不惧。再多的苍蝇,也是苍蝇。这个世界,要是没有苍蝇嗡嗡乱叫,或许也是很单调的。天下太平了的话,我的文章还有啥用呢?呵呵。

2016年5月31日, 5:0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