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性心理学问答:“打飞机”戴套是种罕见性癖好

640
SQ&A160511

问:协助手淫主动要求戴避孕套正常吗?

答:他人协助手淫是一种性活动,一般发生在两个人性行为的“前戏”过程,或者性服务,俗称“”。如果是男性被他人协助手淫,使用避孕套是比较罕见的。对绝大多数男性而言,使用避孕套之后都会有快感受到损失的感受,因此往往如非必要都不愿意使用避孕套。在协助手淫的过程中,除非当事人有特殊的癖好,或者特异性的原因(如生殖器溃烂使协助手淫者不愿赤手进行,或者使用性工具进行手淫)。

换言之,如果没有特异性的原因,那么他人协助手淫时要求戴避孕套谈不上不正常,只是较为罕见的性癖好而已。如果警察随机抓嫖,正好抓到一个有着这种特殊性癖好的人的概率,大概相当于正好抓到一个跟他爸同姓的人的概率假设该警察姓党,党姓在2015年全国姓氏人口排名第231位)。或者,如果一个警察随机抓一个嫖客,然后与你打赌,这个人有着他人协助手淫戴避孕套的癖好,那么这位警察打赌输的概率为99.99%。如果是这么宣称,那么撒谎的概率也就大概是99.99%。

当然,如果是协助女性手淫,建议最好使用指套。因为即使在性活动前清洁手,手指甲也容易藏污纳垢。

问:在一个卖淫嫖娼属于违法犯罪的社会里,一个“嫖客”被自称的便衣“警察”挡获,为何还要请求围观的群众拨打110报警?

答:一般来说,在一个卖淫嫖娼属于严重违法犯罪的社会里,购买性服务是隐蔽的,尽可能要避开警察。因此,一些歹徒常常假冒警察对购买性服务的嫖客进行敲诈,即使被识破,也往往得逞,因为当事人被歹徒敲诈只是损失钱财,而如果被警察抓获,不仅损失钱财,还可能被行政拘留、通知单位或家属,甚至收容教育半年。

如果一个“嫖客”在被自称“警察”的便衣挡获,按照常识,这完全可能是假冒的歹徒进行敲诈勒索,而且显然当事人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他相信这些便衣是“警察”,他完全就不可能要求围观群众报警。他在面临被敲诈勒索钱财,与不仅损失钱财,还可能丧失自由之间,令可选择报警,最可能的情况是该当事人根本就没有嫖娼。特别地,如果当事人接下来还有要事在身,他就更不可能在构成嫖娼事实的情况下,选择主动或委托他人报警。如果他确实构成嫖娼的事实,却仍然在遭遇敲诈勒索时坚持要委托他人报警,只能说明一点,他的智力或当时的精神方面可能有问题,俗称脑子“秀逗”了。当然,不排除后一可能性。只不过如果是一名从内陆省份考取人民大学并获得硕士学位,在日常生活中也没有表现出明显智力或者精神方面的障碍,嫖娼后被歹徒敲诈且有要事在身的情况下选择报警出现如此脑子“秀逗”的概率恐怕与随机撞到一名警察正好就姓党的概率差不多。

问:如何认定一名行为人“嫖娼”的事实?

答:一般情况下,得抓现行,即行为人在性交易的过程中被抓获才可能认定是“嫖娼”。如果没有抓到现行,那么将很难认定。不过,只要警方控制一切,那么要“认定”任意行为人“嫖娼”就易如反掌。当事人口供可以屈打成招,毕竟“嫖娼”又不是多么严重的犯罪,承认了也就罚款、拘留、通知单位家庭,最多再收容教育半年,相比于被持续地残酷暴打虐待,违心地承认“嫖娼”要避免多少皮肉之苦,何况在威逼利诱下,对方承诺承认了只需要缴纳罚款就行。人证也很容易炮制,随便抓一个性工作者,给她两个选择,或者指认某人嫖娼属实,或者收容教育半年,如果泄露出去也收容教育半年。绝大多数情况下,被控制的性工作者都只能违心地配合做伪证;即使有不愿意栽赃诬陷的,再随便抓另一个性工作者也同样轻松搞掂。

问:在性交易活动中,10分钟之内从进店洽谈,提供服务,然后出店,可能吗?

答:当然可能。如果一个买春者同时又是“快枪手”,而且还着急着马上出去有急事,例如10分钟完事还得马上掐着点儿赶火车。不过,即便有这样的买春者,不知道得憋成什么样才会猴急到花钱买射。

一般来说,买春者购买性服务是要享受肉欲,即使是“打飞机”的性服务,要在10分钟之内洽谈、脱裤子、性挑逗、(勃起后)戴套子、撸呀撸、撸射、取套子、清洁(总得用纸擦干净吧)、提裤子、出门,怎么也不合常情。

首先,性挑逗过程本身就是性享受不可分割的部分,即使性工作者千方百计想省下这个环节,买春者也不会猴急猴急地略过。从人类正常的性反应,性挑逗是一个刺激性兴奋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性享受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越是充分的性兴奋刺激,越容易体验到充分的性满足。

其次,撸呀撸属于性反应周期的平台期,是构成性享受的主要阶段,一般的买春者都会千方百计延长这个阶段,而不会轻易被撸射。在许多时候,提供性服务的性工作者会因为买春者在这个过程的过于冗长而抱怨。

最后,虽然撸射是性反应周期中的高潮期,是整个性活动过程中体验最为强烈的阶段。但是男人的高潮期太短促,而且高潮之后迅速进入消退期。因此,买春者花钱购买性服务决不是为了尽快达到这个高潮期,而是想方设法延长和推迟这个高潮期,尽可能多地享受前面的性挑逗和撸呀撸。

要在10分钟之内猴急猴急地完成买春的性交易,除了特异性的情况(快枪手赶火车),那这个买春者得憋多久憋得多委屈才追求尽快地一泄如注而不计其余。说句粗俗的话,好多人拉泡屎都不止10分钟。

至于,21:04监控发现事主在足疗店附近(还不是进店的时间),21:14走出足疗店并被便衣警察发现并盘问,不足10钟的时间,要炮制出事主完成嫖娼的活动,还真得有些为难编故事的人了。

BTV足疗女
(这个抿嘴动作是典型的撒谎时的无意识反应。)

 问:如何判别一个性工作是在撒谎?

答:如果是警方控制和安排好的说辞,而性工作者又不情愿的情况下,那么她在配合做伪证时或多或少都会露出破绽。不过,即使露出破绽,那也是提示她的供词不可靠,因为哪怕有相当高的概率断定在撒谎,也不排除万一的误判可能。

以下面视频为例:

视频中的性工作者在接受明显诱导询问时,在从1分11秒到2分45秒共1分34秒的询问中,共出现明显的抿嘴动作7次,分别在1分25秒、1分33秒、1分46秒、2分06秒、2分09秒、2分18秒、2分30秒;其中最明显的一次抿嘴出现在1分46秒,而且在这次抿嘴动作之前用明显降低到几乎听不清的声音来陈述“打飞机”。

从微表情心理学的常识来看,抿嘴往往是言说者撒谎时的无意识反应降低声音则反映了在撒谎时撒谎者内心的抗拒和冲突。也就是说,从1分11秒到2分30秒之间性工作者的供述不可靠,几乎可以认定是在撒谎。特别是1分42秒说“打飞机”的三个字时,声音降低到几乎听不清,可以断定说“打飞机”时性工作者是在撒谎。可以对比的是,2分38秒后,性工作者的声音明显提高,也没有再出现抿嘴表情,可以推断最后一个无关痒痛的问题回答可能是真实的。也就是说,性工作者在事主询问有没有后门的情况下,打开前门,让事主从前门出去,这段供述可能是真实的。但如果这段供述为真,那么意味着性工作者完全可能知道前门出去后有警方的蹲守。

关联阅读:

Q&A160510《“嫖娼”在道德上到底有多“恶”?

psy-eyes

2016年5月11日, 10:5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