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事件”,从网上捅出来引起震动,继而到政府进驻、调查、处理,中间经历不到十天,目前算是有了一个初步胜利。

这股力量来自于哪里?来自于民众的沸腾,这种沸腾可谓一场压抑很久的公民行动。

“魏则西事件”这类的公民行动,既不是政治性挑衅,也不是破坏性抗争,它是对政府管理失职导致医药系统长年混乱无序这种积弊的强烈表达,上面听到了,采取行动了,致力改善了,表明官民之间一种理性妥协的积极走向。

最近这十天,突然出现了一个集中爆发,先后三起死亡事件在民间发酵膨胀,一是魏则西,二是陈仲伟,三是雷洋。

按理说,中国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死亡,就是最近这几天,也是死人不断,东海被外轮碰撞淹死的渔民,福建山体滑坡惨死的水利工程人员,他们一死就是许多人,应该更引起关注和震动才对,为何偏偏是魏则西、、雷洋这三人尽夺众人眼球,而其它的死者被忽略,这难道不是一种不公?

其实不然,渔民和水利工程人员的死亡,属于意外和天灾,具有保险行业条款里约束的“不可抗力”。而这三个人的死,似乎均和政府机构的管理和作为失当有关联,所以才让大家深感“他们的今天,也许是自己的明天”,为此人们积极冒头,保护自己权益的动力非比寻常。

21岁的魏则西,是个有着无限美好人生规划的大学生,他的死,牵出了百度、莆田系、武警二院、政府管理几方面的严重问题;60岁的陈仲伟,是个刚退休不久的主任医生,他的死,折射出当年卫生部“医改”种下“以药养医”的恶果导致医患关系畸形存在,社会教育缺乏使得人们对医学并非所有病都能治愈的认识不足,法律跟进的滞后又造成“医闹”和暴力者层出不穷,救命治病的医务人员竟然成了高危职业,医生的后代和成绩优秀的学生已经有50%以上不愿学医;29岁的雷洋,是个才新晋父亲的名校研究生,他的死,警方虽然自行公布了一个结果,但其死因扑朔迷离,被提审过程疑问重重,让人联想到曾经发生过的诸多刑讯逼供黑幕,特别容易联想到2003年在广州被殴打致死的大学生孙志刚,对此的民间风暴眼正在形成…..

魏则西事件已经有了结果。陈仲伟事件还不知会有怎样的结果,有许多微博和微信的头像,换成了悼念陈忠伟的黑丝带,人们在等待结果。雷洋事件仍在进一步发酵,他现在已经越过魏则西和陈忠伟,成为人们最热议的话题。雷洋死在北京昌平的派出所,堂堂首善之区,却迟迟得不到事件的完整披露,执法视频为何不公布?手机定位为何被删除?要达到社会良性治理,必须保证公众的知情权,尤其是在公众深度置疑之时。

人们沸腾、激愤、斥责,是因为常常被压抑着,眼见身边存在的不公不平,不明不白,却投诉无门、解决无望。中国的一个荒诞社会现实是:只有死亡,而且是激起公愤的死亡,才有可能逼出真相。

如果政府视民间的群体情绪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只重围堵而轻疏导,不及时公布案件的真相,其结果只会奔往一个方向:加剧“社会不稳定因素”。

自从有了互联网,中国民众的社会生态逐渐发生变化,人们的情绪很容易聚集,各种意见扎堆宣泄,虽然一些言论不断遭遇删除,但回避不了的现状是,网络已是中央最高领导层了解社情民意的直接渠道,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依靠各级官员的报告(报告可能因欠缺不客观而走样)。网络上的反映,能让顶层对大众就某个具体事件是否出现爆炸式关注、议论、抱怨,也就是爆棚到什么程度了然于胸。

众所周知,代表政府运作的庞大官僚体系,在缺乏监督和问责下,不时有傲慢和任性表现,一些部门对来自民间的疾苦与诉求,已经习惯于视而不见和充耳不闻,即使出现了恶性事件,也会层层包庇,官官相护,最后达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这也是促使这场公民行动的一个诱因。

从现代经济学的角度看,政府与公民的关系,是一种授权与被授权的契约关系,即习近平说的“权为民所赋”。另外,政府与公民在权力与义务方面,也存在双向依存关系。

就政府而言,在获得公民支持的同时,须按契约要求提供使公民满意的服务;而就公民作而言,有权利和义务发出声音让政府的服务达到标准。说到底,与民协商和与民妥协的管理,也是一种民主。

事实上,公民介入到与自己生存环境和命运息息相关的事物中,是好事而非坏事,这种积极参与,可让公民产生“当家作主”的切实获得感,进而也会使公民多一些对国家的认同和爱护。同时,还可以用实际行动推动国家的进步。

从“魏则西事件”来看,如果没有这场风波,百度还会继续进行恶劣的竞价排名来欺骗寻诊问药的百姓,武警二院之类的部队医院还会继续出租科室盘剥患者,莆田系还会继续滥竽充数挖空心思榨干求医者的血汗钱,国家管理部门还会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作为…..

纵观国际,许多国家的进步是由诸如此类的公民运动推动前进。比如美国,1963年8月23日,25万多人聚集华盛顿向国会施压,要求通过保证每个美国人都享有平等公民权的法律。那一天,在林肯纪念堂的阶梯上,马丁·路德·金发表了题为“我有一个梦”的著名演讲。

一年之后,国会通过了公民权利法案。该法案保证每个美国人不分肤色,都有居住、公共设施、投票、公立学校等方面的平等权利,都可以参与听证和陪审。成为美国严重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分水岭的那次公民行动,没有暴力,只有共赢。

国家与公民的关系,某种程度上也体现着这样的规律:以暴易暴,以和易和,彼此双方均需要尊重、理解、包容。若有一方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另一方自然不甘示弱拼命力争。中东一些国家就示范了这样的恶例,自然也收获了双输的恶果。

2016年5月上旬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或许是上天对中国的新考验。国家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国民成长到了这个阶段,需要一些破茧蜕变,也需要一些脱胎换骨。孟子曰:“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火,也会烧到放火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