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2016 , 6 , 17 )

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 5 位当事人之一,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在周二(14日)返回香港之后,经过 两天 思前想后,又看到香港有六千人曾为事件上街,所以决定打破缄默,周四(16日)下午在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讲述他的大陆多个月的经历。

林爆料,他被非法由深圳绑到浙江宁波扣留多个月,毫无自由,其后准转广东韶关监视居住。他亦指从李波方面得知,李波是被人强带返内地。林荣基猜测,绑架他的人并非公安国安系统,也非来自军方,而是中央专案组的人马。

“中央专案组”重新出现在文革结束后40周年的日子里,难免给五十岁以上的人时光倒转的感觉。时光倒转好哇,返老还童。玩笑归玩笑,容我向大家说说中央专案组的前世今生。

文革中的“中央专案组”组长是周恩来,下面分三个专案办公室:“一办”由汪东兴负责,办案人员是从有关单位抽调的局、处、科级和部队的各级军官;“二办”由黄永胜负责,办案人员多是由部队抽调的师、团、营、连级军官,也有极少数地方干部;“三办”由谢富治负责,办案人员多数是公安部机关的干部,军队干部约占三分之一左右,均是组长一级的骨干。

十年文革中,到底有多少人参加过中央专案工作,无从得知。

1968年底,周恩来请专案组人员看样板戏,江青等人参加,人民大会堂三楼小礼堂、京西宾馆礼堂均是座无虚席保守估计至少不下七八百人。

老干部的专案归一办、二办负责。其分工是,一办负责党政的老干部,二办负责军队的老干部,三办则负责其他大案要案。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指出,过去那种脱离党和群众的监督,设立专案机构审查干部的方式,弊病很大,必须永远废止。 曾一度主持三办工作的赵登程(空八军原副军长,公安部军代表之一),提出“一人供听,二人供信,三人供定”的办案原则,制造冤假错案。后来赵因严重破坏国防科研,被捕判刑。参加了刘少奇专案的一副局长被撤职并开除党籍。

1982年4月,邓小平批示,“过去搞过专案的原则上调出公安部”。

文革结束专案组消失。可为何我又使专案组起死回生,重新文革气象?理由只有一个:集权专权,依权治国。因为专案组可以跳过党组织和国务院的官僚系统,直接听我指挥直接向我负责,办事效率极大提高。

香港铜锣湾书店长期以来出版各种攻击党和政府、诬陷抹黑中央领导人的政治书籍,近来还热衷出版造谣诽谤我个人私生活的书籍。有关部门先是采取息事宁人的做法,花钱买断与我有关书籍的版权。没想到桂民海等食髓知味,以此要挟反复敲诈勒索,我不得不责成有关部门成立“铜锣湾书店专案组”,专案专办。若不成立专案组,按部就班循常规依法办事,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一举抓获全部涉案人员?

顺便传个信露个底,编禁书可以,攻击党攻击其他中央领导人都可以,就是不能攻击我和我家人。听懂了么。若有人胆敢继续出版有关我和我家人的书籍,别说是飘扬着五星红旗的香港,即便是在号称星条旗永不落的大洋彼岸,照抓不误。不信咱走着瞧。

当然,《》除外。不要问为什么,凡事都有例外。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06171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