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虚州 | 野夫谈——与群友探讨何谓勇气

最近两天,群友关于在这个时代究竟是要小心翼翼还是要勇敢发声的话题,产生了一些分歧和争论。借此我也谈谈我的观点——在这个时代,在一个群里,如何勇敢,勇敢的边际大约在哪里?

首先要说,勇敢,在人类古今都是美德。勇闯敢是义之所在。义是五伦:仁义礼智信之二。是四维礼义廉耻之二。无论国家和个人,都当尚义。论语说: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可见,勇敢的前提是建立在义的基础上的。而什么是义呢?义者,宜也,也就是说一切天良认为适宜和应该去做的事情和行为,就是义。

但是,古人又说——仁必及人,义必由我。这个意思是说,仁,这种美德,必须是能够抵达别人的,也就是要让他人感到你的仁爱,没有感到的,只是你内心的仁,那是不能叫仁的。而义这种美德,只能出自于自己,绝不能去要求他人。所以,我以前在牢里就日记写过——在一个无底线的政权面前,你不能要求任何他人去勇敢,勇敢只能是一种自我期许和自我的道德律令。

董仲舒说:义之法在正我,不在正人。此即意为,勇敢也是只能正我,不能拿去正人的。我们这个时代,无数邪恶横行,也有无数义人前仆后继地奔赴监狱。前行者从不能指责怯懦者——你他妈为什么还不跟上来。正如歌中所唱——先行者只是为了不悲伤。

在一个群里,几百人,多数都是互相陌生的,聚集在一起的唯一缘由,似乎是多是读书人或者还能接受野哥这个人的人。每个人的职业身份修养和勇敢的程度,不可能一致,也不要求一致。群不是党,群是聚落性质,因此各人心性气质和追求也不一致。如何在此共处,是一个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

大家觉得这个群,一会正襟危坐,一会嘻哈疯癫,这种群风还算有意义和有趣味,那就继续呆着,继续保有这个群。如果觉得这个群基本扯淡而且三观混乱,那就解散这个群。因为,我只是这个国家的异见者,我还没有勇敢到要组党的程度。我对这个时代的绝望或者期望,都基于一个读书人的良知。我反对它批判它,也都是希望吾族有救,吾辈的孩子们不必像我们这样恐惧的度过他们的人生。

我虽曾勇敢过,也付出过,但我内心深深地悲哀——因为骨子里我仍然是一个卑怯的人,在那些伟大的坦克人面前,我们卑微胆怯的像一个老鼠。在近几年失踪乃至绝食的那些兄弟们面前,我唯一敢做和能做的,顶多也不过送一碗牢饭。

不过鲁迅先生也说——敢于抚哭叛徒的吊客。仍然堪谓脊梁。不能不愿上前线的人,力尽所能地为战士收尸,也是一种德行。

也因此,我从不鼓励他人的勇敢和牺牲。你想要做什么,自己去做。狮子出征,一匹足矣;饿狼扑食,一哄而上。真正的战士,舍身取义。荀子说: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

这个群我若爱惜,只能取保守之态。我若以我真正私下的思想和追求来鼓动和要求大家,既不能保有这个聚落的交流,也不能坚持我自己对真正义气的理解。

也因此,还是希望诸君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宽容比自由还重要——这是胡适先生一生的格言。我一直努力在学习和践行这一格言,真正做到其实不易。

要想激进的交流,这个时代还有无数的群,我和你们都可以换一个玩法。在那样的群里,彼此都是认识和相知很深的,至少多一份信任。我是有过被陷阱的人,我既不愿意再次被陷,也不愿大家因为我而获罪。

因此,最后拱手相拜,希望兄弟姐妹们和睦相处,既谈严肃话题,也可嬉皮笑脸,我本人也就是一个嬉皮笑脸的人。但是,更希望多一些有意思的话题,少一点完全的乏味乏趣。至于一些具体的行动号召之类,不建议在群里发布。想做的自己去做,自己私下去寻找同志——就像不妨自己去私聊乃至谈情说爱一样。祝福大家。到此为止。

2016.06.22深夜

2016年6月25日, 4:12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