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浪:六四二十七周年纪念诗

注:本诗原载于6月1日香港《明报》世纪副刊

口诀:六四二十七或三九二十七

孟 浪 

血手与血手印之间

隔着氧气,褪去了涂抹、擦拭

出发的和抵达的,相撞在一起

记忆押着遗忘,有人视而不见

而我要让你分明看见这无形

那曾经直接的割取和甩脱

头颅中的火焰跃过,再一次跃过

罪啊,罪,却学习着消失

二十七年,一整个国家的羞耻

 

痕迹,犯罪学,学会了逃跑

扎进政府里面端坐,佯装无辜

车队、人群,一条细线,一根神经

被这双用罪来涤净的手抽走

狠狠揉捏十几亿张面团:愤怒的脸

别过去,别过去,终于扭断

啊,断然的牺牲,滋养、哺育丧失

轰隆隆,呼啦啦,涌泉般壮丽

二十七年,一整个民族的酵素——

 

血手印印在天上,谁又在

诬指,是神的塑胶指纹?

我指出了,这虚无并不可取

大地之上,就这一点最后的绿

一片草尖,把无言的露珠抖落

她,托起整个天空的重量

她的一声叹息自最深处传来

记忆的口诀,无可挽回,也无可阻挡

从三九二十七,迈向四七二十八

 

2016.5.27

 

 

2016年6月1日, 2:06 下午
编辑:
分类: 星港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