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雅学: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为什么应得萨哈罗夫自由思想奖

原标题:∙土赫提教授为什么应该获得萨哈罗夫自由思想奖 – 我在欧洲议会的发言

作者按:5月25日, 一组来自德国、法国和美国的学者与人权组织代表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内举行了一个会议,题为“中国希望实现真正的民族和谐吗?观照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这次会议是推动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获得欧洲议会萨哈罗夫自由思想奖的努力的一部分。会议由欧洲自由民主联盟 (Alliance of Liberals and Democrats for Europe, ALDE) 议员Ilhan Kyuchyuk 支持举行,维吾尔族德国人Enver Can先生主持,发言者包括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UNPO) 秘书长Marino Cusdachin; 美国加州Pomona College 人类学教授Dru Gladney; 设在德国的“受威胁民族协会”(Society for Threatened Peoples) Ulrich Delius 先生;布鲁塞尔自由大学 (L’Université libre de Bruxelles)

高级讲师、中国研究主任Vanessa Frangville博士;法国汉学家、前巴黎大学教授Marie Holzman (侯芷明); 印第安纳大学中央欧亚研究教授Elloit Sperling (史伯岭), 以及我本人。我们六个人各自从地域政治、中国政府的维吾尔族政策等不同方面出发,共同回答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为什么应该获得萨哈罗夫自由思想奖这个问题。到会的包括多位议员及助手,以及国际特赦、前线卫士等多家国际人权组织的代表。绿党-欧洲自由联盟议员、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Barbara Lochbihler 到会作了总结发言。她的发言显示她对伊力哈木案件以及维吾尔人所面临的经济、文化、宗教和政治困境有全面而准确的了解。她指出,萨哈罗夫奖应该成为促进积极变化的一个工具。由于China Change网站过去两年对伊力哈木教授的著作、访谈进行了系统翻译介绍,并编辑了一部关于伊力哈木的30分钟的记录片,我的发言集中在伊力哈木的生平、工作与理想。我将我的发言翻译成了中文,与中文读者分享:

绝大部分时候我对自己是汉族人这个身份没什么感觉,但每次讨论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时我便会强烈地意识到这个身份。作为汉人出席这个会议,并讨论伊力哈木的生平、工作和理想,是一件令我深感荣幸并且责任重大的事。你们将会看到为什么。

中国共产党自建政以来便有一个传统,即在各个少数民族中选择最优秀的青年,将他们安排到北京或其它内地大城市学习、上大学。在接受了高等教育后,他们成为各自民族的精英,很多人成为党的干部、政府官员,其他人则成为作家、大学老师、或成功的商人等社会中坚力量。

伊力哈木就是这样一个在内地接受了教育的维吾尔人。在他之前,他的父亲是第一代在内地受高等教育的维吾尔人。伊力哈木出生于1969年,在新疆一个汉族干部和维族干部混居的政府大院长大,16岁时被选拔到北京学习。他先学习汉语,然后学习经济学,并最终成为中央民族大学的一名副教授。他是一名新疆研究和中亚研究专家,研究范围包括地域政治、文化、经济发展、和宗教。近些年来,他的研究集中在维吾尔人的经济、宗教和政治权利,以及维人与政府、维人与汉人越来越紧张的关系。他对发生在世界各地、也包括新疆地区在内的民族冲突仇杀忧心忡忡、痛心不已。他对多民族社会治理方法的技术细节非常感兴趣,即什么样的政策和制度能够保障多民族和平、平等共处,同时保存各自的文化传统与特征。他研究了很多国家成功与失败的案例,包括一些欧洲国家。通过研究,他看到,要实现多民族享受平等权利、和平共处、合理治理,必然要求一套开放、平等的价值观与建制,而这些价值观与建制正是中国政府所拒绝的。

他的研究不可避免地导致对中国政府民族政策的批评。在他的著作中,他详尽分析了新疆目前所面临的问题,并提出了政策建议。但是现实的情况是,政府不但不听取这些建议,而且将提这些建议的人视为敌人。

伊力哈木从学术生涯一开始就引起政府不满。早在1994年,因为他在一篇调研报告中辩驳政府的虚假数据,新疆国安到北京来抓他、威胁他。在接下来的20年里,他曾经间断性地被禁止出版、禁止上课、禁止回新疆、禁止出国。他上课的教室有监控摄像,有政府派来的人坐在课堂监视。他曾经被短期拘留,软禁在家在近年则成为常事。2014年1月15日他被逮捕;同年9月,中国政府以分裂罪判处伊力哈木无期徒刑,尽管伊力哈木关于民族平等共处的温和立场广为人知。

早在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发展蓝图、寻求经古老的丝绸之路向西开拓经济之前,伊力哈木便认为中国可以也应该在中亚扮演一个更加积极有效的角色, 而维吾尔人因其在语言、文化上与中亚民族的同质性,可以积极参与这个过程并做出重大贡献。在新疆长大的汉人、知名文化人黄章晋在2009年撰写的《再见,伊力哈木》一文中写道,“伊力哈木认为,如果中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新疆是一个真正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自治区,维吾尔人会因生活在中国为傲,中国就对中亚地区拥有强大的软实力,因为维吾尔人的语言优势,他们天然会成为拓展中国在中亚文化、经济影响的排头兵。哪怕是对维吾尔人平等一些,情况都有不同。”伊力哈木多次表示要把这种国家发展战略的建议系统写下来。

但现实的情况是,自1990年代末以来,维人对政府民族政策的不满、维汉紧张关系一直持续恶化。更加糟糕的是,中国政府抓住了国际反恐怖主义这一国际政治现象,以此为借口,通过误导和歪曲信息,对维吾尔人进行更加野蛮粗暴的经济、文化与宗教压迫。维吾尔人生活在前所未有的恐惧下:他们动辄遭到任意拘捕;他们会因日常细枝末节的冲突而被判以重刑;对维吾尔人的歧视白字黑字写在中国各地政府文件里和通知中,等等。任何涉及维吾尔人的暴力事件马上被宣传为恐怖袭击,而汉人当中发生的类似事件则被当作普通犯罪事件对待。

在这样的背景下,伊力哈木∙土赫提感到自己作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肩负着为自己的民族发声、担当维汉交流桥梁的责任。

让我们停下来细想一下:第一,伊力哈木是一名维吾尔族精英知识分子,是新疆问题专家;第二,伊力哈木说流利的汉语,在中国的政治和文化中心北京生活和教书;第三,他对汉族人的观点以及中国政府对待维族人的政策的知晓程度,犹如对自己的手背那样;第四,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不管他的民族是什么,他属于中国自由知识分子阵营的一部分,坚信自由、民主和法制理念,是中国过去十几年公民社会发展的积极参与者。在中国,有多少维吾尔人具备上述特征呢?没有几个,屈指可数。他强烈感到对自己的人民、甚至对中国的未来有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必须承担起维汉和平与理解的使者。

他在2011年的自传文《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中写道,“我知道,我们民族像我有良好教育、开阔视野和丰富阅历的人不多,我们国家像我这样在新疆问题和中亚问题上有各种天然优势的人不多,在这个领域,有真知灼见,有责任感的诚实正直的学者极为罕见,而中国社会将来要面临的考验却是如此险峻,因此,顶着压力继续从事我认为最有价值的事业,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他完全明白,当他回应责任的召唤时,他在将自己、将家人乃至更远的亲戚置于危险当中。他“不仅需要的是知识和专业,而首先是一种勇气。”

2005年底他创建了“维吾尔在线”网站。这是一个汉语网站,专门发布和转贴与新疆、维吾尔人以及其它民族有关的消息和评论。通过这个网站,他希望汉人了解新疆发生的事情,维族人的感受。通过网站内的论坛讨论,他希望维人和汉人可以有一个进行交流的平台。伊力哈木相信沟通的力量。他说,“争议分歧不可怕,可怕的是沉默中的猜疑和仇恨。”

这样一个网站显然不受中国政府欢迎。在存在的几年里,它频繁受到黑客攻击,或者被政府下令关闭。它的服务器搬到国外后,经常遭到DDoS攻击(阻断服务攻击),在伊力哈木被捕前后,维吾尔在线永久关闭。

多年来,伊力哈木多次强调他只是一名学者,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作为一个学者,而不是一个政治符号,他能够更好地服务于他的民族。但是今天,他是中国的头号政治犯。我这样说,是因为他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唯一一位仅仅因自由表达而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为《零八宪章》而被判处11年徒刑。《零八宪章》提出了一个政治改革和宪政转型的蓝图,而伊力哈木不过是对新疆的民族问题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建议。伊力哈木的建议不仅合情合理,而且非常节制和现实。他受到如此过分的惩罚,仅仅因为他是维吾尔人。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世界媒体以及中国观察人士最近进行了大量相关报道。伊力哈木的父亲死于文革期间,年仅28岁,伊力哈木只有两岁,他的弟弟才11个月大。五十年后的今天,伊力哈木因为自由思想和表达被判处终身监禁。

中国政治过去五十年来发生了多大进步,民族紧张关系恶化到了什么地步,不要多说,伊力哈木就是一面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