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宣布24日零时起开始罢工。摄:徐翌全/端传媒

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宣布24日零时起开始罢工。摄:徐翌全/

6月24日凌晨,南京东路三段与龙江路的华航公司前,台北夏季的夜晚湿热难耐,上千名华航员工群起罢工。这将会是台湾劳动权益的转捩点。

这样说,对其他曾以血泪对抗资方的劳工好像不公平。

确实,这次罢工者有很多优势。相对于过往的劳动抗争,华航员工的薪资相对高、拥有的筹码(罢工对资方的损害程度)强、空服员的社会形象好、参与者的论述能力强(看有多少华航员工发布条理分明的脸书贴文)。加上发动地点在台北,媒体效应也大。

当人们盘点这些林林总总的优势,好像也把华航罢工描绘成一种“胜利组的罢工”── 仿佛是他们不知足、得了便宜还卖乖,只会吵著要糖吃,不关社会上其他人的事。

但这种对罢工者的冷水,是资方最乐见的。劳动权益的战斗,绝不能陷入这种“弱弱相残”的逻辑。此次华航罢工,即将成为台湾劳工运动史上的里程碑。值此之际,各行各业所有的劳工朋友应该站在同一阵线。

恶劣劳动环境,扼杀公共场域

台湾劳工运动困难重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劳工间的比较心理。身在同一家公司、同一个产业,只要我过得比你好一点点、职位比你高一点点,我就感觉到优越,我就觉得没必要站在一起,对抗资方的剥削。但不要忘记:在资方面前,劳工都是弱势。稍弱者跟更弱者互相比较,只会削弱彼此动能,让结构问题永远无法翻转。

台湾每年经济成长、企业获利都是正的,但十几年来,个别企业赚了钱,员工鲜少加薪;企业赔钱,就要我们共体时艰。结果 GDP中薪资所得占比节节败退,大幅转移到资本利得,进到老板口袋。

当劳工工时居高不下、薪资越来越少,为了养家糊口,人们已没有余力去关心自身工作以外的公共议题。所以台湾的民主,变成投票当下的选边站;台湾的NGO团体经营艰困;台湾媒体为了因应人们下班疲累后寻求放松的口味,日趋浅碟化、娱乐化。

台湾公共场域论辨举步维艰,不是因为台湾人素质不够,而是我们过得太艰辛,捧起饭碗已耗费全部力气。

改善劳权,才能追求台湾自主

台湾劳运的另一种阻力,是左派与本土派意识型态的分歧,与行动上的制肘。

左派工运团体通常带有普世主义色彩、重视基本人权。相对于本土派把台湾主体性当首要目标,对中国坚壁清野;左派通常不把统独当成优先议题,也连带愿意关心中国的劳工处境。这种分歧,也常替左派团体(包括工运者)引来“左统”骂名。许多工运者都遇过本土派质疑:你们是不是统派,是不是国民党派来乱的?

然而,我们必须了解,所谓的“左统”,憧憬的社会主义愿景,已经与当代中国没有什么瓜葛。如今,全世界掌握最大资本、权力最大的企业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是结合资本主义跟威权政治的社会。

本土派必须要知道,中国“以经促统”的战略得以成功,其实跟台湾劳动环境环环相扣的,当有越来越多的台湾子弟被恶劣的职场环境逼退,得去中国上班、领中国老板的钱,我们能说他们照顾自己、照顾家人错了吗?我们能苛求他们为了家庭生计,而对台湾意识绝口不提吗?

如果台湾职场环境可以留住台湾人才,台湾才会有希望。在这个当口,不是计较统独光谱、政党属性的时候。站在劳工这一边,就是站在台湾人民的这一边。

在右翼两党之间突围

民进党未曾执政前,曾受到左派的期待。但何以先前执政八年,却无法解决劳工问题?这涉及台湾现实政治的基础:

长久以来,国民党凭借数千亿的党产,打造资本密集的选战套路(铺天盖地的户外看板、高价的电视报纸广告),收买地方派系,拉高选举经费门槛。作为挑战者的民进党要跨越这个门槛,也不免得向资本家伸手,才能获得在选举中出场的权利。拿人手短,民进党又如何能真正站在劳工方,跟金主过不去?

我们不需要去怪民进党。因为在过去,没有更好的方法来形成良性的政党竞争。结果就是:国民党是大财团,民进党也学著当起小财团,两党都成为亲财团的右派政党。

然而近年选风悄悄改变。过去两年,已有若干候选人打出非典型选战,扭转昔日旗海飞扬、广告猛砸的生态。这也让左派团体,开始在两大右派政党之外,看见一些介入政治的可能。年初绿党社民党联盟的参选虽然败北,但也创造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声势。

我们得相信改变的可能。

而在推动改变的路上,此刻的华航罢工,就是一个重要里程碑。只要能够划下成功的先例,其他劳动、罢工条件更差的劳工团体,就能在先例中学习、受到鼓舞,愿意相信自己的处境,是可以透过自己去争取的。

这种共识,也才能有化为更强劲的政治动能。

嘲讽,只是一种必然的阻力

如果有一种意识形态是我衷心信仰的,那就是一个人人活得自由、尊严、能决定自己幸福与命运的公平社会。这个社会注定得要靠最切身的劳动权益来达成。

华航的罢工朋友,你们辛苦了,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几天,会有无数的阻扰。在未来几天,你们或许会听见有人说:

“你们已经过很爽了,不要不知足,有人过得比你们更惨不知道吗?”

“你们阻碍交通、制造社会成本,把社会搞得很乱,很自私耶。”

“劳动权益很重要,但不能和平理性一点,不要聚在街上嘶吼,大家回家派代表出来好好谈不行吗?”

这是此刻台湾社会的现实。

但走上街头的各位,必然也相信现实是可以被改变的;嘲讽,也只不过是这个过程中的一关。劳工合理的权益,是靠自己争取来的。法律的保障、当权者的承诺,远远比不上实际的劳资拔河。当社会反弹的声浪浮现,才是劳动权益战斗的开端。

华航罢工的朋友,你们站在劳动权益的前线,这不只是自身权益的争取,更是整个台湾社会进步的契机。

在这次抗争中,我们都需站上自己的前线,一起协力。

(温朗东,udn debate 相对论执行副主编,自由台湾党政策部主任)

编注:本文初稿原载于温朗东脸书。由于作者在抗争现场声援,部分段落由端传媒评论总监曾柏文协助增补,作者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