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范长龙的回信

习总日记(2016,6,30)

网络流传一封他妈的信,什么信?做掉我的信

此信是写给范长龙。范长龙是谁?军委副主席。我是谁?军委主席。写给副主席搞政变拿掉主席?笑话。我把此信打印出来,让军委秘书交给范长龙看,并要求他站着写封回信。

听清楚了没有,我军委主席命令他站着,他军委副主席楞是不敢坐。只好站着写了一封回信。范长龙的回信如下:

【给我写信的,你听好了,让我发动政变,是不可能的。理由如下:

一,我没有发动政变的能力。

别以为是贵为军委副主席,其实军委副主席有个屌用,调动不了一个连。习近平作为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他的保卫工作由中央警卫团负责。我作为军委副主席,别说调动中央警卫团的人员,连中央警卫团的人员一个都不认识,你说怎么调动?至于地方上的军队,我也无法调动一兵一卒。

习近平主席有时下基层调研,基层的官兵倒是可以发动政变刺杀习近平。你写信给他们吧。至于谁愿意胆敢刺杀习近平,我也不知道。

二,我与部下只是同事关系。

你在信中说什么抓权柄控制党政军大权。我告诉你,是个人在那个位置上都会这么干的,除非他先天罹患唐氏综合症。习近平主席什么时候要想搞掉我,易如反掌。老实说我唯一的办法是等着他来搞掉我,没有其他办法。你说反抗暴君昏君,我没有兴趣。请别用“吊起来打,一个个抓进监狱”吓唬我,老实说现在的日子并不比“吊起来打,一个个抓进监狱”好多少。

至于你说的宋普选、潘良、像常万全、房峰辉、吴胜利等很多高级将领,都是为党工作,我与他们的关系只是同事而已。眼下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过去北洋军阀混战的时代,没有人会两肋插刀凭借江湖义气跟着谁冒死犯难。所以,即便是有提携之恩,大难来了各自飞不倒打一耙已经不错了。看看文化大革命吧,当儿子的薄熙来都敢踩断他亲爹的肋骨,还能相信谁?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三,天下乌鸦一般黑。

你说习近平怎么怎么不好。请问中央里头有好人么?我平民出身,自农村长大,从普通战士班长一路走来,现官至上将军委副主席。深知党中央军委里面的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都与习近平同志差不多。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

你倒是说说,挖掘机哪家强,中央领导哪位好?都差不多。】

以上是范长龙的回信,写得很好。我对此信的评价是:

朴素诚实,不欺骗人民也不欺骗党。道理深入浅出,至情入理,不做作不矫情,足以了断某些人妄想党中央有人出面通过政变推翻我的念想。好,写得好,有必要广泛传播。

2016年6月30日习总心情指数:-2。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英国脱欧所带给全世界的负面影响在减小。明天就是党的生日。南海仲裁案将于12日公布,还未找到两全其美的对策。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音乐会《信念永恒》29日晚在京举行。我、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首都各界3000多人观看音乐会,共同欢度这个光辉的节日。

人民大会堂华灯璀璨,气氛喜庆。二楼眺台悬挂着醒目的横幅:“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锐意进取、开拓创新,全面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舞台正中,“信念永恒”四个大字熠熠生辉。舞台两侧,坚实的城墙托起鲜红的党旗,镰刀与锤头组成的党徽高悬其上,“1921-2016”字样金光闪耀。

又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没劲。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6月30日, 7:48 上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