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李怡:何韻詩很漂亮

兰蔻在中共不顾事实的指控和大陆网民盲目施压下,单方面以「安全因素」取消了何韵诗的小型音乐会活动,何韵诗挺直腰杆,决定在原定的同一天、同一地点自己挑起所有责任与负担,举办一场免费音乐会。有「安全因素」吗?何韵诗以行动证明那只是藉口。

政治归政治,音乐归音乐,原来兰蔻与何韵诗的音乐会是完全没有政治色彩的。中共《环时》向大陆网民挑起「港毒藏毒」的丑诋之后,政治就介入音乐了。何韵诗把取消的音乐会再恢复,她声明那一天「没有政治,没有口号,没有横额,没有标语,没有组织,也没有大财团。就只有一个又一个的个体,一个一个自信自由的个体。」「打造一个快乐又安全的社区活动」。事情本来就是如此,就应该如此,甚麽时候,一个政治标籤压下来,大家就怕了,就收声了,就屈从于政治了,就商业不是商业,音乐不是音乐了。何韵诗努力让原来的一切回到原来。

我怀着敬意,怀着感谢,也怀着爱慕,默默祝愿她的音乐会成功。

她本来就是一个歌手,一个艺人,她甚麽都没有做。参加佔领运动也不过是出于对一个公民权利的追求,尽一个市民的本份。她原来在大陆有一定的市场,佔领运动后被中共封杀,她也没有提出抗议,因为她知道这是她忠于自己的代价。「吃中国饭」?她早就放弃了。「砸中国锅」?她也没有「砸」。她的谈话文章很少涉及中共国。她从来没有公开提出过或支持过港独,也没有支持过藏独。

总括来看,何韵诗除了做一个忠于自己的艺人和尽一个公民本份之外,没有从事过任何针对中共国的政治活动。是的,她没有在强权面前跪低,没有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而摇尾乞怜,没有说一些迎合中共掌权者的话,没有在金钱诱惑下屈服,没有为了甚麽政治名衔出卖良知。说她「有种」,不是她冒险犯难去挑战强权,只是她没有屈服于强权;她没有跟从或领导抗争,她只是没有做强权期望她做的事。她不是做了甚麽,而是没有做甚麽,她说的大都是「不」,向强权说「不」。她做自己,做一个歌手的平常事。原来在中共国,在港共治下的香港,做西方世界歌手的平常事,就已经是「有种」了。

不久前看到一段网民留言,说何韵诗「冇趋炎,冇附势,冇顺从,冇屈服……」,百冇之中一句是「冇变丑」。我最欣赏。因为我看到太多趋炎附势、扭曲自己、满嘴谎言的人,渐渐都变丑了。不是因为他们老了,而是扭曲自己的岁月把他们整张脸也扭曲了。中国俗语说「相由心生」,林肯说:「四十岁以上长成甚麽样子就要自己负责」,都是同一意思。

何韵诗星期天的音乐会,题目是《有种的漂亮 The Beauty of WE》,声明说「漂亮来自内在,漂亮来自个性,漂亮来自坚持,漂亮来自自由的思想和语言。……

这种漂亮,有个名字,叫做──有种的漂亮。」

何韵诗很漂亮,发自内在的漂亮。老年的昂山素姬很漂亮,发自内在的漂亮。星期天,如果你去那个「有种的漂亮」的音乐会场,你也会很漂亮。如果你没有去,但感染到「做自己」的磁场,你仍然会漂亮,而且会一直漂亮下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版Lantern 2.0,翻墙快速易用小巧安全。

2016年6月15日, 7:57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