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习总谈公开官员财产的问题

习总日记(2016,7,3)

2016年7月3日习总心情指数:-1。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小好,+1。

小好理由:《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共11730字,已发行单行本。每个单位必须购买学习。稿费又赚了不少。

人都有偷窥的坏心思。要求公布官员财产的目的,是想知道别人有多少钱,虽然打着监督政府官员反对贪污腐败的幌子。然而他人有隐私权啊,有不告诉你的权利。

我曾经找官员们谈过这个问题。为了保护他们的隐私,都请他们来我办公室单独谈。记得那天我找王岐山谈,说你作为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要以身作则老实交代。王岐山说好,没问题,但我要求习总替我保密,不能告诉他人。而且,我王岐山有多少钱只要习总你喜欢,你愿意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你看,其实官员们都是愿意公布财产的,只是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而已。一句话,官员有多少财产,天知地知他知我知。

十八大之后,我请王岐山主持中纪委工作,审查官员财产问题。于是王岐山有空就去官员家里敲门,“笃笃笃,我是王岐山,请开门。”

官员把门打开:“哟,王书记,查户口啊。”

“哪里,我又不是户籍警,我查财产。”

于是官员像王岐山对我交代一样把话说一遍:“没问题,但我要求王书记替我保密,不能告诉他人。而且,我有多少钱只要王书记你喜欢,你愿意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心情好时,王岐山意思意思拿点就走了。老实说他不拿点官员这辈子就别想吃好饭睡好觉,更别提干好革命工作了。

遇见王岐山心情不好的官员就倒霉了,不但钱全部没收,人也带走。动作慢点人家直接跳楼的也有。不过话要说清楚,没收来的钱王岐山和我一分都没拿,直接进银行户头等我出国时捐给外国政府和人民。这种贪污来的钱不干净,我们不能要。

以上是有关公布官员财产的一方面情况汇报。另外一方面,我党有洁癖,不喜欢假他人之手监督审查我党的领导干部。所以,公布官员财产的事就这么一直拖着,从毛主席拖到邓小平,从邓小平拖到江泽民胡锦涛,现在这个问题搁我手里撂着。

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7月2日, 11:00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