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冲,时事评论员

Screen Shot 2016-07-16 at 下午2.25.58

7月12日,在南海仲裁宣布的当天,我乘机开始了对蒙古的访问。“碰巧”和李克强访蒙一起,还见了总理一面,并合影留念。

飞机上写了给香港东网的专栏,中午午餐时接受了国内网站的采访。可谓人在蒙古,心系南海。

在微博和朋友圈里发布在蒙古的活动消息时,好多朋友打趣说,蒙古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你去给收回来吧。当然,对南海我们也是这么说的,但仲裁庭不认。

蒙古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这是我们教课书上写的。但咱们看看蒙古人怎么说吧:

“我们是匈奴的后裔,至少是同源吧。我们伟大的祖先成吉思汗征服世界,也征服了中国,那时中国是我们的一部分。后来朱元璋这家伙闹革命,把我们打回北方。明朝灭亡后,我们和满清是盟友。1911年,孙中山驱除鞑虏,我们和满清都是鞑虏啊,那我们就撤吧,可一宣布独立,袁世凯就派徐树铮来,对我们进行野蛮的屠杀,就像日本人1937年南京大屠杀一样。从此我们就恨你们,必须要独立。在苏联大哥的帮助下,我们实现了独立,老蒋一开始同意后来后悔了,但毛先生认可了我们的独立。”

中国的教课书,把成吉思汗认成了自己人,把被征服说成了一个朝代。相当的不够客观。这里面有诸多政治考虑。历史与政治的关系,颇为复杂,此处暂且不表,单说说徐树铮。

徐树铮在辛亥革命后带兵到蒙古,在乌兰巴托开杀戒,在蒙古人的史书里,类似日本人制造南京大屠杀。

这种杀人,是仇恨的积累,不是轻易可以搁置的。经常有中国媒体报道,说蒙古意愿提出回归中国,得到支持。这完全不符合常识。要是蒙古搞全民公投,99.9%的人不会投票选择回归中国,投赞成票的那0.1%,多半会打个半死。

蒙古小姑娘如果嫁给中国人,那比中国小姑娘嫁给日本人还惨。有点儿风吹草动就会被打一顿,原因,简单啊,谁让你交给南边的“帝国主义者”啊。

蒙古人是很骄傲的,虽然他们只有300万人口。当年,他们的四大帝国,涵盖了欧亚大陆的大部分,中国只是其中的一个帝国而已。欧洲人怕得要命,称蒙古入侵为“上帝之鞭”。

这么骄傲的民族,你和他说“”,他会鄙视的。对于中国认成吉思汗为祖宗这事儿,他们也是极其鄙视的。

一个蒙古朋友曾经得意地说,全世界八分之一的人有蒙古血统。想想也不是不可能。据说,元朝时,汉人结婚时,初夜都要给蒙古的领导。

当然,这些,无从考证。不过,从外貌,很难分辨出北方的汉人和蒙古人。在蒙古,有一部分人和中国北方的汉人很像,有一部分,则像欧洲人,高颧骨,棱角分明,帅哥美女也不少。

我这么写,爱国的小粉红们会不开心的。在他们眼里,中国老祖宗的每一寸土地都要拿回来。然而,你打开历朝历代的地图,会发现中国的领土不断变化,真要按照自古以来计算,就要计算那个领土最广袤的时代。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整个东亚、东南亚除日本外都要心惊肉跳一番。

按照国际法,按照中国的外交思路,按照当代社会的发展模式和规律,不会那样。但按照小粉红的思路,这些都要拿回来。他们觉得,这些,比房子被拆迁和只有70年产权更重要。

一言以蔽之,自古以来不是一个法律用语,在涉及领土争端时,需要更多考证和研究。

当然,对于蒙古而言,警惕中国之心依旧存在,敌意也存在。但随着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建立,情况大有好转。

7月12日,中国驻蒙古大使邢海明会见察哈尔学会代表团,介绍了这几年中蒙关系的发展,他这一任的努力已经初见成效。13日,李克强总理访问蒙古,会见在蒙古的企业界、文化界代表,当时我也在场。总理对发展中蒙关系还是很有信心的。

14日晚,刚选举获胜的蒙古人民党的一个部长请我喝酒,在乌兰巴托最高的blue sky 大厦顶层畅谈到深夜。他们今年经济不好,下一步会更多仰仗和中国的经贸合作。

我给他出的主意是,给中国落地签,允许自驾游,蒙古经济一下就会刺激起来。

中国的重要性,从会中文的蒙古人越来越多可以看出来。当年人人学俄语,而今学中文才是有用有前途的事儿。这个小段子足以说明,就以此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到了蒙古才知道中国文化近年开始牛逼了﹗陪同我们的年轻人讲的都是流利中文,人家叫汉语。起的洋名不再是彼得,玛丽和丽莎。道儿基是大宝,乌云是喜儿,琪琪格是格格!没个中国名字都不好意思在蒙古上流社会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