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新闻 | 一个抗洪干部的哀叹:我们水里干百姓看翻船

数字时代编辑注:该文目前已在多个新闻平台被删除

下面这篇文章,作者是湖北省应城市民政局参加今年防汛工作的干部邓文明。他在防汛中最大的困惑就是,当党员干部和抗洪官兵日夜巡堤看水,忍受日晒水蒸、蚊叮虫咬的时候,老百姓普遍都袖手旁观,让人心寒。

我有个广西朋友,讲他们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在整个广西搞“秀美广西”运动,所有的机关干部都被发配到下面的农村打扫村庄、整洁环境,而老百姓就在一旁指点批评,说这里没扫干净,那里要把土铲一下。

今年的大洪水也席卷了整个鄂东,在老家浠水也是一样的场景。望天湖洪水滔天,村干部和子弟兵忙着背土筑坝,老百姓蜂拥去电鱼抓鱼,很多闲汉宁可坐等水淹也不肯为保卫家乡出力,着实令人唏嘘。

不能怪百姓愚昧,农村现在基层治理已经很糟糕了。没有权威,没有制衡,整个农村社会变成了丛林状态:老百姓不怕官,却怕流氓;相信利益,不相信道德;这种状态下,老百姓是逢到利益蜂拥而上,遇上事情退避三舍,跟他讲道理他也有三箩筐道理回敬你,如果你是乡下一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流氓,拆屋挖坟,老百姓屁都不敢放一个。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党和政府对人民的动员能力已经日渐式微,老百姓又重新回到从前那种各顾各、一盘散沙的状态。真心希望政府能够多关注农村治理,对民间自发起来的正能量和社会组织不要有防范之心,不要觉得他们做了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丢了政府的脸;不要觉得这些人是隐藏的乱臣贼子,害怕他们把老百姓组织起来,随时可能会在底下搞出不可告人的奸谋。

领导们,我们是为你分忧啊!

党员带头,群众都到哪里去了?

汛情稳定了,大家都安居乐业,一切都归于平静。按照上级安排,组织一个调研,总结与反思整个防汛,我是笔者其中之一,我提出一个问题,大家都沉默了,但都不愿意说。

防汛中,党员干部确实了不起,大堤上睡的都是各机关的一把手带队,还有村干部一帮人,日夜坚守,寸步不离。可能一是毕竟不忘初心,大局观念,有担当;二是在新常态下怕问责。参与抢险的我们子弟兵真是最可爱的人,有太多令人感动!由此,凤凰新闻网发布一条消息,国外机构一个民调,共产党支持拥护率达到30%。

98年洪水与今年的洪水,我都经历过,我来比较一下,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农民父母兄弟姐们呢?他们在干什么?98年,他们肩驼人扛土石,啃冷馒头,喝江水,无怨无悔,水一退,回去迅速自救,自己车水,排涝抗旱。

而今年呢?网上一个报道:抢险危急时候,人民子弟兵日夜奋战,一个妇女为了自己家的一棵树,拿出菜刀,不给钱不让人动,否则拼命!这同我们平时搞水利工程建设何其相似啊,十几台机械等着开工,突然冒出一个人,他家的一棵葱不给100元不许动工,我们深深无奈,镇村干部无奈,每前进一步就是扯皮一路,否则他们要上访,上访结果我们自己处理,两字:把钱!(注:湖北方言,给钱)

群众成了事不关己的围观者

我亲身经历:这次湖区抢险,为了群众家园财产、人身安全,转移,疏散,发干粮,饮料。党员干部苦口婆心,他们问一句;“除了发吃的,还有补助没有,多少钱一天?先给钱。”

我们民政局一个刚参加工作姓徐的小伙子,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喝水,讨开水喝,群众打麻将,没有人倒开水!

国家给这么多良种补贴,为了鼓励多种粮食,防汛为了保证作物不受损失,其实,可以说百分之四十撂荒了,防汛了,他们坐在家门口高谈南海局势,高呼抵制日本产品,不愿意出来帮忙抢险,义务烧开水。而是开着日系车,到处捞鱼,钓鱼,看大水,拿苹果相机到处拍照,刷朋友圈……

有一个农民小伙子醉醺醺大言不惭:淹了怕什么,下半年到政府上访,总要解决。当时在场忙碌的人,私下都说,如果不怕说我们虐农,真要扇他几耳光!

一位自以为很时尚的嫂子,其实不伦不类,没有一点品味,男人外出打工,自己成天打麻将,村头边的道场有些积水,她居然说:你们这些人有些不作为,还不加快排涝,影响我们几天没有跳广场舞!

农民仍然是百年前的愚民

大堤上,都是村干部搭棚子轮流值守,我们查岗,问怎么不派群众来换班啊,村干部苦笑,他们首先要130元一天,现钱,我们付不起。再说也不敢叫,怕说增加农民负担乱摊派,多么无奈!

防洪法第一条:任何公民都有参加防汛抢险的义务,一句空话执行不了,这可能只是个别想象,原因很复杂,但是不是值得我们太多反思。我们天天喊爱国,捍卫主权,其实如果真的有那一天,鲁迅先生写的《药》情景不远了。

讨论这里时候,大家都不做声,只是说: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缓一步,我们再征询领导意见,看做不做调研。

我们真的可以想一想,我们国家、国民失去了什么?

另外还专门选取了一片在抗洪前线的政府干部的抗洪手记,让大家体会一下基层干部为防汛抗洪所作的贡献与付出。

————————

一个基层干部的抗洪手记

注:本文作者是浠水县文化系统干部肖宵

接到命令,单位两人一组在散花长江大堤上24小时一个班次值守,从上午的八点半到第二天的八点三十分。值守一公里的长江干堤,散花镇有一人,村的有五人以上,加上我们两人,哨棚是98年大水后,水利部门在堤上盖的房子,这么多年,是第一次使用。

白天没事,除例行巡查外,几个人都坐那咵天(浠水方言:聊天),三台电扇一刻不停,其中有一台工业用大电扇,风力强劲,不冷不热,坐看长江风景。吃饭有人送上来,哨棚里矿泉水充足,泡茶用矿泉水烧开泡,我带了一盒好茶叶,方便面有几件,面包等副食若干,草帽、雨衣、胶鞋、手电、常备药,都备齐了,比起以前防汛条件好得太多。

57958fe57f549 下载 (1) 下载

抗洪手记

中午,县督查组来检查一次,一点多钟,县血防所来指导预防血吸虫,叮嘱尽量不要接触江水,若要下水,要先擦药预防。

下午,哨棚招西晒(浠水方言:哨棚位置朝西,下午太阳最烤人,躲无可躲),我们把遮光帘放了下来,还是很热,念叨“心静自然凉”,也没什么。村里送来银耳汤,有老板来慰问,有几个大大的西瓜吃,晚饭是包面,俺吃了两碗。

一天下来,身上汗太多,去村里一户人家快速冲了个澡,因为我们两个人一起去的,担心脱岗,我们马上就返回了。

傍晚的江堤风景很美,巡堤带散步很是惬意。这个时候,蚊子就来了,上一班人已经预告我们“蚊子多得把人抬走了”,我们对此有防范,有措施,特地带了新式防蚊武器“驱蚊贴”!一盒十张的小膏贴,我在裤子、上衣,背上各贴几块,自己闻得到味儿,可蚊子也凑上来闻,好像不是很怕。

天黑了下来,哨棚里的灯引来太多的蚊子和各种虫,大家在一起聊天,都说今天晚上肯定有一拨又一拨的检查组,肯定热闹、江边的蚊子与大城市的蚊子不同,不嗡嗡叫,上来就咬,小针样扎得痛!只要你有耐心与精力,很好拍死它们,很有成就感,但,蚊子太多了,就是用两个指头去捏,也能捉到它们。用三台电扇扇风,来的蚊子少点,但我发现,被吹倒的蚊子,勇往直前,爬也爬到你身上来攻击!

不要说我们笨,在我们的床四周,我们密密的点了一圈蚊香,活像供菩萨,可蚊子不怕,最后,有人忍无可忍,直接拿灭蚊喷雾剂一顿狂喷,蚊子是死一地,我们也被熏得受不了、、、夜深了,渐渐都疲劳了,裹上被单,寄希望大电扇能赶走一些蚊子。

快十二点的时候,县检查组来巡查了一次,送来些避暑药,说“辛苦了”。电扇的声音很大,江边逆水上行的轮船轰隆隆的一刻不停,好像总走不远,夜里,听到来了一辆车,快到哨棚的时候,哐的一声响,去看,一辆小面包车的轮胎爆了,开车的人说“没带备胎,刚开车的时候看手机,没注意,撞到路牙子上了……”。过了很久,这辆车吭哧吭哧地碾着钢圈走了。

两点钟,感觉有汽车来,用手电一照,散花镇的巡查组来了,查记录,点人数。等他们走了,我们派出三个人再去巡一遍堤,有江风吹来,比在棚子里好过多了,沿路看见七八条被车轧死的蝮蛇(土地婆儿),到处蛙声吭蒲(浠水方言:到处闹哄哄)了,手电的强光下,癞蛤蟆在水边蹲到,成团被洪水淹出来的蚯蚓到处爬,照得见水里游的鱼,平安无事,平安无事,静谧,静谧。

被蚊子咬醒了,还觉得好热,这才发现有人受不了电扇一直吹,把电扇关了。天边泛出一抹红色,我以为天快亮了,去车里躲躲吧,一开车门,蚊子就轰地挤进来一批,不敢再开门赶蚊子,怕进来的还多些,花了二十分钟才基本肃清车里的蚊子,一看时间,才到三点四十四分;开空调冷,开车窗怕再来蚊子,把车窗放下一点缝,迷迷糊糊的听音乐。

天亮了!蚊子走了!八点三十,换我们的同事来了。今天是星期五,再过两天,我们又要去巡堤。

2016年7月25日, 12:29 上午
分类: 官媒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