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比规则更冷酷的是自然法则

近日,北京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一位女游客在猛兽区违规下车遭到老虎袭击,造成一死一伤。

这件事让我想起美国科幻作家汤姆·戈德温的小说《冷酷的平衡》:

一艘宇宙飞船上发现了一名偷渡客,由于飞船上的燃料是根据飞船的自重和货重精确配给的,因此一旦发现偷渡客,只有一种处置方式:将其抛入太空。

然而,这名偷渡客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女,她偷乘飞船,只是为了去看她亲爱的哥哥。

在地球上,这名少女肯定会得到人们的同情和帮助,但是在冷酷的太空中……
你肯定要说,难道事先就没有什么警告吗?噢,有的:

为了避免像她这样的人因对边远地区一无所知而自食恶果,在进入“星尘号”存放应急快递飞船那一部分的门上钉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得明明白白,谁都能看见并且引起注意:

未经批准的人员

不得入内!

你可能还会想(小时候我头一次读这篇小说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难道警告牌就不能写得再具体明确一点吗,至少也要明确指出偷渡的后果吧?

如果你也这么想,那你就和我当时一样,没有读懂这篇小说。

这篇小说的主题就是,自然法则是冷酷的,和自然的打交道的时候,无知就是罪过,要受到死亡的惩罚。

北京的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事出了之后,网友多半认为此事的责任在于游客不守规矩。也有人反驳说,不守规矩就应该死吗?不守规矩的人也有生存权啊!你们谁没有闯过红灯随地乱扔过垃圾?我要说的是:人制定的规则或许是可以违反的,但是在人制定的规则之外,还有更冷酷的自然法则。

老虎不会因为你对它的习性无知而饶你一命,万有引力也不会因为你对物理学无知就饶你一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大自然面前,你的“生存权”一文不值。

今天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很多都已经忘记了大自然的残酷无情。他们把大自然想象成温情脉脉的“自然母亲”,把老虎当成可爱的大猫。殊不知,大自然无时无刻不想杀死你,大自然中的动物无时无刻不想把你当作一顿美餐,大自然中的植物无时无刻不想把你毒死。在残酷无情的自然界中,人要活下去并不是天经地义的,必须要时刻努力,保持警惕才行。人类既没有尖牙利爪,奔跑速度也不快,要想在大自然中生存下去,只能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会说,在大自然面前,无知和愚蠢就是死罪。对于那些在大自然面前用“生存权”来为自己的无知和愚蠢辩护的人,我们只能说:“你有作死的权利。”

人类社会中也有一些类似的自然而非人为的法则。“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恐怕就是其中一条。违背了这条法则,其后果很可能会是出现我国1959-1961年那样的大饥荒,饿死好几千万人。

最后,补充一段《少年Pi》里面的内容,Pi的父亲是开动物园的,他在教Pi动物园里的动物们有多危险,首先当然是老虎,然后——

喜玛拉雅熊和懒熊。


“这些喜欢搂搂抱抱的动物只要用爪子打你一下,你的内脏就被挖了出来,溅得满地都是。”

河马。

“它们能用松垂的嘴把你的身体挤成一堆血淋淋的肉酱。在陆地上它们比你们跑得快。”

鬣狗。


“大自然最有力的嘴巴。不要以为它们是胆小鬼,只吃腐肉。它们不是胆小鬼,它们也不只吃腐肉!它们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吃你。”

猩猩。

“力气有十个男人那么大。它们会像折断小树枝一样折断你的骨头。我知道有几只曾经是宠物,在它们还小的时候你们和它们一起玩过。但是现在它们长大了,有了野性,难以捉摸。”

鸵鸟。

“看上去紧张不安,傻里傻气,是不是?听着:这是动物园里最危险的动物之一。它只要踢你一下,你的背就断了,或者你的身体就碎了。”

梅花鹿。

“多么漂亮啊,是不是?如果雄鹿感到有必要,它就会朝你冲过来,那些短小的鹿角会像匕首一样把你刺穿。”

阿拉伯骆驼。


“淌着口水的嘴咬你一口,你的一大块肉就没了。”

黑天鹅。

“它们的嘴会啄你的头。它们的翅膀会扇断你的胳膊。”

小一些的鸟。

“它们的嘴会啄穿你的手指,就像啄黄油一样。”

大象。

“最危险的动物。被大象杀死的饲养员和游客比被动物园任何其他动物杀死的都要多。幼象很可能把你撕碎,把你的尸体踩扁。这就是发生在欧洲一个从窗户爬进象舍的可怜的迷失的灵魂身上的事。岁数大一些的,耐心好一些的象会把你挤在墙上,或者坐在你身上。听上去很好笑?但是想想吧!”

“还有我们没有停下来看的动物。不要以为它们就是无害的。生命会保卫自己,无论是多么小的生命。每一种动物都很凶猛,很危险。也许它不会杀死你,但是它一定会伤害你。它会抓你咬你,你的伤口会肿起来,流脓,感染,你会发高烧,在医院里住十天。”

我们来到豚鼠笼前,它们是除了玛赫沙之外惟一按照父亲的命令没有被喂食的动物。前一天晚上它们没有吃食。父亲打开笼门。他从口袋里拿出一袋饲料,全部倒在地上。

“你们看见这些豚鼠了吗?”

“是的,父亲。”

这些动物一边发狂般的啃着玉米粒,一边因为虚弱而着。

“啊……”他身体前倾,捧起一只。”它们没有危险。”其他豚鼠立即四散逃开。

父亲大笑起来。他把吱吱叫的豚鼠交给我。他想轻松地结束这堂课。

豚鼠紧张地待在我怀里。那是只幼鼠。我走到笼边,小心地把它放在地上。它迅速跑到了妈妈身边。这些豚鼠不危险——不会用牙齿和爪子让人流血的惟一原因是它们实际上巳经被驯服了。否则,空手抓野豚鼠就像抓刀刃。

所以说,虽然我也很喜欢老虎,但我绝对不想和它们直接接触!别说老虎,就是那些看上去温顺呆萌的野生啮齿动物,如松鼠、土拨鼠、河狸等等,我都不想直接接触,要知道,几年前俄罗斯就曾发生过河狸咬死人的事件!


很萌是不是?

当然,本鼠是绝对无害的,不信你丢块奶酪过来喂喂我……

2016年7月27日, 12:56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