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9日,一位神秘人士报料称,绿坝·花季护航软件项目组位于北京华杰大厦的项目办公室已经关张,所有员工都被遣散。从工业信息化部5月19日发布通知,强硬要求所有电脑厂商7月1日后都必须安装上网过滤软件”绿坝”,到6月30日宣布推迟预装仅隔了41天。但这短短的41天却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反对浪潮,甚至引发了海外组织的强力干预,最终以一场闹剧终结,成为又一个朝令夕改的典范。

同样是2010年,广电总局也曾向央视等媒体下达通知,要求在主持人口播、记者采访和字幕中,不能再使用诸如NBA、GDP、WTO、CPI等外语和缩略词。然而除了最开始引起的一片悲叹之外,这一通知从来就没有真正实行过。中央电视台左上角挂着的“”字样更是对其巨大的讽刺。

2014年底,独立导演范坡坡发现自己的纪录片《彩虹伴我心》被广电总局下架,随后一年,范坡坡走向维权之路,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广电总局提起诉讼,2015年11月3日,广电总局被判违法。

2016年3月,工信部起草了《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意图屏蔽所有境外域名,将天朝隔绝于互联网世界。各路IT人士纷纷投票或写邮件来表达意见,最后迫使工信部做出调整,并做出合理解释。

近日,广电总局出台了手游的新规定,要求手游必须“提前审批”,并且限制其中的外文词汇。游戏开发者“巨斧陈宇”发起众筹准备起诉广电总局。在仅仅11小时内,就完成了5万的目标。

广电总局及其它部门在语言文化的认知上面,仍然处于旧时代的水平,这非常令人遗憾。但是,即使身处在黑暗中,我们也不应忘记追求光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