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戴立忍先生:

见信好!

读罢您的声明,作为一个大陆人,心中隐隐作痛。如同我所见过的台湾同胞一样,在您的声明中,我读到了什么叫做温良恭俭让什么叫做民国风范。但是反观大陆网民、官媒以及赵导和制片方的表现,真的是让人羞愧难当。您没有对不起谁,是大陆对不起您。

1949年令尊随国民党退守来台,开始了他这一生的颠沛流离,其间的甘苦虽未有切身体会,但亦能感同深受。至今我还记得在《流离记忆:无法到达的家书》中提及的一个细节:

一个台湾老兵在1990年代回东北老家探亲,想寻找他昔日的恋人,遍寻不着。有一天,在公交车上,他看到前边有个老太太的侧影,跟那个她很像,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老太太回头。请问你是…?我是。两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公交车上把手拉到了一起,说不出一句话。

一转身就是半个世纪的距离,对于很多像令尊这样的外省人来说再正常不过,但是即便退居一隅,他们仍对自己中国人的身份有着较深的认同,毕竟中国是他们的根,我想这或许就是为什么令尊念兹在兹的都是大陆壮美山河的原因。

然而作为外省第二代,想必您一定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有过困惑吧。设身处地地想,假如我跟您一样,父亲来自大陆,在台湾度过童年,历经国民党一党专政、中华民国被赶出联合国、中美断交、解严、总统大选、本土意识崛起……我肯定也会confuse我来自哪里,中国??还是那个名义上包含大陆外蒙但实际上只有台湾这个小岛的中华民国?

那些对您讨伐的大陆年轻网民是没有历史记忆的一代,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可能连中华民国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对台湾人所经历的苦难、困惑有多少理解和认同的了。

他们逢日必反、看到五星红旗就会热泪盈眶、一说到南海就喊打喊杀、911发生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哀悼但他们却欢欣鼓舞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美国人的报应。

长期在一个民主氛围里生活的人是很难理解这群人的所作所为的。即便是我们这些身在大陆的人也常常觉得匪夷所思。

反日原本是应该反对日本,但是他们最后却把矛头指向了自己人,令大陆人至今都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在反日浪潮高涨的2012年9月,一个叫蔡洋的农民用一把U型锁,将一个丰田车主的脑袋砸出了一个V字型的洞。

在大陆,任何事情只要冠以爱国的名义,仿佛一切违反人类良知底线的言行都是可以被宽恕的。到现在您如果去北京上海的日本料理店,门口十有八九都会挂着一面五星红旗,讲究一点的旁边还贴着一条标语:钓鱼岛是中国的。

爱国不能藏着掖着,必须即时表态,否则后果是很严重的。去年大陆国庆阅兵,范玮琪在微博晒娃,被网友手撕了一轮又一轮。所以也就不难理解最近南海事件之后大陆港台的艺人在第一时间纷纷表态‌‌“中国一点都不能少‌‌”了。

您可能会觉得奇怪,一个大陆的国庆跟台湾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双十节大陆的艺人晒娃台湾的民众肯定不可能封杀她。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一点都不意外。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说,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国民党反动派是纸老虎,蒋家王朝贪腐无能……对于大陆年轻的网民来说这种反对台独的意识可能更为强烈。伴随着他们成长的台湾新闻是,李登辉先生提出两国论陈水扁先生去中国化大陆出台反分裂国家法若有人要搞台独中国将不惜用武力统一台湾……

您可能不太知道,这群小粉红们被驯化得已经没有多少自我意识可言的。他们从来不在乎对错,只在乎是非,所以您的那些苦口婆心的解释对于他们来说其实都是徒劳的。就算您不去参加有绿色背景的活动,在双十节举一面青天白日旗都会说您是台独。

其实不管您道歉与否,当这群小粉红们要置您于死地的时候是什么理由都能找得出来的。仅仅因为您在高雄呆过这一点都能说您跟绿营有关的,绿营在他们的概念里就等于台独。

您可能不知道,阴谋论在这里是很有市场的。您去过国外就可以是汉奸就是跟境外势力勾结,您发个微博说了两句实话就会被跨省抓捕关您十天半个月的。

在这里,没有人有耐心关心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就算关心了也很难知道真相是什么。在您的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对公共议题的讨论发声,在这里是很难发生的。

我觉得您对大陆的理解还是太单纯了。当赵导和制片方急于跟您撇清关系的时候我想虽然字里行间您表现出的还是对不起让大家受累了但我想内心深处还是多少会有点唇亡齿寒的吧。

不过也请您理解一下大陆艺人的艰难。在我们这,文艺归根结底是要为权力服务的。艺人的命运是受制于电影局和广电局的。他们怎么能又怎么敢不急着表态呢?

小粉红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其实是很通畅的,他们不仅看环球时报也会翻墙看Facebook,但大部分时候他们对真相是视而不见的或者是选择性地盲听盲从盲信。

凡是日本台湾美国任何一丝触动给他们敏感神经的新闻都会引起他们极度的兴奋。因为他们生来被教育日本鬼子是十恶不赦的资本家都是剥削人的美帝的贫富差距是比中国还大的。

他们是群一点就着的人,他们一没出过远门二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三基本上一事无成,所以在这个时候没什么事儿比爱国更让他们有身份的认同感更让他们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

对不起,戴立忍先生,再次为这些日子大陆网民给您带来的压力和困扰表达我深深的歉意。

一位大陆网友谨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