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N|蒋祖权:编造历史的国家将什么也不是

几千年以来,中国人传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豪情,走过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漫长历史。读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文章,反复遭遇宁可大家一起死,谁也不想先出头的屠杀。吟诵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诗篇,重复事不关己,默默旁观的世代人生。在高大上的文化表象下面,遗传着决定中国历史恶循环的潜规则信仰。

还有一个千古不变的秘密,就是每个奴性的心底,都存着一套皇帝的模式,省长有省长的一套,村长有村长的一套,个体也有个体的一套。所以推翻了满清,中国也没走上宪政之路。推翻了民国,中国也没走上民主之路。一百多年之间,发明了太平天国土改文革,自相残杀死伤无数,自己把自己国家打砸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一个公正公平的生存方式。一百多年之间,一直无法打破愚昧体系做出理性选择,不断从一个疯狂走向下一个疯狂。基督教传进来,中国人读罢了《劝世良言》,只用了几年时间就把上帝改编成了太平天国,打杀砸抢了半个中国。马列传进来,中国人挥霍了几个年代,就腐败得比清末还要疯狂了。

不好的东西传进来能坏得变本加厉,好的东西传进来也能变得面目全非,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反复被中国人错解的悲哀命题。那些靠侵吞国有资产,掠夺民间血汗暴富起来的少数人,他们是永远不可能去解决多数人关心的生存问题,他们只会制造问题,转移赃款。当今中国公正丧失,唯利是图,官场腐败,社会沉沦等问题都是来自集权与极权的人治模式,和世代传承的奴性文化,与外来病毒思想结合的 “三体”体系。单单破除和改善其中一项,是无法改变整体状态的。在这个体系里,都是受害者。外加遇到像崇祯皇帝那样的无能末代管理者,就算一小节雪上加霜的插曲吧。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也认为历史上的战乱和灾祸都是少数人造成的,大多数人都是无辜的受害者。后来疑问少数人怎么可能左右几千年的历史恶循环呢?少数人只是邪恶的代表而已,大多数人旁观容忍,才是邪恶和灾祸不断发生的基础根源和千年支撑。明亡怨崇祯,清亡恨慈禧,历史一次次把责任推给少数人,少数人是无法对多数人负责的,少数人负责历史只有集权和极权。未来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取决于 “是否还是少数人先站出来,而多数人继续跟风”。如果还是这样的习惯状态,即使实行民主,即使一人一票,还能选出洪秀全,或者一人一票,带你去文革。

中国的传统文化本来就有毒,加上近代外来病毒思想的侵蚀,所以从太平天国,义和团,到文革一直连续毒发。从义和团爱国,到红卫兵爱国,从五毛爱国到贪官也爱国,终于把这个国家爱成现在这个样子。编造历史去肯定这些人是爱国的,这个国家将什么也不是。

2016年7月23日, 11:16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