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乌鸦十八变凤凰(4)

习总日记(2016,8,19)

2016年8月19日习总心情指数:-6。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小坏,-1。

小坏理由:韩国加紧部署导弹,今年底明年初可能对北朝鲜发动外科手术打击。朝鲜半岛局势日趋恶化。

第三幕

(习总上,云)王岐山率领中纪委突击双规了江核心之大公子江绵恒,我已下令中央警卫团对政治局常委委员、前政治局常委实行严密监视,对江核心实施软禁措施。

(王阎王上,云)报告习总,严刑之下,江绵恒按照我们的要求悉数招供。他的供词证明,他利用他父亲的地位和权势,犯有贪污受贿罪。数额极其巨大,性质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

(习总作鼓掌科,云)好,干得漂亮。马上提审江核心。也给他定贪污受贿罪。

(江核心上,作抖科,云)习近平,你终于对老夫下手了。

(唱)【英雄赞歌】风烟滚滚唱核心,广大网民侧耳听侧耳听。越来越差的福利,越来越高的费税,越来越少的自由,越来越坏的形势。为什么包子惹人怨?倒行逆施没文化。为什么怀念江核心?前后对比了然于心。

(习总云)江核心,江泽民同志,本该称呼您一声‘恩人’,当年承蒙您的推荐提拔,近平才有今天。可这个地方不是你我述说情谊的地方。

(王阎王云)这里是中纪委,执行党的纪律双规的地方。周永康等就是在这里开的口下的跪讨的饶。

(江核心云)你这个等字里头不会有一个人。

(王阎王云)谁?

(江核心云)江泽民。

(王阎王作欲打科,云)习总,你看这老东西死到临头还嘴硬。

(习总作制止科,云)江核心,你我党里来党里去好几十年了,都是党的人,心里明白党的做派。党要你生你不得不活,党要你死你不得不亡。当年我爹爹习仲勋被党无辜陷害,致使我全家蒙受不白之冤二十年。害我该读书的时候没学上落到今天没文化被天下人耻笑的境地。这个仇我无法找那个老逼养的来报。

(江核心云)要我替老毛来偿还?

(习总云)对。党欠我的债党来还。老毛欠我习家的债,只有当过党最高领导人的人才有资格还。

(江核心)谢谢习总如此抬爱。敢问习总,江某人自恃从未得罪习总,也未曾阻扰习总夺权集权之路,习总为何一定要对江某赶尽杀绝?

(王岐山云)这个么,习总自己不好意思说我替他说了吧。

(习总云)啊,是啊是啊,我还没如你们想象中的那么无耻。有点小害羞。

(王岐山云)江核心,习总和我与你本没啥恨啊仇啊,怪只怪你与咱习总反差太大,简直就是党内两个极端人物。习总活在你的阴影之下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原本等你自然死亡大家都省心,没想到科技日新月异网民发明了续命高科技。有13亿人民替你续命每人贡献一秒,你知道多少年?41年啊!所以我与习总下定决心把你弄死,这样我们才有好日子过。

(江核心)习总,我与你如何反差大了?

(习总作气愤科,云)死到临头你还装什么蒜?

(唱)【珠穆朗玛】你民国教育,我文革洗礼。你吹拉弹唱我背书单念人名。你高级知识分子我工农兵大学生。你交通大学我农村插队。你亲西方,我反西方。你与总理朱镕基分工协作我抢夺李克强总理经济大权。你被邓小平封我第三代核心我只是一个总书记。你号召干部闷声发大财我打老虎拍苍蝇设双规把他们往死里逼。你领导下经济发达兴旺我上台经济下滑金融危机。

(习总云)我唱的这些都是事实吧。

(江核心云)习总切莫悲伤,那法轮功可是支持你的。

(王阎王云)废话少说,江泽民,你认罪不认罪?

(江核心云)说了半天,你们要定我什么罪?

(王阎王云)你儿子已经供出来了,你涉嫌贪污受贿,而且数额巨大。

(江核心云)证据拿来?

(习总云)岐山,给他证据。

(王阎王带江核心下)

(王阎王复上,作无奈科,云)他儿子只承认自己贪污受贿。没搞到证据。

(习总云)赶紧另想办法。

(王阎王作思考科,云)有了。就说他江泽民企图趁2016年G20杭州高峰会议,联合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旧部发动政变,推翻党中央刺杀习近平总书记和其他政治局常委。

(习总云)嗯,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办。夜长梦多立即动手。(下)

(朱沙皇上,云)说江核心发动政变,我决然不信。

(江核心上,云)他们也把你抓了?

(朱沙皇云)他们说你领导发动政变,说我也是反党集团成员之一。

(江核心云)哈哈,看来中国共产党除了发动政变,也就是发动政变了。当年毛主席发动政变搞文革,抓了整了自己的同志战友。

(朱沙皇云)还亲密战友。

(江核心云)啊,对对对,亲密战友。

(朱沙皇云)按照习近平编的剧本,毛主席生前部署,死后还抓人。

(江核心云)哦,对,抓自己的老婆。生前不好意思抓,部署着死后抓。蛮有革命的浪漫主义味道。呵呵。

(王阎王随习总上。王阎王云)江泽民朱镕基听着,你们阴谋政变计划已经被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识破、粉碎。你们要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老老实实交代你们的罪行。伟大英明领袖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已经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公布你们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将择日召开公审大会。

(未完待续)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8月18日, 11:20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