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好久不见。你不知道,我已为这次重逢彩排了无数次开场白。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你不必知道,有些人你必须忘记,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那一天,没有提示,没有告别,我嘴上仍有风暴的味道,我还有钥匙和密码,但门推不开了。当然,你可能就更不知情了。终南山下,活死人墓,所以彼时的「」看起来不像是一具尸体,而是口不能言、目不能视的植物人,给你的感觉就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你或许会猜想三表只是懒惰了、才尽了,和那些自媒体帝一样,创业未半、中道崩殂了。

其实,我只是消失了一个月,现在回来了,还是那么的帅气。我的预言很烂,从没有猜中过爱情和命运。但那一次,我却一语成谶,让整个事看起来像是经过了精密彩排的春晚。

我作为一个写字的人,如王小波说的那样——唯一的长处就是只会以理服人,假如不讲理,我们就没有长处了,只有短处,活着便没有意思,不如死掉,就像拉瓦锡上了断头台,茨威格服毒自杀。

闭关或消失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笔下流淌的文字也全然与勇气无关,是表达的欲望、虚幻的使命与内心的怯弱,三者妥协的结果。我和很多人一样,只是想做一个养家糊口的老司机,凭借经验绕开巨石,除了提供廉价的笑料、浅薄的爱恨、烂俗的谈资之外,还能有那么一丢丢担当,不至于完全成为金钱与消费主义的奴隶。

但是路多半不会翻新了,能改变的只有人。我身上没有任何流行的标识,但很多人通过各种曲折的方式找到了「三表蛇门阵」,我对那些熟悉的ID说,咱们就算一起翻了雪山、过了草地、到了陕北,最终山水又相逢的朋友们,所剩无几但却是我最大的财富。我现在看着你们的留言,泪湿了脚面,心想,女朋友不理你一个月,都得改弦更张了,我何德何能、何等姿色啊,你们守我这么久。

这一个月我去了埃及,经历了腰伤,开了一个奥运节目,看遍风景,也饱尝五味,精彩极了。我掸掸灰尘,拨开蜘蛛网,敲击键盘,对于很多读者来说,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三表龙门阵」只是恢复了更新。在这条高速公路上,我仍然不得要领,但还是有好风景,我愿意讲给你听。

不相信世界就是这样,在明知道有的时候必须低头,有的人必将失去,有的东西命中注定不能长久的时候,依然要说,在第一千个选择之外,还有一千零一个可能,有一扇窗等着我打开,然后有光透进来。

篡改里尔克的一句话吧。有何胜利可言?有何重逢可说?挺住就是一切。

你可以关注我的另一个号「三表蛇门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