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新京报深度报道部微信公号:剥洋葱people(ID:boyangcongpeople)

郭利

2009年6月,郭利接受北京电视台采访。

文|新京报记者韩雪枫 编辑 | 胡大旗

校对 | 郭利琴

►对话人物:

郭利,48岁,北京人,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受害儿童父亲。向奶粉的生产方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雅士利”)维权、索赔。

在与施恩公司签订和解协议,后者赔偿40万元后,郭利提出300万元赔偿要求。

施恩公司及广东雅士利向警方报案。因敲诈勒索罪,他被广东潮安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4年,郭利刑满释放。此后继续申诉。

►对话动机:

出狱近一年后的2015年5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再审决定书》,“原审裁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今年8月8日,本案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当庭发表出庭意见称:郭利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原审判决对郭利的定罪量刑错误。

媒体分析,如无意外,检察官这一观点意味着法院即将宣布郭利无罪。

“这句话我足足等了8年”

 
剥洋葱:8号的庭审,是什么情况?

郭利:庭审一直按照程序进行,我还和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人在辩论。

后来检方的人拿出一张纸念出来,无论索赔数额多少,都是我在行使索赔权利,若厂家不同意我的索赔数额,则属于有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索赔行为和数量不影响我目的的正当性。我向媒体曝光厂家黑幕的手段合法合理。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听到这句话,是什么感受?

郭利:这就是我想说的话,也是我申诉多年想得到的结果。只是这句话足足等了八年。现在案子还没有判下来,但感觉目前对我是比较有利的。

剥洋葱:谈谈你的案子吧。

郭利:2009年7月,我被广东潮州潮安县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带走。2010年1月,潮安县法院一审判决我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我后来上诉,潮州中院在没有通知律师的情况下,作出终审裁判,维持原判。

因为是明显的程序错误,经过申诉,广东高院让潮州中院再审。潮州中院后来裁定,“审判程序合法,量刑并无不当。”

我坚持申诉,2015年5月,广东省高院再次作出再审决定,并决定提审此案。

“他们报警后,还一直和我接触、录音”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你当初是怎么发现孩子身体出现了问题?

郭利:2008年9月,我接到社区的电话,说北京市卫生局通知让有小孩儿的家庭,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肾脏。

我带着女儿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孩子的肾脏功能已经受损。

剥洋葱:你怎么确定是施恩奶粉导致的?

郭利:检查发现女儿肾脏有问题后,医院工作人员让我登记了女儿食用的奶粉,这让我警觉了。

我将女儿的症状与卫生部门公布的“”受害儿童的症状进行了对比,发现十分相似。2006年,我的女儿出生后,“美国施恩婴幼儿奶粉”是她唯一的奶粉食品。施恩也在三聚氰胺事件涉及的品牌里。

我把家里的奶粉找了出来,去做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奶粉三聚氰胺含量高的达到每千克132.9毫克,少的也有二、三十毫克。国家标准奶粉中三聚氰胺的限量值是1毫克,这就是超标了几十倍到一百多倍。

2

2008年11月,湖北武汉市硚口区在垃圾填埋场销毁了10.3吨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剥洋葱:拿到结果后,你做了什么?

郭利:我去找了厂家的人,他们不承认奶粉有问题。

之后,我查出施恩并非宣称的百分百进口奶源。中国施恩公司的股权信息显示它是广东雅士利公司控股的。中国施恩公司还声称奶粉是美国施恩公司授权生产的,我通过美国朋友查到,美国施恩实际上是一个空壳公司,没有生产设备。

所以实际上,施恩就是广东雅士利下面的一个假洋品牌。我把相关的内容告诉媒体后,施恩公司主动联系我了。

剥洋葱:你们怎么谈的?

郭利:2009年6月13日,施恩公司和我签了和解协议,赔了40万,我答应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

在达成协议之前,我答应了北京电视台的采访。6月25日,节目播出了。6月29日,施恩和我联系上,说我可以书面提出赔偿要求。

我查了资料后,觉得这个事情有可能损害孩子一生的健康,所以提出300万元的赔偿要求,这实际上是参考了保险公司的数据等计算出来的医疗保障。

我后来被抓了才知道,他们6月30日就报警了,但他们后来一直在和我接触,激怒我说出一些过激的话,然后录音。

7月22日,我在杭州被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县的警察抓了。施恩是在广州注册的,雅士利是潮州注册的。施恩的法定代表人和雅士利的总裁是一个人,他是潮安人。

“有人愿意浑浑噩噩地活着,我必须活得明白”

 
剥洋葱:在监狱里,生活怎么样?

郭利:我和许多狱警就这件事辩论过,谁也无法说服谁。他们认为事情的起因是我给孩子吃了这样的奶粉。

头两年,我是和其他人一起住的,监狱要求其他犯人不许和我说话。后来有犯人和我接触后,知道我是因为这个事情进来的,也不欺负我了,都很尊重我,有时候还会保护我。

结石宝宝

2008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4名“结石宝宝”和他们的家人。资料图

剥洋葱:服刑期间,认罪就有可能减刑,你一直没有认罪?

郭利:我根本没有犯罪,为什么要认?而且,认罪了,就是背叛和对不起我女儿。

剥洋葱:出狱后,你做了什么?

郭利:我一方面进行心理调整,一方面照顾身体不好的母亲,并努力重启正常生活。

其他时间就是在忙这个案子。这一两年,我就这个案子跑了七、八次广东。

出狱的时候,我想终于能继续维权了,我充满斗志。

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这些年,你几乎是和这个案子捆绑到了一起。

郭利:这个案子把我的人生改变了。入狱前,我给微软之类的许多大公司做过同声传译,年收入百万元以上。现在事业耽误了。刚进去不久,我和前妻也离婚了。

这些年,一直有人劝我算了,胳膊拗不过大腿,何必呢。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愿意浑浑噩噩地活着,但我是那种必须活的明明白白的人。这个事情,谁错了就是错了,我要较个真儿。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