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92e88d-3e17-4813-b641-0dd71bca79e7

被当局接管后今年第8期《》。(网络图片)

中国艺术研究院接管《炎黄春秋》杂志社之后推出8月号《炎黄春秋》杂志。《炎黄春秋》原班人马谴责该研究院盗用《炎黄春秋》名义,侵犯知识产权,并向法院提交上诉,继续状告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撕毁合同。

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强行接管的《炎黄春秋》杂志社,8月3日推出新一期8月号《炎黄春秋》。该刊物以绿色作为封面颜色,内文继续刻意维持原有风格。最新一期的杂志,封面故事有《毛泽东在滴水洞那封长信问世之前后》、《江青为何选择自杀》等多篇文章。

不过,《炎黄春秋》原班人马并不承认8月号杂志。早前被中国艺术研究院免去副总编辑职务的《炎黄春秋》杂志发言人王彦君,8月5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中国艺术研究院此举违反中国知识产权的有关规定:

“《炎黄春秋》是25年前,肖克、杜导正等人建立起来的,而且在国家有关部门进行注册登记,拥有完全的知识产权。包括这四个字(炎黄春秋)的使用,都是不容侵犯的。现在艺术研究院强行占领我们的办公区,出版所谓的《炎黄春秋》第8期,这个第一跟我们没有关系,他们的内容跟《炎黄春秋》一贯的理念、风格、样式,都不一样,所以是地地道道的假《炎黄春秋》,我们管他叫李鬼。”

记者登陆《炎黄春秋》网站,其显示的仍然是7月号杂志,原有顾问及编委会成员也未出现变动。但网站发布了一份致读者的通知,称炎黄春秋杂志社发行部从即日起迁址至东城区东四八条文化艺术出版社一楼,有购买杂志及办理与《炎黄春秋》杂志发行与广告业务者,烦请到新址接洽。

以杜导正为社长的《炎黄春秋》杂志编委,8月4号签名支持杂志“停刊不停社”,并发表一份声明称,对中国艺术研究院悍然撕毁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协议,强行改组杂志社领导层,强占杂志社办公室和网站的违法和失德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声明表示不承认中国艺术研究院盗用《炎黄春秋》名义违法设立的所谓“炎黄春秋杂志社”及其任何出版物,同时要求中国艺术研究院在其盗用《炎黄春秋》名义出版的任何出版物上,不得盗用在声明上署名的杂志顾问和编委的名义,否则将保留依法追责的权利。

王彦君表示,他们仍将采取后续的法律行动:

“我们对此第一是不承认,第二是强烈抗议,第三,我们将会诉诸法律”。

据知情人士称,中国艺术研究院正试图瓦解《炎黄春秋》编委会成员。8月3日,王彦君到中国艺术研究院递交《炎黄春秋解除与中国艺术研究院主管主办关系的声明》时,被对方邀请出任《炎黄春秋》副总编辑,王彦君予以拒绝。王彦君5日对记者证实此事:

“是的,是的,担任副总编辑,跟我在真《炎黄春秋》所担任的职务一样。但是我说,除非他们收回一纸所谓通知书,恢复杜导正社长和法人代表的地位,如果达不到这个条件,我绝不会接受他们的所谓聘任。当时这个态度非常明确。他们向我出示了一下聘书,听到我说完后,又收回去了。”

杜导正曾对《炎黄春秋》杂志社被当局接管表示将力争到底,并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副社长胡德华对此表示理解,也表示将抗争到底。炎黄春秋委托的代理律师莫少平对本台说,他前一天(4日)出席了杜导正参加的编委会:

“我昨天受邀参加了《炎黄春秋》的编委会的会议。从法律角度讲,他们的这种要求是有法律依据的。如果你还把编委等名字写上去,肯定是侵权行为”。

记者:你们的上诉状准备什么时候交上去?

回答:上诉书应该今天去交。

上周,《炎黄春秋》状告主办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违反合同,但北京朝阳区法院拒绝就此立案。《炎黄春秋》正在向北京第三中级法院提出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