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 | 循着宗亲脉络 詹再生马来西亚出逃记

特约撰稿人 马岩岩 发自马来西亚

Screen Shot 2016-08-19 at 上午7.47.08

“詹再生与中国提供的照片相比,已经改头换面,经过中国方面的确认后,我们才确定他就是詹再生”。2016年2月,马来西亚沙捞越民都鲁,一位警察向我回忆起抓捕詹再生的情景。

詹再生,这位曾经的农行福建闽清支行信贷科长,因涉嫌与其他合伙人非法吸收骗取存款并从中牟利而登上“”,排名通缉令37位。2012年底,詹再生出逃马来西亚。2015年9月26日,中国公安协同马来西亚当地警方,在沙捞越民都鲁一处民居,逮捕了詹再生,并遣返回国。

在民都鲁 詹再生爱运动

看到詹再生被逮捕时的照片,很难将他与通缉令上那个斯文的银行工作人员形象联系起来——脸上的皮瘦得紧贴着骨头,嘴唇上,两颊连至下巴,蓄着凌乱的胡子,被风吹至脖根处,头顶几乎没有了头发,仅剩的几根和新长出来的发须勉强地从左边梳到右边,显得苍老而消瘦。

据说,在抓捕现场,詹再生平静而顺从,没有做任何反抗,似乎已为今天的逮捕做好了准备。

我在2016年2月的一个下午终于在马来西亚沙捞越民都鲁见到了詹再生的熟人王海鸣,并从王海鸣处得知詹再生过去3年的逃亡路线图:2012年12月,詹再生首先到了沙捞越诗巫,而后又在泗里街、加帛和民都鲁几个地方不定期生活与居住。王海鸣说:“詹再生在民都鲁租住在一个简陋二层小排屋楼上的一个房间里,如今那个房间已是屋主的孩子在住了”。

这个二层小排屋坐落在华人居住区,相比其他附近住宅可称简朴。白色的墙身,蓝色的屋顶,庭院中有一颗橘子树,正结着果实,面对着橘子树的地方有一个破损的篮球架,为了不让篮球架倾倒,架身被一条粗壮破烂的绳子拴在了门柱上。我叫了叫门,里面无人应答。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屋中都没有什么动静。我看见屋主家的垃圾桶就在门口处,兴许会有些线索,于是翻了翻:里面有两袋东西,一袋是快餐食品的垃圾,还有一袋是家里孩子的作业和日记本,证明这里有人居住。

傍晚回到酒店,我开始翻阅这些陈旧褶皱的日记本,从孩子稚嫩的记录得知,目前在这里居住的一家人也姓詹。经过了解,詹再生来到东马,部分的原因即是因为这里有詹氏宗亲。

王海鸣说:“记得詹再生(住在这里时)每天跑来跑去,生活悠闲,经常去海边小路跑步”。平时,海边小路上人不多,夜幕降临时男女老少纷纷才出动,锻炼身体。如果詹再生一路跑到海岸边,对面就是中国,汹涌的巨浪狠狠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巨响……

描述到这里,王海鸣忽然提高声调:“我感觉詹再生肯定想过跳海自杀,一了百了算了,他的妻子在一个地方,女儿在另外一个地方,平时又不能联系,过着逃亡的日子,不过他经常去游泳,有时还带上我孙子!”

王海鸣说,詹再生经常去的泳池会在每天下午4点开到晚上8点,是当地政府为了丰富市民的节假生活而出资修建的,门票只需1马币(约1.6元人民币)。从詹再生的住家到泳池,只需走过一条街,穿过一片足球场。我顺着这条路走到泳池,那里人很多,一群小朋友在接受专业的游泳训练,也有几堆儿大人,以男士为主,懒散的泡在泳池里,谈笑着;还有零星的几个男子在烈日当空之下艰难地从泳池的一头缓慢游到另一头;一位50岁上下的男子,扶着自己的孙女学习游泳,一会把她扶上肩膀,一会把她放在水中……

曾经的詹再生或许也曾是这里的一员,有时是那个孤零零的男子,从泳池的一头游到另一头;有时是那泡在泳池中一堆男人中的一位,与同伴聊着天;有时是那位50岁上下的男子,在扶着王海鸣的孙子学游泳。

在民都鲁 詹再生没有钱

第二天,王海鸣邀请我去他家山上的燕屋,看金丝燕回巢,站在山坡上,我又谈起詹再生。

我问:“詹再生有钱吗?中国媒体报导说詹再生卷钜款出逃。”

“詹再生说他在中国被人骗了,又被人追杀,所以逃出来,看他平时的生活很清贫,很低调,你看他住的那个房子(简陋),他也不像有钱人那样,身边包个小姐陪伴,我敢肯定他没有钱。”王海鸣答道。

“那他靠什么生活?”我再问。

王海鸣眼神闪烁,不敢直视我,声音低沉而粗略快速的回答:“他有时和四五个中国人在一起,四处跑动,搞点生意,有一个中国商人朋友经常会帮助他”,随后他似真似假开玩笑地说:“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在民都鲁待着……我在深山有一个燕屋,他完全可以去那,我每个月给他工钱,他在那娶个马来婆、印尼婆,生几个孩子,多好,不像在民都鲁,中国人多眼线也多,不安全。”

燕子归巢了,我们下山吃东西,王海鸣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似乎有意提醒我似的提了几个问题,他问:“詹再生什么时候不当科长了,和他搞集资有关系吗?詹再生凭什么可以集资到6.8亿,凭他一个人?”

据媒体报导,詹再生涉嫌集资诈骗逾6.8亿元,而闽清这座30万人口的小县城同期全年财政收入仅10亿元左右。

詹再生农行信贷科长的工作与集资的关系,目前网上公开的相关资料几乎为零,但詹再生涉案金额6.8亿并不是他一人所为,却有证可查。福建永升实业有限公司(永升实业)当时由五个人控股合作成立,詹立锦占股30%,詹再生、陈明文各占股20%,朱宋飞、许仁翔各占股15%。2012年底集资诈骗东窗事发,詹立锦、詹再生、陈明文出逃国外,许仁翔在国内被通缉,而唯独朱宋飞,直到2015年12月17日才被福建闽清公安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一些自称知情人在网上和对媒体发布的信息称,“朱宋飞才是永升实业集资诈骗的真正幕后黑手”。

詹再生曾任农行福建闽清支行信贷科长,涉非法吸收骗取存款并从中牟利,涉案金额逾6.8亿元人民币。摄:ImagineChina

詹再生曾任农行福建闽清支行信贷科长,涉非法吸收骗取存款并从中牟利,涉案金额逾6.8亿元人民币。摄:ImagineChina

2015年12月19日,福建点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翁宇昌给福建公安公众服务网厅长信箱写了一封举报信,实名举报福建闽清公安局副局长陈兆勇是黑社会朱宋飞的保护伞,在朱宋飞卷入到永升实业集资诈骗案件的过程中,副局长陈兆勇都给予了帮助和保护。2014年9月10日集资诈骗的受害人,也是福建点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詹向华与其他受害人开始实名举报朱宋飞。

在诗巫 詹再生常与宗亲来往

王海鸣喝了口咖啡,接着说:“詹再生还没有被逮捕前,在诗巫的那些日子,就有便衣警察曾多次去抓他,他都逃脱了,没想到在民都鲁被抓到了。”

凭着这条线索,我告别王海鸣,第二天一大早飞往诗巫。

诗巫俗称“小福州,新福州”,坐落在宽阔的拉让河中游,主要以华人为主,祖籍为中国福建闽清与古田人居多,走在街道房舍之间,犹如走在中国南方某个市镇,想必身为福建福清人的詹再生生活在这不会感觉陌生。

到诗巫当天,我就和诗巫一位知情人韩仁清见了面,韩仁清说,詹再生在没有犯案之前,是福建闽清县詹氏协会会长,曾多次来到诗巫与当地詹氏公会有过交流与互访,从而便熟知了当地的人情脉络。

詹再生逃亡诗巫期间,其生活区域主要集中在老城区的拉让河边。在这个区域生活,衣食住行既方便又便宜,这里有马来西亚最大的两层大Pasar(集市市场),大Pasar里的食物,以中国南方口味为主,吃一碗云吞面仅仅2.5马币(约合4元人民币)。

走出大Pasar(集市),是河运服务中心,詹再生就是在这里坐上高速快艇沿着拉让河经历3个小时到达加帛(KAPIT),那个王海鸣提到的、帮助他的中国商人朋友就住在加帛。除了去加帛,他也会乘坐大巴士去泗里街和民都鲁待上不等时日,诗巫去到泗里街和民都鲁仅仅分别需要1小时和3小时。

据韩仁清介绍,每年7月末,组织詹氏家族的人会回到中国福建闽清祭祖,伴随着祭祖,沙捞越詹氏家族的成员都会摆上几桌宴席,邀请在福建闽清詹氏家族的成员吃饭,联络一下同姓氏同血脉的亲情,詹再生也会参加。

据民都鲁媒体朋友向我提供的消息,詹再生借着宗亲组织之首的身分,取得了同宗和乡亲的信任,开始集资,出资人有不少是詹氏宗亲,尤其是来自闽清宗亲。

就在詹再生主要生活区附近有一所诗巫最大最古老的基督教堂,沙捞越华人(包括民都鲁与诗巫)大多数信仰基督教,这儿的基督教不是西方传来的,而是早期中国福建一带就有西方传教士在传播基督教,从而基督教随着华人下南洋,从中国福建一带被带到了沙捞越。经过调查,在沙捞越詹再生的同乡宗亲几乎都信仰基督教,这样看来,身为福建福清人的詹再生可能也是基督徒。

但据媒体报导,詹再生潜逃至马来西亚后,隐姓埋名,平常教当地华人儿童学习中文和游泳,业余时间打鱼。他深居简出,就算出门也是选择行人稀少的傍晚出行,让人很难摸清他的去向。他整日惶恐不安,通过烧香、养鱼等方式祈求平安。

无论信仰什么,几次从追逃人员手中逃走的詹再生最终仍然未躲过这场追捕,2015年9月,骨瘦如柴的他被抓捕归案,遣送回国。

马来西亚诗巫。摄:ImagineChina

马来西亚诗巫。摄:ImagineChina

(为保护当事人,两位知情人都为化名)

相关阅读:端传媒 | “一不躲,二不藏”,美国红通嫌犯的公开生活

2016年8月20日, 7:45 上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