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个膜蛤群里。

8月16日晚7点,这个群就开始整点倒计时,迎接一个重要的日子,就像过年守岁一样。

零点刚过,他们互祝“Merry Haristmas!”

还有人问:按照基本法,今夜是不是平安夜啊?

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8月17日早上,群里转发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某主流网站公开膜蛤。

群友竞相回复着:+1s,一颗赛艇,excited,搞个大新闻……

8月18日早上,群里又转发更加重磅的消息:主流网站把公开膜蛤的小编炒了。

群友很愤怒,他们说:昂格瑞!停止迫害!

真的很有意思。

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膜蛤,不懂这一套近乎“黑话”的语言,进入这个群,跟来到火星没什么区别。说的都是中文,可你就是不懂。

,不是一个新事物,学术探讨文章都有很多篇,甚至可以说,这是中文互联网主要亚文化之一。

既然是亚文化,那就意味着,跟主流文化不一致。

所以,那个主流网站,会把利用公司平台(微博账号)发表膜蛤言论的小编(据说是实习生,在校大学生)劝退了。

因为在主流价值眼里,无论你怎么膜,把一位前国家领导人和一种动物联系起来,都是无法容忍的。

说白了,这是膜蛤亚文化与主流价值的一次碰撞。

不过这也说明,蛤丝越来越多,已经“侵入”到主流媒体。这个公开膜蛤的新媒体小编,是个在校大学生,非常年轻的90后。

“教主”张宝华,就是那个被钦点“跑得比谁都快”的香港记者,也说,自己微博下留言的“”,甚至是线下活动见面会上看到的,是一群“小朋友”,都是90后,绝大多数是男生。

Screen Shot 2016-08-19 at 上午3.43.21

杜宝俊身边就坐着一位蛤丝。90后男生,曾在英国留学。8月17日那天,他穿着一件白色T恤上班,胸口是硕大的“naive”。甚至工作时也是满口黑话,有一次表扬他,他说“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对不想做的事情,说,“另请高明吧!”

这是他的办公桌,简直是丧心病狂。

Screen Shot 2016-08-19 at 上午3.44.03

和开国领袖拥趸“毛粉”比起来,蛤丝们除了更年轻,最大的特点就是“去政治化”。

这些年轻人,他们对江时代的记忆非常模糊,对当时的国家政策更没有感知,膜蛤本身也不是追念江的施政。

他们根据经典的“蛤三篇”(《怒斥香港记者》、《与华莱士谈笑风生》、《视察上海国机二院》),解构其中的话语,形成一套独特的“黑话”体系;再把JZM同志个人形象里的夸张元素——高腰裤、大方框眼睛——作为设计元素提取出来,形成一套拥有极高辨识度的icon;最后用近乎行为艺术般的“续一秒(+1s)”,完成了一套仪式,从中获得满足和愉悦。

他们像雷达一样,不放过任何和偶像相关的新闻、事物、言论。西安天空上的一片云彩,也能让他们欢呼雀跃,大呼祥瑞。

Screen Shot 2016-08-19 at 上午3.44.42

相较之下,“毛粉”,以中老人居多,很多还是毛时代意气风发但在改革开放时期逐渐成为社会边缘的人群。他们对当前社会现实有很强的批判性,甚至否定“改革开放”,有明确而强烈政治诉求。

对于“非毛”言论,他们有较强的进攻性,不但搞文斗,还会武斗。无论北京的教授,还是郑州的老人,都与“非毛者”发生过肢体冲突。

这是蛤丝与毛粉最大的不同。这些年轻人,并无特别的政治诉求,对现有体制更没有挑战的意思。

“西方敌对媒体”《扭腰时报》曾把膜蛤解读为对现领导人不满,但我认为,这是一派胡言,给蛤丝泼脏水。

就我了解的蛤丝来看,这只不过是一群有意思的年轻人,富有娱乐精神,非常有趣,只不过“偶像”比较特别而已。

如果说他们有什么追求,那也是追求一个更开放更有活力的国家、追求更有逼格的艺术姿势。

这样一个群体,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不都是一股健康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