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会结束后,中国在金牌榜的排名落到了第三,人们意外的发现英国居然到了金牌榜第二。

640

各路媒体探究英国的秘诀,发现英国原来也搞“”,正是凭借引入“”,英国人迅速崛起,占据了金牌榜第二的位置。很多人发现,原来英美日和几个体育强国都搞“”,于是很多人开始呼吁,我们不但要坚持搞举国体制,还要大搞举国体制。

知乎上还有一篇奇文《我以前也恨极了举国体制》,文章里一副痛心疾首状,更把反“举国体制”称为“中产阶级的口味和利益”,是“中产阶级的政治正确。”

文章提到了女子举重75公斤以上级冠军孟苏平和几位家庭贫困的运动员,把他们的人生轨迹视为“举国体制”优越性的体现。

那么我们就先来看看孟苏平。

640

孟苏平是安徽人,她老家所在的安徽省,每万人体育场地数为8.82个,人均公共体育场地面积为1.15平方米,远低于全国的人均公共体育场地面积1.46平方米。而这个所谓的体育场地,是包括小区健身设施和大妈们常去的公共广场的,而在这可怜的人均1.15平方米的体育场所中,教育系统管理的体育场地 个数占61.25%;场地面积占72.04%,而我们知道,由于校园安全的因素,大多数校园体育场所是不向社会开放的,也就是说,安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可能要打个对折都不过分,安徽的人民一起运动,大概连广场舞都踢不了,只能踢毽子。

而中国人均1.46平方米的人均公共体育场地面积也并不高,美国人均公共体育场地面积是16平方米,日本是19平方米,即使按照国务院的规划,到2025年,也就是约十年后,我们规划人均公共体育场地面积的目标是多少呢,是可怜的2平方米,是美国现在的1/8,日本的1/9。

这还是中产阶级的口味和利益吗?这还是中产阶级小清新的无病呻吟吗?这明明是所有人民的体育基本需求都无法满足。

在这样的体育基础之上,中国人民对于奥运也只有看的份,放下了手里的遥控器,中国人民根本无处去参与体育锻炼。2014年中国16周岁以上城乡居民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只有8.9%,而美国“积极参加体育锻炼”的人口比例是49%,中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标准是每周三次,每次30分钟以上的中等强度运动,美国积极参加体育锻炼的标准则是每周五次。

640GZHWQDRE

中国人不是不想进行体育锻炼,事实上,中国人不参与体育锻炼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缺乏体育设施”,体育设施的缺乏已经限制了中国成为体育强国。

中国只是在金牌榜滑到第三就开始要造势重新捡回举国体制了,可中国的体育设施如此之少,是不是要用举国体制来提升一下呢?

“举国体制”确实立竿见影,但也只能让你的金牌榜好看一些。世界杯预选赛备战在即,中国足协给国足,单场赢球奖300万出线奖6000万,如果能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奖金高达1.5亿元。

这样的举国体制真的会出成绩吗?被中国足球伤了很多年心的球迷恐怕并不会这么看。为何?因为一个国家足球实力依赖于足球人口基础。中国的足球人口究竟有多少?足球人口仅为25000人多一点。

即使你向“举国体制”投入再多钱,如果没有庞大的体育人口,最终也会无才可选?如果广大民众没有条件参加体育锻炼,足球这个热门项目的今天,恐怕就是奥运会那些夺金的冷门项目的明天。

2平方米的人均公共体育场所面积承载不起中国体育强国梦,广场舞和踢毽子也承担不起一个14亿人口大国的强化国民体质的规划。

中国与世界几个欧美强国相比,根本就是体育乞丐,而奥运会,就是中国这个体育乞丐与龙王比宝的舞台,用本应该改善全民体质的资金,培养出来几个幸运儿,这样的胜利有什么骄傲呢?

龙清泉孟苏平都出身贫寒,有人把孟苏平、龙清泉的成功视为举国体制对底层命运的改变,是突破阶层板结的途径,是寒门出了贵子。

可持这种观点的人有没有想过,一个孟苏平、一个龙清泉的存在,是对更多孟苏平、龙清泉式的寒门子弟提升身体素质机会的剥夺。

由于中国行政体制的特性,中国的体育资源是高度向中心城市和省会城市倾斜的,1.46平方米的人均体育场所面积,并不是平均分配到国人头上,在经济落后地区,大量孟苏平一样的贫寒子弟,可能连0.5平方米都不到。

到底是给一二体育天才一个飞升之路更有利于平等,还是给普罗大众多提升1平方米的公共体育场所面积更有利于平等?

“举国体制”是真的想给孟苏平一个上升台阶,还是豢养一个玩物来炫耀政绩,不是很一目了然吗?

所以孟苏平们当然应该下跪感谢领导,甚至他们八辈祖宗都该下跪感谢领导,感谢组织,感谢体制,因为只有这样的体制,才能在公众体育资源急缺的情况下,优先供给他们。

640JWGU7PSY

孟苏平向领导下跪

我无意于针对出身贫寒的体育天才,只是举国体制这种模式不改变,他们也不过是各级领导用来装点门面的吉祥物。我们更不要忘了,在这种“举国体制”中获利的,还有一个一句汉语也不会说的华天小王子,难道说,资助这个中国和英国双料贵族参加奥运会,也是为了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

640HQSQI8Q2

所以不要再说英国人的举国体制了,如果说英美日的举国体制,是在普惠大众的基础上对少数体育天才进行扶持,这本是锦上添花的好事,无伤大雅,更像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人配上了一条爱马仕腰带,而中国现在的举国体制,是一个还买不起裤子的人系上了一条爱马仕腰带,这是露淫癖。

光天化日之下,还是要先穿上裤子,藏起你的小鸡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