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D|张洵:以国家队应战国外的个体户

2016里约奥运会首金诞生。美国19岁的大学生塔拉谢尔战胜曾经力夺奥运金牌的中国双姝,获得10米气步枪决赛第一,得到本届赛事首枚金牌。这是对“倾举国财力,结党国欢心”的丑陋体制和价值观的莫大讽刺。

动用国家机器,倾尽世界GDP排名第二王土的财力物力人力,从世界第一大人口基数中选拔上来的优秀人才,组织成庞大的团队,来与他国一个个的个体竞争。一边是天天由纳税人供养,不愁吃喝只知道扣动扳机的子弹发射机器人;一边是既要学习、又要练习,同时还要自掏腰包的大学生。一边是把金牌当偶像,没日没夜苦练十几年就想得第一,甚至献上自己青春的健将;一边是刚练射击没几年,同时拥有丰富人生的稚气邻家小妞。你就是得了金牌,脸上就有光了?中国人就被世界尊重了?而今天,你输掉了金牌,岂不更是全球的笑柄?

奥运精神是什么?难道就是一个拿第一?奥运会一过,还有多少人记住了那些冠军的姓名?但是,人们记住了,当希特勒想通过奥运来宣传日耳曼至上的邪恶思想时,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以男子100米、200米,跳远和4×100米接力这四项冠军的成绩,抽了纳粹一个响亮的耳光。

1924年巴黎奥运会,英国选手埃里克·里德尔作为虔诚的基督徒,严守圣经的十诫,拒绝在星期日参加他最擅长的100米决赛,失去取得冠军的机会,却在随后他不擅长的400米比赛中夺魁。后来,他来到中国,传教、救助,最后放弃出狱的机会,死在日本设在潍坊的监狱里。人们记住了他,好莱坞根据他的故事,拍摄了《带火的战车》。

人类的进步和竞争的胜利,如果只是在在体力和物质方面,却没有任何精神的和道义的元素,那与丛林里的禽兽有何区别?如果一个大国以赤裸裸的单纯追求金牌的目的去竞争,那么你取得每一块金牌,人类就是向野蛮倒退一步。

有句俗话:什么东西到中国人那里都变味儿。中国为了满足统治者的面子和广大臣民的民族主义的虚荣心,已经在国际上走的太远了:从澳元到G20,无不如此。这样争来的第一,不会得到世界上任何正常人最起码的尊重。这样急不可耐的暴发户心态所得到鄙视,要远胜于比赛胜利所带来的尊重。

作为华人,我乐见中国人获得金牌,越多越好,我越自豪。但是,当你采用丛林式心态和不正当手段时,获得再多金牌,也会得到全世界的轻蔑,那你的民族自豪感有何而来呢?如果作为华人,你对这样变态的丛林法则还毫不感到羞耻,反倒对由此得来的金牌而兴奋、自豪,你是不是在向世界证明你的智力低下不懂什么是廉耻,还是价值观变态,把丢人当作荣耀?

以国家队应战国外的个体户,是天朝既定的国策,也是老祖宗遗留下来的“田忌赛马”这样的投机取巧破坏规则的精神“瑰宝”。本质上和长期来讲,这样的手法不仅不会给中华民族带来任何自豪感,反倒成为毒害我们的心灵,让这个民族的个体永远在毒害下处于“病夫”状态。

爱国贼又要质问我了:“你到底还是不是中国人?”我倒是想反问:“你们既然爱国,为什么总是在中国被世界耻笑的时候才为祖国自豪呢?”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Windows版Mac版安卓手机版

2016年8月17日, 11:28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