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习总关于废除汉字“农”和“衣”的意见

习总日记(2016,9,12)

2016年9月12日习总心情指数:-8。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小坏,-1。

小坏理由:据情报,正恩准备再爆一个弹。

自从9月3日宽衣之后,我一直在琢磨是不是到了对汉字进行整改的时候了。十八大之后,整干部整党,整军队整网络,整死磕律师整维权人士,整经济整书名,整容整衣之后,该轮到整文化了?

我是一个典型的学历低但知识特别渊博之人,再加上脑子灵光性格刚强,敢挑历史重担。中华民族复兴已经说了很多年,民族复兴既包括经济复兴,有钱,也包括文化复兴,有才。一个民族,有钱也有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兴。光有钱没有才只能是一个暴发户,会被人看不起。

那么文化复兴从何处着手?我看从汉字着手,改革汉字。汉字改革历史悠久,汉字演变的历史也是汉字改革的历史。从秦的篆到汉的隶,从唐楷到宋体,两千年汉字变化遵循着一个明显的规律,即由繁易简。从上世纪初废汉字的呼声骤起,到1956年《汉字简化方案》公布,其中参杂了浓浓的政治因素。好在电脑的发明应用,终于从根本上挽救汉字于灭顶之灾。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汉字也时时刻刻地发生着也需要发生一些变化,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

譬如“干部”二字。经研究发现,当前普遍存在的领导干部通奸式腐败,与“干部”二字密切相关。干,通奸运动最主要比赛项目就是一个字,干。部,含部下的意思。领导干部的通奸对象一般都是比自己级别低的部下或曰民众。因此,干部一词自诞生以来使用以来七里八拐地有意无意暗示着怂恿着挤兑着领导们有空没空干部下。而且据考证,干部二字来源于日文,而日本正是世界上通奸最流行的民族。我想,如果把干部二字废除或者用其他汉字取代,通奸现象可能会显著减少。我建议,干脆把“干部”二字还给日本人,完全从汉字里开除出去。中国人要有骨气,中国人要使用自己的汉字,拒绝使用日字。

第二个要整顿的字是“农”字。中国农民之苦举世罕见,农民若要摆脱世世代代二等人的社会地位,唯有从汉字中把“农”字干净彻底消灭,才能获得新生,才能实现公平公正的地位和待遇。譬如“农民”一律改成居民,农业改成居业,农家女改成居家女,多美啊!

让“通商宽农”见鬼去吧!欧耶!

第三个要双规的字当然是“衣”了。老实说现在我一看到“衣”就头痛,甚至连看见发音与衣相同的字都觉得恶心。我们古人用的“衫”字多好啊。譬如宽衫,褪罗衫,多么优美含蓄的意境。什么“一衣带水”,像两个人穿一条裤子一样,恶心死了。一衫带水才有诗意。还有“衣服”,多此一举嘛,服就是衣,何必有服又有衣?衫服或者服衫才好听顺口。运动服、运动衫比运动衣有文化多了。

今天暂时只提三个词,干部,农,衣。建议废除这三个词。领导干部一律改成领导,省时省力。用“居”取代“农”。用“衫”和“服”取代“衣”。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9月13日, 10:24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