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 口炮党与公知们又打起来了

习总日记(2016,9,26)

2016年9月26日习总心情指数:-6。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体制内权斗,体制外口斗,各忙各的。

女儿说爹爹我带你看戏去。

我问看什么戏?是江青的样板戏,还是你妈妈的新样板戏《白毛女》?

女儿回答说是看口炮与公知打架。

我说不去。

女儿说你敢不去?

我说你既然威胁我哪咱就去吧。

到了戏院大幕正拉开,随着锣鼓敲响,踏着鼓点儿上来两人,一自称口炮,另一自称公知。

口炮说:“,好久没打架了,嘴痒,有兴趣打一架不?”

公知回答道:“口炮,你嘴痒,俺喉咙痒。不过事先得说清楚了,打架可以,规矩不能破,君子动口不动手。”

口炮说:“时代在前进,我们也得跟着进步。老规矩两千年了,也该改改了。”

公知道:“怎么改?”

口炮说:“动手不动口。”

猩红大幕“咯吱咯吱”拉上,白色大屏幕“哗啦啦”落下,屏幕里口炮和公知一人一台电脑,“噼噼啪啪”动手打字。

口炮打字:咱开始吧。

公知打字:好的。

我气愤地站起来要走,对女儿说:“这哪是看戏,糊弄人嘛。”

女儿把我拉回座位,说:“有啥区别?都是台词。演员念的是台词,演员打字也是台词,内容才重要,而表演方式是次要的。而且,演员用打字方式表演是一种新的尝试,中国独创,你应该支持才对。譬如我们读小说读剧本,虽然没有演员念台词,我们也能享受小说或剧本给我们带来的感受和启发。你出国背的那些书单不正是在农村插队时读书得来的吗?”

我只好乖乖地坐在中国大剧院与几百位观众一起傻逼一起瞪大眼睛读大屏幕上的对话。

口炮打字:口炮与公知多年来的争论其实就好比是,在中共专制体制,中国知识分子的两条路线斗争。

公知打字:同意。我们所争论焦点是,到底是应该携手共进,还是互相指责埋怨。

口炮打字:不对。我们所关心的是,相对你方我方而言,哪条道路更有价值?而不是一味指责你们、指责你们、指责你们。

公知打字:我方认为,搁置对政权合法性的追问,从事思想启蒙,价值未必就在反对和抗争之下。采用去政治、去对抗的方式推动转型,可能更有效,也更好。

口炮打字:你们这么做实际也是就放弃反对和抗争的基本立场,退回书斋。

公知打字:反对。知识分子运用从事知识和文化的合理性,具有长期启蒙的价值。

口炮打字:更为勇敢的知识分子,他们更有价值,更值得追随,更值得提倡,并由此形成了一种价值理念。

我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去,走到大屏幕前。大家看习总亲临剧场,不约而同激动鼓掌。

在剧场工作人员的搀扶下我走上舞台,拿起话筒,参加演出。当然演我自己本人。

我说:“口炮,公知,都是中华民族的知识分子,都是社会精英。虽然漂泊流浪在体制外,或在体制内混吃等死,但是你们的一颗赤诚之心,我还是能够感受到。所以我以为,无论是主张反对、抗争,还是主张启蒙、改良,都是爱国者。只有你们还对中华民族对祖国保有一份忠诚,你们就是我党的同路人。”

扮演口炮的演员说:“请习总见谅。我既然扮演口炮,哪就站在口炮的立场替口炮们说几句。”

我示意批准。

扮演口炮的演员说:“我们口炮党坚决反对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的未来,唯有自由民主才能救中国。要实现自由民主,只有推翻中共统治为前提。中共在,便没有实现自由民主的可能。”

公知演员说:“既然我扮演公知,哪就站在公知的立场回应口炮的说辞。习总所提倡的依法治国路线图,中共所制定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还有中国核心价值观,都包括了民主、自由的理念。这些都证明了中共目前虽然执行的是一党专制体制,甚至有人说习总有个人独裁的倾向。但我们公知认为,只要假以时日,民主自由就一定会实现。”

我带领大家热烈鼓掌:“说得好。世界上没有永远不变的事物,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我们党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开明进步的领导人,也有保守顽固的同志。谁能保证党内不再出一个胡耀邦赵紫阳?谁又能保证我习近平一觉醒来大彻大悟?同志们哪,别忘了有句话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当年蒋经国一早醒来宣布取消党禁开放言论自由,我为何不可以有样学样?有人说我若能开放党禁实现言论自由,领导中共和平转型推进中国实现民主,一定能成为世纪伟人,一定能得诺贝尔和平奖。伟人,和平奖,多么大的诱惑啊,难道我不动心吗?难道我会眼睁睁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吗?难道我不想万世流芳吗?大家知道我这个总书记,连任两届也不过十年,再做六年也就到头了。而且十八大以来,辛辛苦苦任劳任怨,为党为国忙里忙外,好处没有得罪人倒是不少。外出访问总要备点薄礼吧,被人骂大撒币。在国内接待来宾,被人骂劳民伤财。其中的难处委屈和辛苦没人知道,还要时刻提防着党内同志背后打黑枪。

至于民主体制的好处我怎么会不知道?当然知道。就连毛主席搞独裁的毛主席早在延安时期就大力提倡多党制推崇西方民主制度。所以啊,口炮和公知们,请你们再耐心等几年,等到我任期最后一年,那时集权集得差不多了,蛤蟆也死了,党内没人能够管得了我了,我大权在握一言九鼎想干啥就干啥的时候,宣布共产党转型,开放党禁实现民主选举。弄个伟人当当,弄个国父做做。好不好啊?你们呢,念我的好感我的恩,行举手之劳选我做开国总统。诸位意下如何?”

扮演口炮的演员说:“我们口炮根本不相信共产党会和平转型。你骗不了我们。”

扮演公知的演员说:“我们公知相信只有在民众提高觉悟提高民主意识的基础上,中国才能真正实现民主。”

我很生气,因为他们一点也不领我的情:“那好,我继续做我的总书记,你们继续撕逼。”

扮演口炮和扮演公知的演员齐声道:“真理越辩越明。”

我愤而退下,离开剧场。

身后又响起锣鼓声。

我自言自语道:“没有我你们还能演什么?”

我女儿不满道:“爹爹你也太霸道了点。你掌控党和国家大权,人家知识分子自己人分两派拌嘴吵架,那么小的自由也不给吗?”

女儿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哄她道:“好,爹爹听你的,让他们吵由他们辩,爹爹不干涉。”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9月25日, 10:01 下午
编辑:
分类: 中国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