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2016,9,1)

2016年9月1日习总心情指数:-5。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接受记者采访时心情必须平静才不会出错。

8月30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七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我强调,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施工高峰期,是落实改革任务的攻坚期,抓谋划、抓统筹、抓落实的任务依然艰巨繁重。要按照既定的时间表、路线图,更加注重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更加有针对性解决各领域各层面各环节的矛盾和问题,强化基础支撑,注重系统集成,完善工作机制,严格督察落实,不断提高改革精准化、精细化水平,坚定不移把全面深化改革推向前进。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副组长李克强、刘云山、张高丽出席会议。

G20峰会前夕习总接受美国记者采访

记者:尊敬的习近平先生,你好,感谢你在G20峰会之前接受我的采访。我是美国《纽约日报》的记者默罕默德梦露,问题会很尖锐,可能让你下不了台。

习总:那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下不了台那就不下台,再做10年。

记者:我希望你能回答所有目前大家关心的问题,行吗?

习总:我尽力吧。但若问题太白痴的话,回答也不得不白痴。请你原谅。

记者:为什么你一上台就掀起反腐运动,是为巩固地位吗?

习总:从1982年算起至2012年,正好30年。中国老祖宗教导我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意思是,前30年放任贪腐,必然导致后30年强烈反腐。我所做的,正是根据老祖宗的指示办事,根据社会规律办事。再者,牲口养肥了,到了进屠宰场的时候。那是另外一种社会规律,运作政治手段通过变革进行财富的重新分配。至于你说的巩固地位的问题,我的回答是,就像女人爱漂亮,当权者巩固自己的地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记者:反腐是有利于中共执政,还是对中共的执政有害?

习总:改开后30年期间领导干部逐渐发生发展起来的贪污腐败,无论其广度深度和严重程度,可称得上史无前例触目惊心数额极大,已经到了非霹雳手段不可的地步了。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若任由如此严重的贪腐继续进行下去,最终必然会导致亡党亡国!

记者:可有消息说,像习总你一样出身的红色革命家族,他们贪腐巨大却安然无恙。你作何解释?

习总:反腐有雷区,我承认。虽贵为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很多小组的小组长,我也有力所能及,和力所不能及的问题。有人计算过,自十八大之算起,三年来我的反腐成绩超过过去30年的总和。就是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加起来落马的大老虎,指副省部级和副省部级以上的官员,都没有三年来打的多。在我的权力和威望没有达某种程度之前,是不会去碰这个雷区的。

记者:习总你所说的某种程度,是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指拥有毛泽东或者邓小平的那种地位和威望?

习总:邓小平同志只有决定权,还有人有否决权。他的决定是可以被另外的力量否定的。

记者:刚才你提到听说亡党亡国,不少党的干部很高兴,是吗?

习总:作为一个党员,和党的最高领导人,我有责任挽救党于危难之中。我们的领导干部当中,的确有一些正如你所指的,他们是改开30年这段特殊历史的最大受益者,也就是所谓的既得利益集团。只要党还在,党组织就有可能对他们的财产和罪行作出决议或者判决,即使逃到天涯海角,都有可能被通缉被遣返。因为你知道,贪污是一种危害社会的刑事罪,为国际社会所不齿。他们度日如年惶惶不安。但如果中国发生亡党亡国,他们的非法贪污所得或许假以时日,或通过收买新的专权者以避免追讨,则成为合法财产。

记者:有媒体认为,你所领导的反腐运动的实质是权力斗争。你同意吗?

习总:从一方面看,反腐当然是权力斗争。是支持贪腐者与反对贪腐者的权力斗争。譬如周永康,作为前政治局常委虽然已经退休,但循常规在党的重大问题上他还是有发言权的,那么作为本身是一个大老虎,他当然会保护贪腐官员阻碍和反对反腐运动的进行。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与他们的权力斗争不能看作争权夺利,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这里要强调的是:权力斗争不是反腐的目的,是反腐的手段,是反腐的过程。

记者:对不起,有人不相信这话,他们说你借反腐扩张自己的权力,是集权。

习总:首先我要反问秉持这种观点的人,你们是反对我反贪腐还是反对我集权?我的权力是谁赋予的?党的十八大选举我担任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第十二届全国人大选举我担任国家主席,已经集三权于一身,还要集什么权?再者,手中没有权力,我如何发起和推动反腐运动?所以,指责我集权的人,本质是反对我反腐。以指责集权为幌子反对反腐。

记者:有人认为,你不但集权还搞个人崇拜,最终目的是为了实现个人独裁。

习总:这是一个白痴问题。我刚才说了,凡遇到白痴问题,就同样用白痴来回答。指责我集权指责我搞个人崇拜,还有那么一点说得过去。因为的确我们党的媒体,报道宣传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是他的职责所在,以前宣传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现在宣传我。如果因此要往集权和个人崇拜上扯,我也没办法。我的访问视察参观,我的主持会议时的大头照总是在头条总是最大在最醒目的地方,这也是我的错?真是幼稚可笑。

至于指责我什么最终目的什么什么的,更是荒诞不经凭空诬陷。对此类指责没必要进行解释澄清。按照我党的章程和党的条例,总书记十年任期,届满退休让位。除非哪一天我们废除了集体领导制度,废除了任期制,到那时再来指责我搞独裁也不迟嘛。

记者:那时就晚啦!

习总:呵呵。现在早啦。

记者:你们靠运动而不是靠制度反腐,这种反腐是不能持久的。

习总:我刚才说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改开三十年贪腐三十年了,反腐才刚刚开始三年,还有二十多年的路要走。至于你所说的制度性反腐,我们正在建立,那得需要时间。现在的情况必须进行运动性反腐。重病还得下重药。等到情况有了大幅度改善后,可转为以制度性反腐为主,用党规和法规来约束管理我们的领导干部。

记者:听说政治局无法通过有关公布官员财产决议。有这回事吗?

习总:嗯,有。你看,既指责我运动性反腐要我进行制度性反腐,又不让我通过公布官员财产等那些制度性反腐所必须具备的法规法律。可见,指责我是真,反对反腐是真。北京2015年已开始试行官员财产申报。但报上来的都是假数据,我们也能难花大力气进行审核。他把财产都分散了隐藏了,成了清官。原本建立房产登记和全国联网是对付官员隐匿财产的有效措施,可遇到强烈抵制。利益集团联手普通城市居民一起抵制。由此可见,普通市民手脚也不干净,也怕露富啊。

记者:有人说,反腐造成了经济形势恶化,百姓怨声载道。

习总:经济自有其运行规律,不是反腐所能左右的。我上任时,面临二大雷区,上面提到的反腐是第一大雷区,经济是第二大雷区。多年来,靠政府投资拉动的资源密集型增长模式暴露其严重弊端,权力集中,产能过剩,结构不合理,环境污染严重等。“结构调整,深化改革”叫了很多年,一直没有真正进行,因为那是一个更大雷区,牵涉到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政府投资型经济,通常我们称为铁公基的经济增长模式,其中政府与经济的关系好像吸毒者与毒品的关系。毒瘾上来了必须吸毒,否则经济就往下走。怎么办,政府只好再来一波投资以维持经济。政府资金就是毒品,经济就是吸毒者。

记者:按习主席的意思,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就是中国经济的毒品和吸毒工具?

习总:可以这么说。

记者:你上任三年多来,除了反腐败、军队改造、频繁出访、南海造填海造岛等成绩外,有没有其他不尽人意的地方?

习总:首先是国家统一方面,只有倒退没有进步。我指的是目前台湾的政治形势。民进党上台对统一大业非常不利。其次是中日因为钓鱼岛主权问题,影响了两国间的经济贸易发展和政府民间的文化交流。还有因为南海岛屿主权争端,我们与一些国家的关系也很微妙。

记者:难道你对中国的经济前景一点都不担心?

习总:表面上人民币下行压力逐步增大,三十年经济发展成果可能因货币贬值而缩水。央企国企的产能过剩利润锐减也会给银行造成压力和损失,国有银行倒闭的征兆也开始浮现。二级金融市场的融资环境也朝坏的方向发展。已经发生不良金融企业的倒闭和亏损使得民间投资人血本无归,给社会稳定投下阴影。人民群众的环保意识增强也给地方政府的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障碍。譬如大家已有耳闻的连云港民众反对核废料处理厂事件,等等。经济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但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记者:习主席认为有比经济问题更大的问题?

习总:我们的国家与你们的国家不同。你们的国家可能经济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而我们国家政权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经济差,大不了吃的差一些。政权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记者:广泛流传的说法是,经济差可能导致民怨而危及政权。

习总:那是骗傻子的。中国的毛泽东时代,经济最差但政权最稳。今天的北朝鲜也是如此。虽然有个别民众和官员逃亡寻求政治避难,但与金氏政权稳固与否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北朝鲜民众和官员不可能发生像北非穆斯林难民一样的大规模逃难。

记者:如果中国经济一直往下走,会发生什么?

习总:我们的国门是打开的。想走的请走,没有人拦着你。我倒是希望中国13亿人民走掉10亿,这样我们共产党政权非但不会亡,反而会越来越稳固。

记者:怎么说?

习总:对付13亿难,对付3亿易。对党和国家不满的人,请走请快走。有能力在海外赚大钱的,请走请快走。有思想有能力有头脑的都走了,对一个国家的政权来说,是更稳固还是相反,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说明吗?

记者:真服了你。前任给你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你抱怨吗?

习总: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应该朝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不是抱怨而是行动。

记者:你上任后,加强了网络管控,钳制言论自由,这不违反你自己说的“讲真话说实情”吗?

习总:不,这是另外一种非战争的战争手段,类似于冷战手段。国与国的战争从来就不限于真刀真枪。金融战,意识形态战,和平时期尤为激烈。网络的兴起,成为一些国家颠覆另一些国家的利器。别否认你们美国没有出钱出力介入了别国的颜色革命。既然是战争,兵不厌诈,你们当然可以使用造谣、污蔑、煽动、策反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既然是战争,双方就会过招,你进攻,我防守。你造谣污蔑,输入颜色革命,我针锋相对,严加控制,因为谣言重复百遍,就成了真理。

战争正在进行,只是没有硝烟。我们不允许中国发生颜色革命,因为最终倒霉的是中国的老百姓。加强网络管制,是因为民众辨别认识能力差,容易轻信谣言。腐败肆虐这么多年,导致政府公信力缺失,民心丧失。许多民众宁愿相信谣言也不愿意相信党和政府。这是我们的弱点,你们正针对我们的弱点进攻,我们必须在薄弱处重兵防守。

记者:你相信“帝国主义阴谋论”吗?

习总:阴谋也好阳谋也好,美国竭尽全力地遏止中国崛起是不争的事实。美国以美元霸权为基础,通过金融手段不断掠夺别国财富的“战争”从未停止过,美国通过输出意识形态颠覆别国的政权的“战争”也从未停止过。中国作为一个可能在不远将来威胁到美国全球霸权的国家,美国对我有没有阴谋或阳谋,你自己应该可以回答。

记者:一些人对你的外交提出严厉批评,说你过于冒进,四面树敌。

习总:贵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在我上任前就提出了。在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上我们隐忍了很多年,别人反而得寸进尺欺我太甚。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的关键是贵国而不是中国。我所做的只是为了中国的国家利益实事求是据理力争而已。

记者:别人都为自己和为家庭留了后路,你却让自己的子女回国,这不是断了后路?

习总:确切的说,是中央领导人的子女都回国了。一个人有了退路,做事就会三心二意。没了退路,才能勇往直前。唯有破釜沉舟才能成功。

记者:你难道没想过,反腐三年,一定得罪了不少人。譬如发表公开信要求你辞职下台。是不是到了见好就收,适可而止的时候?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习总:既然上了战场,就得准备马革裹尸还。家庭想顾也顾不上了。不反腐就会亡党亡国,没有国哪有家?看看叙利亚,民众没有了国,成了难民,有哪个国家真心愿意收留他们?请问,难民营是家吗?

记者:有人说你是唐吉可德,也有人说你是普罗米修斯。你是哪一个?

习总:我比较喜欢中国的神话“夸父追日”和“精卫填海”。一个死在追求光明的路上,一个用微薄之力去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有人说你是中国唯一的一个共产主义信仰者,你怎么看?

习总:如果我说我们绝大多数党员都是共产主义信徒,你一定会说我在说假话。我们党内确实有一批同我一样坚持自己的信念,坚定不移为自己的信念而奋斗的同志,这也是我充满信心的原因。中国崩溃论说了很多年,今后也不会停止。但我和同志们对中国充满信心。

(注:此文根据网络流传的“习总接受美国记者采访”一文改编。)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敏感新闻分析评论,敬请订阅,请发任意内容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