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庆律师:捍卫律师权益大群野史——给一个微信群的悼词

捍卫律师权益大群被封了。

搁在当下,要说你很愤怒,显得过于矫情,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但无奈还是有点。

这个群我还是蛮有感情。因为这个群的群名就是我起的。我也是最早的入驻者之一。

这个群成立的很有偶然性,它更像一次集体哗变的结果。本群最初的成员当时都在程海律师的捍卫律师权益群里,对老程的专断作风不满久矣,当时老程很傲娇,像个喜怒无常的君主,某一天,突然专断昏聩的又一次无正当理由就移除几个律师,我们俯首苦谏要他收回成命,但他固执己见,我们就威胁这老头要另起炉灶,程皇不为所动。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于是,钟锦化先建了一个群,后庞坤又建了现在被封的这个。几乎一夜间就翻身做了主人。

我提议这个群名原因有二,一是想故意逗程老头生气,二是表明一种渊源。刚开始老程有点生气,还扬言要起诉本群侵权。当然我们都知道他也就说说而已,本质上他是我辈中人。一段时间,我们遥遵程皇为本群名誉群主,希望他能过来咸与维新。但老程清流作风依然,对我们这些乱臣贼子一个都不宽恕,坚壁清野,关起门来过起小国寡民的原生态生活,在群里他仍然是专制逍遥的君主。但听说也在进化,已经过渡到开明专制阶段。

但距离我们大群,还差了两个身位,我们进化的更快。最初的哗变,更像是一次五月花的出走。

我们不忘初心,建群之初就约定以民主的方式管理群,为限制群主权力,设执行人角色,群主不参与实际管理。从一开始,就是虚君共和的雏形。

当时群主是庞锟,执行人是庆方,草创阶段,有些制度没有建立,历史的看,执行人在此阶段权力比较大,权力制衡体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姑且称之为“庆方训政”吧。

6个月之后,本群举行了执行人和仲裁员的民主选举,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认真投票,认真拜票,尽管是在河蚌肚里做道场自娱自乐,但玩的亦不亦乐乎。

本群一举跨入宪政运行阶段。群大会、执行人、仲裁庭分权制衡体制正式建立起来,我本人也以最高票当选首届民选仲裁员。王海军被选为本群CEO即执行人,当然你也可以把他理解成一个群总统啥的。而我们仲裁庭相当于米国的最高法院,一审终审,而且通过几个案例,我们仲裁庭很有野心的自我赋予了司法审查的功能,总之好玩的很。

宪政好玩,但是维护的成本比较高,需要耐心,需要博弈和妥协,其间也经历了几次宪政危机但都化险为夷,权力过度越来越制度化。

游戏难度的级别在提高,群友作为游戏参与者的段位也越来越高。这个群越来越显得卓尔不群。

有群友将群民主选举的过程写了文章,瞬间刷遍朋友圈。别群的群友唏嘘惊讶赞叹者不乏其人。

这选举就像烟花的燃放,以一种无比璀璨的方式向世人昭示一些东西,驳斥一些无耻的谰言,这些谰言曾长久加诸于我们这个族群。说我们素质底下,我们无法自我管理。

这选举给群带来荣耀和知名度,也带来了预料中的风险。

当然风险不仅来自于选举,本群的新群友进群需要引荐人介绍,需要五人附议,能进来的都多少有点理想主义,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起码非律届勾兑之徒。具有成为理念共同体的可能,因此它更像是维权律师、死磕律师、良知律师的孵化基地。群友之间相互砥砺,在捍卫律师正当权益方面,它的确承担了一个凝聚平台的作用:律师联署发声、后方支援,甚至从线上走到线下成为好友。

这一切让对公民结社极端敏感的公权如鲠在喉。即便我们讳莫如深不去承认,假装不解风情的说一个小小的微信群对你们完全无害而无辜,因此你们应该容忍我们。

算了吧,别再自欺欺人,人家抑制的不是现实的力量,而是成长的力量。三司已经联合发文,微信明天将作为呈堂证供。

我们是否从此该道路以目?

据说一只猫有九条命,本群不知能否重生,重生能否还聚拢起昔日的人气,如果不能或者放弃它的初心,它的美丽与哀愁终将日渐凋零,重生又能如何,届时成为辉煌不再的传说,一次前所未有的绝响或许才是对它最好的纪念。

是为祭。

Post-lawyer书庆

2016年9月22日午夜

文/书庆律师(简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