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那是一所绝对牛逼的学校,绝大数中国人终其一生,对它都只能仰视。清华大学的校长更是牛逼中的战斗机,我等凡人连仰视的资格都没有。然而,清华大学校长却干过一件丢人现眼的事情,让人不免生出“牛逼中的战斗机”也不过如此的感叹。

那是2005年5月11日,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应邀在清华大学发表激情演讲,回答清华学子的提问,两次提到人文,其情殷殷,其辞切切。反观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却畏畏缩缩,没有中国第一学府掌门人的学术气质。在互赠礼品环节,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的是一幅小篆书法,内容是黄遵宪的诗《赠梁任父同年》:

“寸寸河山寸寸金,

瓠离分裂力谁任?

杜鹃再拜忧天泪,

精卫无穷填海心!”

颔联首字读作“kua”,上声,分离、割裂之意。诗的前两句描述了中国前所未有的民族危机,后两句表示要像精卫填海一样,担负起救国的大任。在念这首诗时,清华校长一字一顿,磕磕巴巴,念到“瓠离分裂力谁任”时,就被“瓠”字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哄堂大笑,场面相当尴尬。

不仅如此,在主持过程中,顾秉林还结结巴巴,几次中断修正,到了最后更是洋相出尽,把向宋楚瑜赠送礼物说成“捐赠”礼物,现场一片嘘声。此情此景,让直播机前的亿万电视观众也感到震惊和失望。要知道台湾也有清华大学,也在那里看着呢。

然而,清华的表演还没有结束。当晚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在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宋楚瑜大陆行》节目中侃侃而谈,大出风头,让我们大吃一惊。当介绍到《寸寸河山寸寸金》书法礼品的时候,他胸有成竹地说:“这是某某人所书写的‘小隶’。”

哇塞,一种新的书体诞生了,中国从来只有小篆,何曾有过小隶?紧接着,刘教授又即兴朗诵了《寸寸河山》全诗,遗憾的是刘教授没有看过直播,当读到“瓠离分裂”的时候,他再次壮烈牺牲,把它们读成:“瓜离分裂。”

清华历来人文荟萃,国学大师,文坛巨匠不乏其人。不知王国维、陈寅恪等大师,九泉之下,作何感想?

当然,名校校长丢人现眼的不只顾秉林一人,像人大校长纪宝成的“七月流火”,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把“黉宫立东南”错念成了“皇宫立东南”,等等不一而足。今天我们只谈清华大学,其他校长的事情下来再扯。

0

俗话说:有什么样的老师,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堂堂校长尚且如此,其学生是什么样的水平就可想而知。最近,清华大学一个姓包的学生会主席,在一次重要的国际学术交流会上,当着中外嘉宾的面,公然将“轻关易道,”,念成“轻关易道,”,一时间举国哗然。不仅如此,他在宴会中还侃侃而谈,说自已读过很多关于杭州的书,啪啪啪地背了一大堆书名,其中一本是《新白娘子传奇》。我靠!《新白娘子传奇》是90年代一部电视剧的名字好不好?难道你是一边宽衣,一边读的这本传奇?“轻关易道,”一语,出自《国语·晋语四》,轻关,轻关税,减少通关税收;易道,除盗匪,整饬交通道路;通商,促贸易,互通有无;宽农,放宽农政。至于宽衣嘛,看过爱情动作片的老司机们自然心礼神会,老夫就不再解释了。

昨天“宽衣”刷屏,我的朋友欧阳不二做了一首《面朝大海,宽衣解带》,真是笑傲古今的好诗,特别偷来献给各位:

从今天起

做一个宽衣解带的人

关心旗袍

还有内衣

奥巴马

默克尔

还有普京

我也为你们祝福

愿你们福如东海

寿比南山

我只愿面朝大海

宽衣解带

9月1日,《慈善法》正式生效,据说网络募捐违法。对此恶法,本人郑重申明:不承认、不接受、不配合。我不募捐,万水千山总是情,给个一块两块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