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再见 石无忌惮

宋石男3

2016年9月30日,我的音频专栏《石无忌惮》被整体下线,享年1岁零6个月,250多期,累计收听上千万人次。同遭封杀的还有老友赵楚的音频专栏《赵楚军事战略》。应当还有更多时政类音频节目共此厄运。

在苹果的播客,目前还能搜索到石无忌惮全部节目,并可离线下载。

宋石男

石无忌惮被下线后,不少朋友在微博、微信跟帖,给我温暖慰藉,谢谢你们。最近我有轻微心肌炎,也正好歇歇。

可是不用惊讶,也不要用温和来羞辱我——“四一哥这么温和的人啊,你们怎么舍得封杀”。我并不温和。如果对专政管控言论的逻辑及历史有清晰认知,我们也不会惊讶。专政的天敌是自由。自由即是不被不正当地强制。自由意味着权利、多元与可能性。专政恐惧的恰好是这一切,因此必须屏蔽事实、钳制观点。在新媒体时代,它的首务之急则是尽力扼杀人与人交流的可能性。专政的管制技术曾经一度落后于新媒体时代,但它终会赶上,并且掏出匕首。从今年6月巡视组就两大文宣机构对新媒体管控不力的批评,到8月广电总局加强社会娱乐类新闻节目管理的通知,再到9月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的通知,螺丝在拧紧,它们在亮剑。

可是无须悲伤,更不要有无力感。我们的无力感正是专政想要的,不要给它。

但可以愤怒。愤怒意味着反对而非接受。是的,它有能力瞬间让你250多期心血褪色到黑暗中去,但我们要明白,它有能力这么做,仍是不正当的,不能为我们同意。反对正是从不同意开始,从愤怒开始,而非从无力开始,从悲哀的叹息开始。

从博客到微博,再到音频,无论遭遇怎样,我越来越坚信立场与信念的力量。无论个人、民族还是一个时代的存在,都以立场与信念为基石。它们是我们脚底的大地,支托着我们去往水草丰茂的未来。它们是我们的灵魂所系,让我们得以如有血有肉有尊严的人般存在。

“我们偶尔出去时,应当有人带着火把长时间看守身体,直到晚上没人看到之时,灵魂才能返回。身体看上去似乎死了,被埋葬,灵魂仍会在世上自由游荡,直到真正的死亡来临”。

我的灵魂将继续自由游荡,直到身体自坟墓中破土而出。

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把你的阴影落在日晷上,让秋风刮过田野。

宋石男2

2016年9月30日, 10:0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