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椒部落|盛世中的蝼蚁?对不起,我们是人不是蝼蚁

摘要:杨改兰不是别人嘴里的蝼蚁,她是人;而弱势群体虽然弱势,他们依然是人。人天生呼唤作为人的权利。

df0243bcae112182687be2d31e6d230c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盛世危言的论调

 
甘肃杨改兰一家六口死亡事件刷了屏。

被亲生母亲手拿斧头砍死的四个孩子,一定要把孩子都带走的80后女人,木讷地抱过孩子尸体旋即服毒的父亲。超生、全村唯一的土坯房、入赘女婿被人看不起、”全庄全队的人都在告我”,等等,一时之间都成了这件事的标签。

而爆款文章《盛世中的蝼蚁》正是选取了这些标签,再加上美国偷面包老太的故事,义正严辞地说:一个人为钱犯罪,这个人有罪;一个人为面包犯罪,这个社会有罪。

没错,我们生活在一个这样的社会,我们修得起全世界最长的高铁,我们制造得出很漂亮的脱贫报告,我们还想花200亿美元来建造对撞机;可是,当一个年轻女人 面对经济、制度、性别文化等等复杂的困境,她能得到的支持是如此之少,甚至可能还遭遇了额外的刁难,使她只能用自杀、杀人作为无声的呐喊。

1752845d77ea60d321e2c80c758107ee

被刷屏的绝望的母亲

 
她是大家口中的弱势群体,从但是对不起,她不是蝼蚁,她是人。把杨改兰们叫作”蝼蚁”,多多少少都印刻着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习惯思维吧。

杨改兰一家最大的标签是”贫穷”,而贫穷本身是市场中用来评价人的概念。按照劳动力市场的标准,每个人都应该参与竞争创造价值,做”有价值的人”,这样才应获取社会福利。无奈家里的四个孩子、照顾孩子的改兰、年长的奶奶都无法进入劳动力市场。而杨的丈夫本应是最符合这个标准的人了,更无奈的却是他工作时有时 无、被包工头拖欠工钱,甚至”打工一年三万”还成了当地政府取消他家低保的“合理”理由。

改兰”残忍”杀死亲生子女,挑战着人们对于农村妇女的刻板印象,也挑战着人们对于农村性别秩序的想象。 农村妇女“本应”是勤劳能干的、吃苦耐劳的,所以人们只愿在知晓杀子这一行为时谴责这一不符合母性形象的行为,却不愿了解改兰怎样承担了生产者(一个人种十几亩地)和照顾者(照顾四个孩子和奶奶)的双重角色,不愿理解“嫁入”别人家的女人/男人是怎样遭到不平等的对待的,更不消说为改兰安排了命运的父权家庭,以及悲剧背后若隐若现的、剥夺低保又振振有词的父权官僚。

而有钱人,尤其是城里的有钱人,对农村的“穷人”是有很多猎奇的想象的。“天啊中国还有这么烂的泥房子”、“哎呀农村就是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生在农村轻轻松松喝农药就死了呢”等等。甚至孩子超生就不给上户口不能上学这种虚假消息也成了人们在朋友圈表达愤怒的出口。意淫农村悲惨世界的有产者们,一边啧啧称奇,一边又伤心难过;这边刚表达完自己对他人苦难也有责任的高尚,那边就放下血汗工厂做出的手机,并不打算为他人的苦难付出一丝努力。

8c685d5664e83bd5e863f158527f7129

键盘侠们的忧伤

 
我们承认””的存在,以及他们所处的压迫性环境。可是竟然有那么多人,一边刷着朋友圈,一边感叹着我们都是蝼蚁啊,蝼蚁只能活得卑微死得悲惨,没有希望了。

也就怪不得《盛世》一文递给我们一碗庄重的毒鸡汤:我们要“接受底层弱势群体的现状无可更改”,要“继续固化社会结构,但对弱势群体输血”,以展现“一个社会最柔软的部分”。

纳尼?压迫我们的是这个社会结构,你要固化的还是这个逼人杀人偷东西的社会结构?

换句话说,有权势的人还是要继续控制资源、规则和所有的话语权啊,那怎么安抚这些困顿的底层,免得他们天天自杀暴动来惹我眼泪和刷屏呢?嗯,那好好搞精准扶贫和公益慈善吧。说白了,盛世一文给出的解决方式不过是有产阶级猎奇之后拿钱买心安的高级冷漠,以及展现自己有人性有风度的文明素养

但是不好意思,这样也太看得起人性,也太看不起底层人民了。当表达同情与责任成为一种文化风尚和政治正确,真正的人性就会越来越远,而那些键盘侠们只打算假装流泪,却并不打算出手。说弱势群体的出路是简单粗暴的”搞福利”,不过是觉得“社会改变是自上而下的恩赐”,不过是觉得这群又弱又傻的受害者,没有自己争取和抗争的可能,或者仅仅是害怕这样的可能。

8d08e2eb965bbe78500afd1bb2c909c8

努力奋斗 周星驰 盛世危言.gif

作为人的呼唤

 
作为一个陪伴底层的社会工作者,我也曾沉浸在这种“悲剧式的底层叙事”之中,沉浸在“抗争和改变很难”的失败情绪中,但真正的底层兄弟姐妹给我的却是相当大的鼓舞。

面对丈夫的棍棒忍气吞声十几年的家政工大姐,鼓起勇气毅然离婚;因为不满公司炒人不给补偿金,几个90后女孩子搭起帐篷,在寒风冷雨中守着她们亲手做出来的货物;面临退休却没有养老金,一群工人大姐大哥一边相互鼓励,一边一趟又一趟地结伴去社保局、信访办、市长接待日……

这些当事人身上发生的悲惨故事,个个讲起来都能让人落泪。可是这些在有产者眼中的“弱势群体”,从来没有把自己标记成需要别人可怜可悲的受害者;他们也会消沉低落,但在争取权利时却毫不含糊。

而弱势群体虽然弱势,但他们依然是人。人天生呼唤作为人的权利,哪怕有时是用自杀这种无声的呐喊。

他们卑微如蝼蚁,却不愿扭曲如蛆虫。因为还懂得什么叫公平正义,因为不想让孩子们继续在这样固化的社会结构中,接受有权势者的恩赐。

我们都不愿做盛世中的蝼蚁,唯有以抗争建立尊重权利和公平正义的社会,做人的尊严才能够实现。

附原作者转载声明:

本文为尖椒部落原创作品。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以下作者信息:

作者:告也
社工,有时想逃回火星去,但还是致力于在地球上反抗无所不在的性别压迫、阶级压迫和制度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