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伤超人阿宝:中国医改,跟着幻觉走

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 微博签约自媒体 @烧伤超人阿宝

几天前,一个朋友约了一个饭局,参加饭局的朋友有新有旧,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饭局中无意聊去了医疗话题,有一位先生义愤填膺的痛骂现在的医疗行业无德黑暗。并举出了亲身例子:我家孩子就一个普通感冒,到我们最好的中心医院就诊,又输液又打针,花了好几千。

这时旁边一个朋友不失时机的赶紧做科普:普通感冒根本无需治疗。中国现在得了感冒到医院动不动让你输液,普遍过度治疗,云云。

话说到这份上,不由得我不较一下真了。于是我详细盘问了一番这位先生孩子的病情和就诊治疗经过,发现他孩子根本不是普通感冒,而是严重感冒转成的心肌:一种严重到可以致死和遗留严重并发症的疾病。

我怒了:你孩子明明得的是心肌炎,医生已经明确告诉你了孩子是心肌炎,医生给你孩子做了很好的治疗而且花费也很低廉。你不感激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在外面诋毁医生的声誉?

他有些尴尬的说:我们老百姓哪懂这些,我们就觉得这是一感冒嘛。

我对桌上人说:你们千万别和这种人做朋友做生意,这种人靠不住!

摔杯!走人!

然而这事儿还没完。

后来我把这事儿发在我微博上,有个粉丝站出来称:我女儿普通感冒就花过四千多,而且是在九年前。

我说:要么已经合并细菌感染,要么已经发展成心肌炎,要么你去的说莆田系。

然后他给了我一个神回复:别太自信,是在本市第一人民医院。感冒引起轻微肺炎。打了五天针。

你孩子的肺炎是不是轻微我不好乱说,可说好的普通感冒呢?咋又成肺炎了?

感冒不需要治疗,而中国医生医生普遍过度治疗,乱输液,得个感冒到医院动辄花几百几千—-这种传说,在中国非常流行。

真相如何呢?

我不敢说中国医疗界不存在过度治疗问题,然而,这个问题被严重的夸大了。

绝大部分的感冒确实是不需要治疗的。但问题是,绝大部分的普通感冒患者也根本不会去医院好吧,那些症状严重到前往医院就诊的患者,相当一部分已经不是“普通”的感冒患者了!

绝大部分感冒都不需要治疗,绝不等同于所有“感冒”都不需要治疗。有一部分比较严重的感冒患者,会发展成呼吸道细菌感染甚至肺炎;个别感冒患者,甚至会发展成心肌炎,心肌炎可能遗留严重后遗症,且有致死危险;还有一部分感冒患者,症状严重,长时间发热且进食进水差,有脱水和水电解质紊乱;最后,有一部分所谓的“感冒”症状,其实是其他严重疾病的表现。

1000个感冒患者,900个症状不严重没去医院,100比较严重的会去医院。90个用点简单药物就好了,剩下10个最严重的不得不去大医院就诊,治疗复杂花钱也多。我们以这10个病人的治疗和花费得出结论:得了普通感冒去趟医院都给乱输液,得个普通感冒去趟医院花几百几千?

不久前,有报道称:中国输液制剂年销售百亿瓶以上,中国13亿人平均每人每年被输液8瓶。更有别有用心者造谣称:“输液等于自杀”“输液在国外相当于小手术”,“安全注射联盟称中国每年输液致死10万人”等等。

其实,中国年产销百亿瓶输液制剂不假。但很多制剂用于出口,还有大量制剂为动物使用,一部分自流通环节流通,还有相当大部分用于医院伤口冲洗,血液透析等,而并非用于输液。至于那个所谓的“安全注射联盟”更是已经停止运作多年的机构。

对医生而言,识破这些谣言并不困难,但在普通群众中,这些谣言却非常有市场。最可怕的是,这些说法在中国的医改智囊团和决策层中也颇有市场。为此甚至有人提出取消门诊输液,以控制中国过度医疗。

一切都是幻觉。可这种幻觉,却偏偏极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了中国一高的方向。

更可怕的是,感冒的故事,只是中国医改智囊团和决策层中极为流行的数不清的幻觉之一。

不久前,一位前卫生部高级领导,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中国医疗“看病难”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给中国医疗界造成了不小压力。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领导的外孙感到不舒服,身为医学专家的这位领导亲自检查后认为没问题,但他女儿不放心,带着孩子到了北京最顶级的专科医院找专家看,结果一上午没看上病,经过这位领导托人才解决。

这位领导感慨:中国老百姓看病真是太难了!

身为卫生系统领导,走个后门还恬不知耻到处宣传也就算了。一个经过医学专家检查过了认为没有问题的小病,不去社区,不去诊所,不去一级医院不去二级医院不去普通三级医院,而是一定要去全国最顶级的专科医院,一定要找专家。三个小时找不到最顶级专科医院的专家给一个并无急危重症情况的普通患者看病,就叫看病难?

对这位德高望重的领导,我实在不好意思说脏话,只能姑且认为他老糊涂了吧。但问题是,这样的老糊涂和中糊涂小糊涂,在中国医疗领导层中有多少呢?是极个别是极少数吗?

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讨论医患关系的电视节目,有位大妈义正词严的指责医生:你们开大处方,做大检查,病人不论有病没病一到医院就从头到脚扫一遍CT核磁,推高了医疗费用。

大妈说完,全场的观众一阵热烈的掌声,而我在掌声中愕然不知如何回答。

大妈这种言论,在中国极为流行,很多人指责中国医生:病人不论有病没病一到医院就从头到脚扫一遍CT核磁。

可是天理良心,在每个人都深信不疑的传播这些故事的时候,有没有人问一问自己,问一问自己身边的人,问一问自己的亲朋好友:到底曾经有谁,亲身经历过或者亲眼见过“病人不论有病没病一到医院就从头到脚扫一遍CT核磁”?

中国2014年的数据,三甲医院的门诊次均费用只有253.2元,而二级医院只有166.4元。也就是说,在中国最好的医院就诊,挂号费检查费药费治疗费手术费全部加起来,仅仅40美元,不足美国医生非预约挂号费的1/10。

天理良心!253.2元,够“不论有病没病一到医院就从头到脚扫一遍CT核磁”吗?

不久前,我接诊了一个患者,他在美国不小心手上烫了几个大水泡,夜里赶到医院,在苦苦等待数小时后终于见到医生,给了简单处理。事后账单:两千多美金。

第二天,他订机票回国,在中国最顶级的烧伤中心由阿宝这样的副主任医生给予处理,费用大概是美国的百分之一。

有一个在国外几个国家呆过很长时间的朋友曾经这样评价:中国医疗,是全世界最优质,最廉价,最便利的。

然而,感谢中国媒体数十年如一日的丑化和抹黑,中国医疗,如同当年举国皆曰可杀的高铁一样,被彻底的污名化。中国的医改智囊团和决策者,和中国的老百姓一起,在媒体持续喂服的迷幻剂的作用下,长期生活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中国医生很坏,中国医疗很烂–,这样的幻觉中。

而中国医改的大船,就在这样一群嗑药嗑嗨了完全沉浸在幻觉中的船员驾驶下,乘风破浪,奋勇向前,从一个失败,走向又一个失败!

2016年9月17日, 6:06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