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些人在批评这个社会的丑陋,我认为他们的审美出现了问题。一个社会美不美好,就跟一个姑娘漂不漂亮一样,是有一些指标的。一些人做好了本职工作,并不能证明说这个社会就是美好的,比如说教师教好书、医生治好病、清洁工打扫好卫生,我们只能说这个社会是正常的,如果大肆赞美拔高这些做好了本职工作的人,只能说这个社会已经不正常了。就像你不能因为一个姑娘长了对乳房就说她是美丽的,乳房只是基础,它还得拥雪成峰,挼香做露,春盎双峰,雪腻香酥,这才是美丽。

评判一个社会是否美好,有一个很简单的反向指标,比如说连狗都吃大鱼大肉的家庭难道还不富裕吗?比如说连傻逼都在谈爱国的国家难道还不强大吗?比如说连坏人都在做慈善的社会难道还不美好吗?当下的美好毋庸置疑,因为整个社会慈善届的半边天都是由坏人撑起来的:丁书苗、张荣坤、刘汉、禹晋永、楼忠福……,这些都曾是中国慈善富豪榜的座上宾,如今都已经成为了阶下囚,他们被抓不是因为所犯之罪,而是因为他们的大树倒了,拨出萝卜带出泥,他们成了被带出来的泥。他们在中国慈善事业上曾有着重要地位:丁书苗,曾是中国扶贫协会副会长;张荣坤,曾是中华慈善总会评出的中华百位慈善人物,是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名誉副会长;刘汉,曾是胡润慈善榜四川首善;禹晋永,曾是“中国红十字人道服务奖章”获得者;楼忠福,曾是“全国十大社会公益之星”。坏人做慈善都做的这么优秀,好人都干什么去了?

不是说坏人不能做慈善,在庙里烧香拜佛的很多都是坏人,要给坏人赎罪的机会。但有很多坏人做慈善的目的并不是出于善心和赎罪,他们的目的是通过慈善结交权贵,跻身上层社会,攫取更多的资源。以前我们都以为商人是挣钱做公益,其实他们是靠公益挣钱。每一个落马的官员身边都围绕着几个商人,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商人输送资源,商人利用商业规则将资源变现,再回过头来将真金白银输送给官员及其附庸,既能获取更多的资源,也能换来各种荣誉称号,它们既是商人身份的象征,也是商人的护身符,在打狗也要看主人的年代,这些荣誉称号无疑是官员给商人颁发的狗证。

结交权贵的方式有多种,有通过人情关系的,有通过情人关系的,有通过直接利益的,还有通过慈善捐款的,当年上海社保案的核心人物张荣坤就是一个通过慈善结交权贵,再利用权贵攫取更多利益的案例。据媒体报道,初到上海的张荣坤为了打通上层社交圈子,不惜举债和向银行贷款,用以向上海市慈善基金会捐款。2001年初,张荣坤在上海市慈善基金会举办的捐赠活动上出手200万元,拿下上海民营企业慈善捐赠“状元”。当年上海的慈善圈子里有一个夫人俱乐部,都是高官夫人,夫人都很有爱心,一看有人捐了这么多钱,肯定也是个有爱心的人,两个有爱心的人一见如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友谊地久天长,所以张荣坤就靠着用爱心换来的友谊以很低的成本拿了一些土地和一条长约两百公里的高速路经营权,别的不说,据媒体报道,光是收购上海路桥发展有限公司股权一项,他就赚了三亿的差价,然后继续做慈善,然后继续赚钱,所以说,财富永远是给有爱心的人准备的。

在还没有入狱的慈善家里,陈光标是最显眼的一个,这两天有两篇关于他的文章被广为传播,一是郭清媛老师写的《切胃减肥背后的陈光标:业务瘫痪债务缠身》,一是财新的《特稿|:“首善”还是“首骗”?》,财新的稿子刚出来时我说应该是陈光标背后最粗的树要倒了,否则这个稿子发不出来,因为陈首善以前常说的一句话是,“这篇稿子你发不出来”。爱捐款的陈光标跟入狱的那几位有明显的区别,入狱的那几位先不管钱哪来的,都是实打实的捐,而陈首善基本是属于口头捐款开空头支票,很多承诺过的捐赠和媒体报道过的捐赠并没有兑现,别人都是在做慈善,他是在表演慈善。陈首善自己表演慈善的同时,还会拿他人的钱做自己的慈善,曾经说过“我想通过慈善提高社会影响力,让国家领导知道,让我自己免于刑罚”,后因刘志军的落马而被抓的慈善家丁书苗就被陈光标坑过钱,财新的报道中说,“那一年3月份丁书苗已经被边境控制,丁听到风声说自己要被调查,很惶恐,陈光标告诉丁他有关系可以帮忙,丁就答应跟着捐款。”、“2010年玉树地震陈光标的捐赠中,至少有1500万现金是丁书苗捐的”。作为拥有4000本荣誉证书(应该有一些假证)、两万面锦旗(应该有一些自己要来的)和五万多条哈达(应该有一些自己买来的)的全国道德模范,希望陈首善好自为之,丁书苗、张荣坤等虽然都是坏人,但曾经都为中国慈善真实付出过,作为首善你不能总打嘴炮。曾帮陈光标运作政商关系的人说:“秘诀就是从老干部下手,老干部也不要钱,就拿真善美来说服,用他们做跳板认识现任领导。”,希望老干部们退休之后不忘加强学习,提高警惕,不要被类似的人再当跳板。

坏人做慈善是我们的优良传统,1934年杜月笙就因在灾荒赈济和日常慈善工作上的成绩,被推选为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副部级享受正部级医疗待遇。杜月笙虽为黑帮教父,但在慈善事业上却是充满阳光正能量。在他出任红会副会长三年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杜会长爱国热情高涨,但他并没有选择去日本找个宾馆放水爱国,而是积极组织救护队,创建临时医院,调派救护车,收容伤员……,杜月笙用大半辈子的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他的那句话“人之爱国,谁不如我”,反观慈善家们的表现,你之爱国,不如黑社会。

米兰昆德拉曾说过,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春天。不要以为一个人的力量很小,一个有爱的人影响可以很大,给他一个平台,他就能做出大事,比如杜月笙、比如郭美美。一个正常的社会是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坏人干坏事,好人做慈善,如果慈善都让坏人干了,好人干嘛去呢?

王乒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