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载于The Economist
编译/Liwen & eve & 雨山 & 伍豪
:T-Read | 译读小号二世:WinnieTheFool

Screen Shot 2016-10-15 at 上午9.03.48

只要某个地区有一丁点分裂离开“祖国”的迹象,就会一下子刺激到中国的领导人。在各种武装警察便衣警察的震慑下,一般没有人敢公开支持西藏新疆这类历史上不太安定地区的独立思想。同时,近些年中国的军队也在快速地现代化,部分原因也是要防范台独,以免这个事实上一直不受共产党统治的地区正式独立。

由此,可以想象9月4日香港选举结果给中国政府带来的恐慌。在赢得香港立法会席位的70人中,有6人都希望香港有更高的独立度。尽管这个数字不大,但“本土派”的出现可能改变共产党对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态度。给当局制造麻烦的已不仅仅是香港那持续不断的民主诉求。如今的香港已成为中国政府抵抗分裂主义的新战场。

香港的选举体制是中国政府(颇为乐意地)从英国手中继承过来的,拜这个制度所赐,立法会的选举结果总会偏向于建制派(译者注:建制派泛指支持特区政府当局的各路人马)。立法会内有30个席位会保留给“功能界别”选区,只有专业人士,业界人士以及其他一些团体有资格参加功能选区的投票(译者注:可以理解为一种特别投票权),而他们一般倾向于支持政府(严格说,另外还有5个席位也属于功能选区,但这5个席位的投票选举向绝大多数成年人开放,合格选民人数大于那30个)。因此,政府的支持者赢得40个席位,成为多数派,从而能保证大多数政府提案能在立法会通过,也就很正常了。上一届立法会选举是在2012年,当时建制派赢得了43个席位。

让中共焦虑的原因不是反对派的规模稍有扩大,而是反对阵营开始成型。有一些在经常激烈批评中共的老议员离开了立法院(中共在香港行事低调),但“本土派”第一次赢得了席位。这群人在独立问题上不仅是说说而已,比起那些传统的民主人士,他们更愿意开展非暴力抵抗运动。他们中有很多是2014年“雨伞运动”的领导者,参与了这场学生领导的抗议活动,持续数周在繁忙的大街上示威静坐,要求更多民主。

雨伞的阴影

在地方选区35个席位(即那些通过真正的选举选出的席位)的争夺战中,支持民主的政治家在极高的投票率下赢得了近55%的选票。但是民主派的选票中有相当一部分(占总选票两成)流向了本土派候选人——他们代表的是在雨伞运动后组建起的一些政党。这些政治团体似乎偏爱用合成词给自己取名。其中一个比较激进的政党叫做“青年新政(Youngspiration)”,现在有两名立法议员。而来自另一个政团“香港众志(Demosisto)”的罗冠聪在雨伞运动中曾是学生领导,如今则是史上最年轻的立法院议员。他自称为“23岁的小孩”。今年8月,罗冠聪(本文题图中在胜选后与支持者合影留念的那位)被法院判罚了120小时的社区服务,理由是他在雨伞抗议活动开始时鼓动人们闯入封锁区域。

香港政府试图阻止港独派参选,毫无疑问是奉了北京的旨意。各路参选人需要签署一份声明,承认香港是中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若日后违反则将面临刑事诉讼。6位曾呼声很高的参选人因此被剥夺了参选资格(他们打算上法庭挑战此举)。但部分当选的立法会委员现在却表态支持港独。他们都呼吁“香港自决”,即让港人自己决定香港和大陆的关系。

“青年新政”主张五年内进行“香港自决”的公投。其成员认为必须尽快决定2047年之后香港将何去何从。97年回归时提出的“一国两制”有效性为50年,香港的基本法并未保证“一国两制”在2047年后仍然持续。

北京拒绝对雨伞运动中的抗议者做出让步,结果助燃了此类组织的崛起,哪怕香港政府已经在尽力打压他们的声势(比如最近,香港教师被禁止在学校表达支持港独的看法)。港人呼吁香港特首自由选举,但北京不为所动,坚持候选人需经由委员会筛选:委员会里多是忠于大陆的港人,可以靠他们排挤那些会激怒共产党的民主人士。

本土力量的崛起 立法会选举结果:按政治阵营划分 民主派 建制派 本土派  来源:香港选举事务处;南华早报

本土力量的崛起
立法会选举结果:按政治阵营划分
民主派 建制派
本土派
来源:香港选举事务处;南华早报

激进的政治观点背后也有其他因素在煽风点火。数月前,五名香港书商因出售关于中国领导人的敏感书籍而被拘留。其中一个从香港直接消失了,种种迹象表明他受到了大陆特工的绑架。一些港人则是憎恨涌向香港的大陆人,责怪他们推高房市价,抢走好的工作,在购物游中把货物抢夺一空。大陆往香港的一日游游客被一些香港人称作“蝗虫”,而本土派一直站在抗议“蝗虫”的最前线。

立法会选举结果出来后,中国政府的回应一直很克制(当然,关于香港民主运动的一切言论都被照旧从网上抹掉了)。大陆媒体鲜有关于选举结果的报道。不过最高领导层显然在为此事担忧。中国政府的一份声明中提到,支持港独是“对中国主权与安全的威胁”,会损害香港的繁荣与稳定。中国政府还表示支持香港政府采取一切法律手段遏制这个趋势。

中国政府也许会考虑的一个办法是督促香港颁布新的反颠覆法——这个计划已被搁置许久。但这么做也许会激发民愤。2003年政府做过同样的尝试,引发了数十万人上街抗议。第二个办法是考虑支持梁振英连任,毕竟明年3月又将举行香港特首选举(当然公众仍然决定不了候选人是谁)。梁振英是本土派的坚定反对者,但他也很不受港民欢迎。让他连任或将引发更多的街头抗议。最不可能的一个选项就是让香港获得许多港人心心念念的民主。这么做会有很多后顾之忧,其中之一就是如果给了香港民主,那中国其他地方,尤其是不安定的西部地区,或许也会提出民主的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