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习核心”三传达阵的故事(三)

xizongriji(2016,10,30)

中国国民党主席洪秀柱率领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10月30日19时35分抵达南京禄口机场,开始对南京、北京两地的访问行程。当晚,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强在南京会见了洪秀柱一行。

洪秀柱见到李强开玩笑问:“你的名字怎么少了一个字?”

李强也开玩笑:“今天要见到洪主席,激动,落家里了。”

洪秀柱笑了笑说:“两岸文化真的不一样,中间少个字官就小一些。”

李强补充道:“他国级,我省部级,相差两个档次。行政级别他一级,我四级,相差三个级别。”

洪秀柱打趣问:“我这个国民党主席搁你们这儿,算几级?”

李强想了想回答说:“我们这里八个民主党派,又叫花瓶党,也叫免贪党。党主席都属于副国级。您是国民党主席,若在70年前,国民党可是真正的中流砥柱。可惜现在,没枪也没钱更没地盘,投奔过来,也只能花瓶免贪的干活。”

洪秀柱好奇地问:“为何叫免贪党?我可是做足了功课来的。但免贪党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听说。”

李强微笑着说:“免贪党是我们高级干部范围内的口头语。因为民主党派的领导人仅仅是花瓶没有实权,想贪污也难,所以送外号免贪党。让您见笑了。”

洪秀柱高兴地:“你们大陆就是有活力,词汇丰富生动活泼,我喜欢。”

李强关心地问:“听说洪主席这趟是要钱来了?”

洪秀柱微微红了老脸:“嗯,这个么,大家也知道,我们国民党党产被封了,揭不开锅发不出工资。所以嘛,我这个没人要当才当上的党主席只好向刘姥姥学习,假装走亲戚,能讨到多少是多少。这不要过年了嘛,讨些银子回去给孩子添件新衣裳、置办些年货。你们大陆不是说,再穷不能穷孩子嘛。嘻嘻。”

李强本想纠正说“再穷不能穷教育”。转念一想怕祸从口出,便移开话题说孙文。

(接昨天)

昨天说到李克强为胡锦涛打抱不平以辞职相威胁,力阻我当核心。

岔开话题聊聊这几届常委。

江泽民时期七常委制,分工明确协作良好,尤其是朱镕基担任总理期间。朱被外媒尊称经济沙皇,科班出身,能力出类拔萃。加上江泽民行事作风海派,主张闷声发大财,故常委之间合作愉快相安无事。

胡锦涛时期九常委制,基本上延续了江泽民的政治路线。胡锦涛因团派出身没啥背景实力,虽然总理温家宝时常一惊一诈发出“改革到了紧要关头”的疯言疯语,因此总体来说常委们在江泽民影响力下各司其职,科学又和谐地走过了十年。但实质上贪腐之风盛极,世风日下。

十八大之后,翻江倒海成为我的首要政治目标,常委间关系紧张,对峙意味浓厚。李克强作为前任总书记胡锦涛的得意门生举荐人物,与我有夺位之恨,故势不两立的处境无法改变。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都是江泽民举荐的常委,张高丽相对中立,我只有王岐山一人铁杆。但是,谁也不想翻船。也就是说,七个常委谁也不想把事做绝把话说死把共产党政权搞砸。正由于有此心态,我才能在历次较量中,赢多输少。你道是为何?因为我常常摆出一副鱼死网破不惜撕破脸不惜葬送共产党政权的架势,孤注一掷放手一搏,他们才不得不妥协屈服于我。

我是不是涉嫌泄露党的最高机密?

回到政治局会议上来。

看到李克强以辞职要挟,集体领导行将裂变,党内权力斗争趋于表面化公开化,更将威胁到每一位常委现有的既得利益,张高丽慌忙之中深思片刻之后抛出一个方案。他说:“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在合适的场合,譬如明年的元旦新年,习近平同志向全国人民致新年贺辞时,回顾党的历史,论及胡锦涛同志主政时期,能不能用‘以胡锦涛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提法,来弥补这个缺憾?”

我还在评估,王岐山抢先表态:“我看行。这样可以解决李克强同志刚才所提出的问题。李克强同志的意见提得很及时,又感人,体现了我们共产党不忘本敬重曾经为党为人民作出贡献的老同志的优良传统。胡锦涛同志担任总书记期间,我当时任北京市市长和海南省委书记。他给我的印象是和蔼可亲勤勤恳恳,力争把自己权力范围之内能做的事做得最好。”

王岐山与李克强两厢都看不顺眼,但要紧关头,他还是能顾全大局,为了我能戴上核心帽子,不惜夸奖李克强赞美胡锦涛,安抚李克强那颗玻璃做激动易碎的小心脏。

待李克强情绪稍微平复之后,张德江巧施一计借花献佛,拉拢李克强的同时将我一军。他建议道:“我们都知道,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的《胡锦涛文选》已经编辑完毕,正准备印刷出版。我建议赶在六中全会召开前公开出版发行,并举行隆重的发行仪式。到时候请习近平同志作重要讲话,可以采纳张高丽同志的提议,首次公开提出‘以胡锦涛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

我心里很难受,像吃了苍蝇一般。搞了半天我在为胡锦涛抬轿子。

王岐山见我脸色发黑知道我心里不爽,赶紧打圆场说:“我看这样,大家先对习近平同志成为党的核心一事表个态,如果政治局一致通过,以政治局常委会的名义委托李克强同志征求胡锦涛同志的意见,如果胡锦涛同志不反对习近平同志为党中央核心,那么我想习近平同志也一定会赞同张高丽张德江两位同志的建议,在适当的时候,这个适当的时候嘛,可能是《胡锦涛文选》公开发行仪式上,或者2017年新年献词,二选一,提一提胡锦涛为核心的党中央。好不好?”

刘云山、俞正声赶紧表态说,赞同,同意。其他人也都举手表示赞同。只剩下我最后点头了。

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

我眨巴眨巴眼睛说:“于公于私,胡锦涛同志是我非常敬重的老上级、老同志和革命前辈。他对于我们下一届的同志,李克强和我,在他担任总书记期间,非常关心爱护。在处理王立军薄熙来突发事件中,表现出坚持原则立场,敏锐分析形势,果断及时拍板,为我们年轻同志作了良好的示范和优秀的榜样。李克强同志所提出的,张高丽张德江同志所建议的,正是我所想但没来得及告诉大家的。总而言之,我举双手赞成。”

就这样,政治局会议决定,征求江泽民胡锦涛等老同志之后,在10月24日-27日召开的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公报里,正式使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提法。

好事多磨。没想到又出事了。

9月5日,我收到胡锦涛的一封信。胡锦涛在信中明确表示,赞同在六中全会上提出“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但反对在正式场合提出他为党中央核心的建议。胡锦涛在信中这样写道:

(未完待续)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6年10月30日, 10:34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