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习核心”三传达阵的故事(二)

xizongriji( 2016 , 10 , 29 )

(接昨天)

李克强:“我给大家讲一段往事。胡锦涛同志担任总书记的时候,有一次他来河南视察,在私下场合我们聊过核心的问题。记得胡锦涛同志说,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都曾问起过核心的问题,他是这样回答的,党给,他认真工作,不骄傲;党不提,他也认真工作,不急躁。 ”

李克强话不多,故事却编得巧妙,用胡锦涛前总书记来压我。 手段毒辣。

俞正声:“江泽民同志也有类似的说法。他说,总书记是一个职位,清清楚楚。核心是什么?不清不楚。我当总书记有人不服,请找小平同志说理去。是他一个电话把我从上海找来的。 ”

俞正声摆明了不怕事大,就怕事不大,掐秒浇油。

我的怒火被瞬间点燃。我说:“大家有不同意见,各自的说法,听起来也都蛮有道理的。既然此事与我有关,那我就表个态,谈谈自己的看法。 ”

扫了大家一眼后,我说:“核心的事情是地方上一些同志首先提出来的。十八大至今三年多,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已经有人说你那么多小组长,指责我架空了谁谁谁,大权独揽搞独裁。既然我已经大权独揽已经以小组长治国,还要那个不清不楚的‘核心’干什么?对吧。好,事到如今我郑重宣布,不许再提核心二字,谁提就是妄议中央,揣摩领导意图违反了党纪。会议结束后我马上叫中办去查,看看谁在底下搞小动作搞串联劝进。突如其来一起表态,一定是有人事先布置好的。散会。 ”

会议结束后当然没查,核心一事也就是不了了之。可谁知四个月后突然出事。

那傻根黄兴国意犹未尽,仰仗是我队伍里的人,之江新军骨干,自打嘴巴把丁薛祥等安排劝进真相到处炫耀,希望借此能把天津市委代理书记位子坐正。气得我赶紧召集王岐山栗战书,安排送他进秦城享福。

怎么办?真相败露,我意在成为党的核心的意图路人皆知。党内开始议论纷纷,要多难听就有难听。原本想算了,什么核心不核心的,该抓权的照样抓,该折腾的照样折腾,谁拦得了我?可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段子云:神挡杀神,鬼挡杀鬼,挡住的习大大的人已经死光了。谁挡得住我?毛泽东邓小平。

前些日子回家看望老母亲。母亲说:“平儿,以前我们都错怪毛主席了。”

我问:“怎么说?”

母亲看着我,半晌,移开目光,望向纪念堂的方向:“毛主席搞得那些冤假错案,的确是身边人搞的。”

2016年7月26日的政治局会议,为 “ ” 称号展开第二次较量。

我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议主要程序过后,临结束时,我直截了当开门见山地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3 月份那次政治局会议上我已经表态不再提核心的事。没想到几天前黄兴国为此进行无中生有的造谣诽谤,我已责成中纪委介入调查。事已至此,我看只能进不能退,没有回旋余地。核心一事,我本人提请各位政治局委员、各位常委同志慎重考虑。不是我一定要这个虚名,是党内有人把话说得太难听。我这个人的脾气大家也知道,容易卡在一些旁人看来的小事上面,只要该事得不到解决,就睡不好觉吃不下饭。既然大家觉得核心的事情不重要,那么若我在意,各位能否把那个不重要的东西赏赐与我,就算是对我三年多来辛辛苦苦工作的一点小小的奖励吧。”

李克强:“习近平总书记的话不无道理,改为‘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念讲稿时与原先相比也就多两个字,报刊杂志印刷成本也不会因为多两个字而提高,也不影响国民经济发展。我看行。只不过,这样子做的话,我们党,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对胡锦涛同志,一个勤勤恳恳清清白白认真工作的老同志,一个被外媒贬为小媳妇的老同志,太残酷了。一个在前任‘核心’光芒核辐射下担任共产党总书记职务 10 年的老同志,在离开工作岗位之后,又要受第二次‘核心’的核辐射伤害。我内心不忍,实在忍受不了这种近似心理迫害的事情发生。我向政治局提出,请求辞职。

李克强这是拼命了。

(未完待续)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2016年10月29日, 12:3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