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现在正是大选前“十月惊奇”的高峰时节。希拉里和特朗普将全部精力用来向对方泼脏水,而希拉里团队及支持她的媒体在过去一周猛抖特朗普商业巨亏、涉嫌逃税、歧视女性等丑闻,一直咄咄逼人的特朗普被打得够呛。但是希拉里本人早已深陷邮件门,她的信誉对无数美国人来说实际上已经严重打折。

经过反复曝光、揭秘和追问,配上他们的自我表现,希拉里和特朗普分别呈现出这样的形象:希拉里用私人邮箱处理国家机密事件,出事后销毁证据。她还打着给党筹款的名义捞钱,将所得资金用于个人竞选,攻击同党参选人。她操纵媒体要求只发对自己有利的稿件,她隐瞒个人健康情况,在大庭广众之下几乎晕倒之后依然不吐实情。

特朗普则是民粹主义的代表,说话张狂,公开攻击穆斯林,还有性别歧视之虞。他或者有过商业巨亏,或者曾大量逃税,而他却把自己说成是聪明绝顶的商业巨子。1976年以来的所有美国总统候选人都公布了个人报税单,只有他拒绝这样做,而且把希拉里公布她已删除的3万封邮件作为自己公布税单的条件。

美式选举的比较优势看来真耗尽了

不仅如此,做人要有起码的谦逊,但是希拉里和特朗普都不遗余力地粉饰自我,在明摆着自己屁股不干净的情况下,拒绝认错和反思,而是想方设法将对方妖魔化。

希拉里和特朗普到底有多“坏”,人们无从得知。但是以他们把对方描述的样子以及他们那份为人的态度,两人好像做生活中的普通好人都不及格,而现在美国公众却要从他们当中选出一个担任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也许希拉里和特朗普真没那么“坏”,他们在现实中的德行或许不低于平均水平。毕竟前者的职业生涯相当成功,后者经营着一个商业帝国。但是美国的大选机制把二人都变得“恶狠狠的”,他们都把对方描述成足以坐牢的恶人,他们想通过操纵大多数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来登上总统宝座。

其实美国选举中候选人互撕的情况早已有之,比希拉里、特朗普撕得更狠的同样不乏先例。早在100多年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写的《竞选州长》就描述了美国选举中各种黑幕。1800年,两位美国“开国之父”约翰·亚当斯和托马斯·杰弗逊在大选中对决,双方的手段就极其肮脏,造谣、诽谤等应有尽有。

美国和西方的政治制度有着内在的弊端,但在世界很多地区尚被专制笼罩的时代,西方式选举制度的比较优势得以突出出来,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其自身的问题,造就了西方在世界其他地区面前的繁荣和强大。

然而世界在变化,经过20世纪的漫长变迁,传统意义上的专制已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消失或被改造,人类社会的主要矛盾也跟着发生嬗变。民主的基本要义在全球广泛传播,并以不同形式深入到各国政治制度中,各国的竞争重点不再是“谁更民主”,而成为多种复杂因素的集合竞争。

西方政治制度上的比较优势几乎耗尽了,它们的弊端逐渐浮上水面。政党恶斗围绕选票愈演愈烈,直到演变为西方国家政治的主轴。这样的竞争不再以政策宣示为导向,更容易吸引眼球、置对方于死地的人身攻击、包括造谣诽谤大行其道。西式选举完全异化了,参选者竞争的是忽悠术、甚至骗术,击败对方当选成了唯一目标。西方社会由于有法治相助,虽然施政变得软弱无力,但社会稳定得以保全。那些仓促模仿西式选举的发展中国家可就惨了。没有强有力的法治保驾护航,西式选举引爆了许多引入它的社会或者导致了大规模的不稳定,形成“坏民主”现象。

、特朗普的顶级选举秀还将继续下去,他们的“比烂”将继续误导世界上的一部分人,也会引起另一部分人的反思。民主究竟该怎么搞,人类的探索显然远未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