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3.2

第三章  王明返国前后中共核心层的争论与力量重组

二毛泽东的理论攻势与刘少奇对毛的支持

1937 年 11 月对于毛泽东是一个忧多于喜的时刻。在毛泽东一再敦促和反复劝说下, 周恩来等虽然在军事战略方针问题上部分地接受了毛泽东的意见,但在如何处理与国民 党的关系等问题上仍固守与国民党积极合作的方针。毛与周恩来等的分歧尚未最后解 决,又有一个更棘手的难题困扰看毛,这就是远在莫斯科的王明即将返回延安,毛已预 感到在党的核心层中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为了防止周恩来与即将返国的王明在统一战线问题上结成同盟,同时也是为了争取 党内更多高级干部接受自己的政治主张,毛泽东决定主动出击,向反对派发起进攻。

①《周恩来年谱》,页 387。

②龚希光:〈朱德与华北抗战初期的「运动游击战」问题〉,载《党的文献》,1996 年第 6 期。

③《毛泽东年谱》,中卷,页 78。

1937 年 11 月 12 日,距王明飞抵迪化(乌鲁木齐)的前两天,毛泽东在延安党的 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报告——〈上海太原失陷以后抗日战争的形势和任 务〉。在这个报告中,毛继续发展他在洛川会议上对国民党抗战方针的批判,毛认为, 上海太原失陷已证实了他关于国民党很快会失败的预言。毛声称,国民党的「片面抗战」 虽然也带有「革命性」,但却是「一定失败的」。目前抗战已进入一个「青黄不接的时 期」,其依据就是日军进攻不断获胜。

毛泽东这个报告最引起党的干部惊骇的是他对党内「阶级投降主义」的指责。毛不 惜使用最激烈的词语,将党的核心层内与自己相左的主张斥之为「右倾机会主义」,甚 至耸人听闻地把它称之为「阶级投降主义」,并将其说成是「民族投降主义的后备军」, 是民族投降主义的客观同谋者。毛正式宣布,右倾投降主义已成为中共党内的主要危险。

毛泽东还少有的对中共军队进行了批评。作为党在军队方面的最高领导人,毛泽东 难以抑制他对彭德怀等的强烈不满,毛开始谴责起八路军中的「新军阀主义的倾向」, 声称其表现为八路军中有人以接受国民党委任为荣耀」。随后毛话锋一转,又表扬八路 军执行了「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尽管毛明知八路军进行的是「运动游 击战」,他本人曾三番五次、苦口婆心敦促彭德怀等改弦易辙。毛采取打一下、再拉一 把的策略,在对彭德怀等猛击一掌后,仍竭尽全力争取彭德怀等接受自己的主张。

正当毛泽东孤军作战时,刘少奇给予了他宝贵的支持。 刘少奇未参加洛川会议。1937年7月 28 日,刘少奇以北方局书记的身分抵达太原,主持刚迁到此地的北方局的工作。在这个阶段,刘少奇把主要精力放在动员、群众抗战 和支持薄一波联络阎锡山、建立山西新军的方面,而与朱德、彭德怀领导的八路军较少 发生直接联系。刘少奇虽没有卷入到洛川会议上的争论,但是他在两个重大问题上的观点却与毛泽 东十分接近。

刘少奇支持毛泽东对国民党的政治判断,并进一步主张对国民党进行左、中、右三 派的划分。1937年9月 20 日,刘少奇在与周恩来联名给毛泽东、张闻天等的电报中(此 份电报基本反映的是刘少奇的观点,在《周恩来年谱》中未提及此电报),提出中共在 山西统一战线中的策略应是「巩固左派,联合中派,孤立右派」,而区分左、中、右派 的标准则在于他们是否「能听取我们的意见」。刘少奇的这个观点在当时是十分具有 震撼性的,涉及到党对统一战线策略的最重要方面,以至于毛泽东在刘少奇的来电上批 示,「如此类电报须绝对保守秘密」。抗战之初,中共领导人一般都认为,评价国民 党的标准只是看其对抗战的态度,虽然张闻天在洛川会议的补充报告中提过国民党内存 在「左、中、右」三派分野的问题,但张划分国民党「左、中、右」三派的标准仍是对 抗战的态度,张并将蒋介石封为「中派」。然而刘少奇的看法符合毛泽东的思路,启

①《刘少奇年谱》,上卷,页 189。

②参见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北京:人民出版社,1988 年);页 192、193。

发了他稍后详细论证这个问题。在对国民党及其领导抗战的评价方面,刘少奇和毛泽东 一样,是属于「悲观派」,而和周恩来等「乐观派」有明显的区别。

刘少奇对毛泽东有关开展游击战的主张也同样给予了坚决支持。抗战爆发后,刘少 奇是中共党内最早提出进行游击战的少数人之一。1937 年 8 月 3 日,刘少奇致电张闻 天,汇报他已下达在平、津发动游击战的指示。9 月 28 日,在接到毛泽东关于「整个 华北工作,应以游击战争为唯一方向」电报的三天后,刘少奇致电张闻天,通报他已下 令平、津党组织「动员大批干部同志与抗日游击分子下乡,发展领导游击」。太原失 守前的 1O 月 16 日,刘少奇又发表了日后引起党内高层争议的〈抗日游击战争中各种基 本政策问题〉一文。

对于发展中共武装问题,刘少奇与毛泽东一样都极度重视。1937 年 9 月 21 日,在 太原举行的八路军负责人与北方局领导人联席会议上,刘少奇提出要「扩大八路军到拥 有数十万人枪」的意见。据杨尚昆和当时任北方局军委书记的朱瑞在 1945 年 3 月延安 举行的华北座谈会上的发言,在八路军是否要配合阎锡山军队打仗的问题上,华北局(即 是北方局——笔者注)负责人主张八路军应分散打游击,发动群众,因为太原反正是保 不住的。11 月 17 日,刘少奇和北方局副书记杨尚昆致电毛泽东、张闻天,提出「扩 大红军要成为华北全党及红军全体指战员第一位重要工作」,「必须计划在三月内扩大 到十万,半年内扩大到二十万」。而在这之前的 11月1 日,刘少奇向延安报告,四个 月内北方局已在山西、河北建立起十几支中共领导的较大的游击队,人数达六、七千人,随后华北地区中共地方武装迅速发展,几乎遍布华北所有地区,人数达到数万。

在毛泽东暂时处于少数地位、周恩来的看法在党内占上风的时刻,刘少奇的态度对 毛是一个很大的支持。然而在对形势的估计及党的任务等问题上,刘少奇的意见仍与毛 有一定的距离。例如,刘少奇在 1937 年 8 月 3 日给张闻天的电报中虽提出开展游击战 的建议,但对游击战的认识与毛并不完全一致。刘少奇认为进行游击战的目的是「响应 抗日军的武装斗争」,配合「武装暴动,收复平津」。 刘少奇在动员平津党员下乡打 游击的同时,还指示「改组完全公开的同乡会并加入汉奸团体」。刘少奇提出此问题 虽然在主观上是为了共产党的事业,但刘的这个建议毕竟太显眼,极易引起误解,造成 刘少奇缺乏原则性、思想太「右」的印象。刘少奇在〈抗日游击战争中的各种基本政策〉 一文中虽然强调「游击战争是令后华北人民抗日的主要斗争形式」,但在 11 月 17 日给 毛泽东、张闻天的电报中又提出「争取华北游击战争胜利,重复转变为正规战」,

①刘少奇:〈为发给各地指示信给中央的报告〉(1937 年 8 月 3 日),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 191;另参见《刘少奇年谱》, 上卷,页 183。

②43〈刘少奇致洛甫电〉(1937 年 9 月 25 日)。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 1942 另参见《刘少奇年谱》,上卷,页 190。

③《刘少奇年谱》,上卷,页 190。

④龚希光:〈朱德与华北抗战初期的「运动游击战」问题〉,载《党的文献》,1996 年第 6 期。

⑤〈刘少奇、杨尚昆致毛泽东、洛甫电〉(1937 年 11 月 17 日),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 198;另参见《刘少奇年谱》, 上卷,页 199。

⑥参见马齐彬等:〈刘少奇与华北抗日根据地的创立〉,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 291;但是在《刘少奇年谱》中,这个 数字被笼统为「数千人」,页 196。

⑦《刘少奇年谱》,上卷,页 186、191。

⑧《刘少奇年谱》,上卷,页 186、191。

⑨载《文献和研究》(1986 年汇编本),页 191、197。在《刘少奇年谱》中,对刘这句话予以删节,见《刘少奇年谱》,上卷,页 199。

与毛的主张不尽一致。尽管刘与毛的认识存在若干差异,然而在毛泽东急需党内高层积 极支持的时刻,这些差异丝毫不影响毛泽东对刘少奇的重视。

尽管毛泽东已获得刘少奇的重要支持,但是党内上层的态势并没有朝着有利于毛的 方向发展,随看王明抵达延安日期的日益临近,毛的忧虑愈益强烈。毛凭着自己对党内 斗争历史的深切了解和对眼前党内争论的判断,确信中共上层内部的关系将随着王明返 国而发生新的组合,一批与自己意见不合的同志将会聚集在王明的周围。

毛泽东对王明素无好感,愤恨王明依仗莫斯科的支持而获得党内高位。毛也嫉恨王 明垄断了与斯大林的联系,「挟天子以令诸侯」。毛更难以容忍王明以中共唯一理论家 自居,独霸了中共意识形态的解释权。毛泽东虽还不知王明返国将携带莫斯科什么新指 示,但从一年前共产国际对中共的干预就可判断,莫斯科和王明主要将关注中共对国民 党的统一战线方针,而这些都是和自己的主张不尽相同的。

在这微妙的时刻,毛泽东最不放心的是周恩来、朱德以及博古等人。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在 1931 至 1935 年基本上是国际路线的拥护者和执行者,在这三人中。毛可以得到张闻天的全力支持。对于在军中毫无基础、其声望和权威都因刘 少奇的挑战而遭到削弱的张闻天而言,要维护现有地位的唯一途径,只能是继续与毛合 作。对于毛泽东而言,博古的危害也相对较弱,博古自遵义会议被赶下台后,声望已大 大下降,即使博古再与王明合流,若无周恩来的支持,也掀不起风浪。周恩来是核心层 中最重要角色,周在党内军内拥有雄厚的基础,周和朱德、刘伯承等一贯在国际派和毛 之间摇摆,虽然在更多的情况下,周恩来等对毛多作妥协和让步,但抗战以来,周的看 法与毛存有不小的分歧,极有可能在王明与毛泽东之间偏向王明。

1937 年 11 月,是毛泽东最为艰难的日子。他只能抓紧时间,主动出击,在王明将 回国而未回国之际,把自己的理论石块先甩出去,同时严密控制与共产国际的电讯联系, 严禁任何人插手,以求对莫斯科指示灵活处理,「为我所用」。一切该做的毛泽东都做 了,下一步就是迎接从「昆仑山下来的神仙」——王明。

①何松:〈当王明回到延安时〉,载鲁平:《生活在延安》(西安:新华社,1938 年),页 57。

2016年10月3日, 3:15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