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狐|永生教教主另有其人 朴槿惠闺蜜门中的10个谣言

传媒狐编者按:

富二代作死炫富,连累了朴槿惠闺蜜,也把朴槿惠拉下水;朴槿惠被闺蜜之父创立的邪教控制;韩国记者立功,从垃圾堆里翻到了一台闺蜜的电脑,从而揭露了闺蜜干政……一系列关于韩国政坛的魔幻大片正在上演,中国的吃瓜群众看得很high。可是这个事件传播过程中有很多是假新闻!

在中国媒体上传播最广泛的一个新闻就是:“朴槿惠被邪教教主控制”,事实上,所谓的永生教教主并不是闺蜜的父亲。而翻译成邪教也是不准确的。他的父亲只是创立了一个“永世戒”,是一个理念而已。真正的永生教是由另外一个人创立的。

中国媒体在报道时为了吸引眼球,就在富二代和邪教上大做文章,其实韩国主流媒体早就将永生教教主这一说法进行了订正。

a7t8un70410527149

文|张耀升

朴槿惠闺蜜门事件的发生看似充满了戏剧性和突然性。比如,韩国JTBC的记者在垃圾堆中找到了关键证据电脑,还有复原硬盘的资料。

但曾在韩国电视台工作的霍伟伟告诉传媒狐,这是韩媒一直追踪的结果,并不是什么戏剧性的发现。另外复原这事儿是检方的权限。

霍伟伟强调,崔顺实的事儿不是一天两天的了,“2007年,朴槿惠争取党内提名时,对手李明博曾说过,如果朴槿惠当政的话,崔顺实家族干政的可能性很大。”

媒体、检方对崔顺实的追踪,开始好长一段时间了。

另外JTBC能够取得崔顺实的关键文件,跟韩前击剑国手高永台有很大关系。根据《韩国时报》报道,高永台是崔顺实的“密友”, 1998年亚运会退役后从商,并且在崔顺实的帮助下,在2008年成立自己的时尚品牌Villomillo。

a7bi0s70427077004

2013年,朴槿惠就曾被拍到拿着Villomillo的包办公。

今年10月中,高永台接受了JTBC电视台访问时,无意间提到“崔最爱做的事,就是修改总统的讲稿。”没想到这句话又引起JTBC记者疑问,为什么崔可以修改总统的讲稿呢?而且总统的讲稿是哪里来的?

除了韩国关注之外,其实崔在中国也有不少讨论。

但是国内媒体更多关注在“邪教”和“富二代”上面。以门户为例,某门户就将《韩国总统真的“被邪教控制”了吗?》作为新闻标题,吸引了不少读者目光。

自媒体和知乎上曾看到这样的回答: “这就得说到崔顺实的爸爸崔太敏了。崔太敏是一个标榜自己有神力的邪教(永生教)教主。”并从此衍伸了邪教的说法,其实邪教一说并不正确。另外韩国的确有一个永生教,但教主并非是崔太敏。

传媒狐这次专访曾在韩国电视台工作的霍伟伟、韩国成均馆大学东亚学术院博士生葛小辉,帮我们纠正朴槿惠闺蜜门传播到中国后,许多媒体犯的事实性错误。

采访对象

霍伟伟:曾在韩国电视台的评论部工作

葛小辉:韩国成均馆大学东亚学术院博士生

【闺蜜门并不突然:从朴槿惠登上政坛那天起,崔顺实如影随形】

传媒狐:崔顺实这个事情看上去又突然又富有戏剧性?

霍伟伟:对崔顺实的质疑,从1998年朴槿惠踏入政坛就开始——当年朴槿惠正式当选国会议员。2007年,朴槿惠第一次参加总统选举,争取党内提名的时候,对手李明博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朴槿惠当政的话,崔顺实家族干政的可能性很大。

另外,朴槿惠自己有个财团,叫育英财团,她是名誉总裁,对这个财团的质疑就一直有。韩媒的质疑多在于它的一些事务,利用财团去让大企业集资,以及资金被挪用等。

2014年11月,关于崔顺实的前夫郑润会与青瓦台的秘书有定期的接触,商讨文件的起草等就被曝光。郑现在隐退了,在江原道的农场养牛。

【富二代和邪教,只是这起传播事件中的小插曲】

传媒狐:中国媒体的传播一般是这样的:作死的富二代被曝光,拖累了闺蜜和朴槿惠。闺蜜之父的邪教掌控了朴槿惠。

霍伟伟:事实其实是:梨花女子大学只是这个传播过程中一部分。两三个月前,大概是8月底,韩国的检察部门就开始调查崔顺实的财团——崔顺实可能干预到两家财团的资金使用。这个过程的时间是很长的。

另外,作死的富二代——崔顺实的女儿在脸书上炫富,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不管有没有这个富二代,韩国检方都开始调查崔顺实跟财团。

韩国媒体的关注点早已经转化了:中国媒体还依然停留在邪教、教主崔太敏身上。其实韩媒体早就已经证实,崔太敏不是什么教主。永生教的教主另有其人。目前只有中国媒体仍然在说邪教的事情。

【永生教教主另有其人】

传媒狐:那么崔太敏是什么人呢?

霍伟伟:邪教的说法源于一个韩国的国会议员。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不是邪教控制了朴槿惠的话,怎么能做出这样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崔太敏早期的时候是日本殖民政府的一名警察。1945年,日本殖民结束之后,就以“跳大神”为业。崔太敏还有一个理论:墙上画一个圆,然后看着这个圆一直念咒就可以治百病。他称这个为“永世戒”。而永生教是韩国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一名叫曺熙星的人创立的。这两个人没有关系。崔太敏只是有一个理念而已。

中国媒体移花接木了。韩国媒体最开始也出现了一些错误。说崔太敏是永生教教主,但后来媒体都在纠正这件事。中国一部分媒体就把韩国的这部分内容直接拿过来,没有求证放大宣传了。

韩国媒体对此事并没有太多的报道,当时有过这样的质疑,关于崔太敏的身份,但并没有出现过“朴槿惠被邪教控制”这样的说法。

至于为什么会把“永世戒”和“永生教”混淆,是因为“永世戒”念法是yeongsegyo,跟永生教的发音yeongsaeng-gyo有点相似,于是韩国媒体误以为崔太敏是永生教教主。

至于永生教,韩国也的确有这个宗教,还是个麻烦宗教。1981年曺熙星在韩国京畿道富川市创立,但这个永生教曾经在1994到2000年间衍生不少社会问题,包括监禁、杀人等犯罪行为。

a7j4ls70442281988

不少媒体对于永生教教主的负面报道,都是引用曺熙星的。

【永生教翻译成邪教不恰当】

传媒狐:韩媒用的사이비교,指的是邪教吗?

葛小辉:那个词其实是“似是而非的宗教”,也就是说它不是真正的宗教。我觉得사이비교翻译成“假宗教”可能比较合适,因为原意就是似是而非的宗教,就是披着宗教的外衣,实际上不是宗教。虽然没有直接用邪教这个词吧,但也否定了崔太敏系信仰的宗教性质。直接翻译成邪教的话,程度上跟原词有差别。

【崔太敏是朴槿惠走出人生低谷的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传媒狐:崔太敏跟朴槿惠的关系到底如何?

霍伟伟:崔太敏和朴槿惠的认识是在1974年。朴槿惠的母亲被刺杀。当时朴槿惠状态不佳,精神很不稳定,进入了低谷期。崔太敏给朴槿惠写了很多信,说是受她母亲托梦,她母亲的去世是给朴槿惠打开了一条路。这些信令朴槿惠得到安慰,就把崔太敏调到了青瓦台,两人开始了接触。

他是鼓励朴槿惠从人生低谷当中走出来的很关键的人物。所以他们的交情很不错。

朴正熙当时是总统,朴槿惠担当的是第一夫人的角色。所以朴正熙也是必然认识崔太敏的。

【韩媒的焦点在权钱交易】

传媒狐:韩媒关注的焦点是什么?

霍伟伟:1 崔顺实介入国政多长时间,是通过什么方式介入的,几个关键人物是谁?谁给崔顺实和青瓦台搭线的。涉及到泄露公务机密。

2 崔顺实有没有介入青瓦台的人事安排,比如内阁人选、青瓦台行政人员,她有没有介入;现在有一个事实是崔顺实前夫郑润夫的儿子曾经在青瓦台工作过。

3 崔顺实跟财团之间的关系,涉嫌将财团资金私有化。通过朴槿惠或者政府官员,或者青瓦台秘书的影响力,强迫大企业捐款。

这才是韩国媒体关注的焦点,权钱交易。

葛小辉认为,邪教和富二代也是韩国人的关注点。另外韩国人最关注的可能是呼吁朴槿惠下台,要求弹劾朴槿惠。

【JTBC拿到的证据是一台崔顺实涉嫌使用的电脑】

传媒狐:JTBC的证据就是那台电脑?

霍伟伟:JTBC拿到的最给力的证据就是那台电脑。电脑是否是崔顺实所有,存在一些疑点。崔不是直接所有者。电脑所有者是青瓦台秘书,原来一家媒体公司的老总。

但是JTBC拿到的证据有太多指向了这台电脑是崔顺实在使用。不是从法律层面,而是从新闻报道层面来说的话,可以判断这个电脑是崔顺实在使用。并且JTBC一直在强调,我们拿到的是一台崔顺实涉嫌使用的电脑。没有下结论说,这就是崔顺实的电脑。

JTBC是很严谨的。

【JTBC一直在调查,发现电脑是偶然,但挖出背后事实是必然】

传媒狐:JTBC发现证据很有戏剧性——翻找垃圾堆,然后找到了电脑?

霍伟伟:这就是国内存在的问题。其实韩国检方很早就开始调查了,韩国媒体已经做了很多这些方面的报道。这只是在报道过程中的一个发现而已,但这个发现太大了。

之前韩国检方调查崔顺实,崔开始整理之前的办公室。有些东西,崔的人交给了物业处理,就落到了记者手里。

各路媒体一直在追踪报道,JTBC有了一个突破性的发现而已。

传媒狐:为什么感觉JTBC把发掘过程交代得很模糊?

葛小辉:关于发现文件的过程,貌似JTBC自己都说不清楚。JTBC还留了一些资料没曝光,估计是等时机呢。

【硬盘资料的复原只能检方来做】

传媒狐:很多媒体提到,JTBC找到了旧电脑,复原了硬盘的资料?

霍伟伟:JTBC没有复原,他们看到的只是里面的资料。复原涉及到法律问题,只有检方有这个权力。记者找到证据,交给了检方。

【JTBC新闻部长一手主导调查】

传媒狐:JTBC在韩国一众媒体中调查能力是特别突出的吗?

霍伟伟:JTBC是中央日报旗下的电视台。韩国的几家主要媒体调查能力一直都是很强的。虽然有政治倾向,但调查能力很强,不受政府的压力。除了KBS、MBC。KBS是国营电视台,它人事任命是受到政府控制的,KBS一定程度上受到政府的影响。

就像这次示威游行,民众是朝着青瓦台走的,但是KBS的处理是,民众有游行,但是又返回了。并没有提到,民众是前往青瓦台受阻被迫返回的。这是受到一定压力的表现。

MBC是文化财团的,这是受到政府影响比较大的财团,资金来源是政府。

韩国主要的新闻媒体包括,中央日报和旗下的JTBC、朝鲜日报和旗下的朝鲜电视(朝鲜TV)以及联合新闻社等几大做新闻的电视和报纸的组合体。他们的独立性很强。压力不是来源于管制,而是经济等方面的。做调查的环境相对宽松。

JTBC的调查做得相对较好。JTBC现在的主播孙石熙是JTBC的新闻部长,享受的是社长待遇。原来是MBC的主播和调查记者。当时因为在MBC做一个事件调查受到压力跑到了盛京女子大学做教授。他在韩国调查报道方面的代表人物。还入狱过。

News Room是JTBC的王牌栏目。相当于凤凰的时事直通车的地位——一天当中最主要的新闻时段。栏目由孙石熙和其他几个主持人轮替。徐福贤,也就是找到电脑的那位,是JTBC的记者。

JTBC的报道部在捡到了这个电脑后,内部是开了很多次会的。包括如何分工如何进行调查。这是由孙石熙一手主持的调查。

传媒狐:为什么三星的保守派媒体要攻击同为保守派的朴呢?

葛小辉:孙石熙被挖到JTBC时,台长承诺的条件就是不干涉他的新闻自由。所以我觉得更多的是电视台本身的收视率考虑以及孙石熙这位新闻主持人的新闻态度吧。现在JTBC电视台在韩国知名度非常高,一下子吸粉无数。照我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跟财阀关系似乎不是很大。

毕竟崔顺实牵涉其中的米勒财团与K体育财团丑闻,背后就是全国经济人联合会,而这个全经联是财阀企业老大们的俱乐部。你说财阀真的愿意崔顺实被爆出来吗?米勒财团与K体育财团丑闻可是这次闺蜜干政大丑闻的导火线或者说一个出发点。

【调查结果若是事实就没有问题】

传媒狐:韩国媒体的地位一直是这么高么?

霍伟伟:韩国媒体跟财团政府之间是一种斗争。虽然是无冕之王,但斗争一直存在。当然媒体现在这么好的报道环境也是经过斗争得来的。2009年7月,通过了一部媒体法来保障媒体的权利。

传媒狐:有人说这次事件是JTBC的所有者中央日报背后的三星主导的,是三星对朴槿惠的报复,因为朴槿惠也出台了一些针对三星的法律;也有人说三星想转移Note7带来的压力。

霍伟伟:其实中央日报的资金比较复杂。它不仅仅是有三星的资金。另外Note7的压力主要来自国外而不是国内。本身在国内三星所有的福利都很好的。

损害财团的利益,包括三星都有。这种斗争在韩国一直是存在的。比如李明博曾经是三星的社长,但李在对三星征税的时候也不手软。财团对媒体施压,但是调查结果若反应事实就没有问题。

传媒狐:青瓦台会在此过程中施加压力吗?

霍伟伟:青瓦台没有这个权限。如果谁敢这样做,第二天就直接是头条了,干预媒体自由。

【媒体的独立性是整个社会的共识】

传媒狐:除了这个,中韩媒体的区别在哪里?

霍伟伟:区别在于待遇和保障。韩国的媒体记者在韩国收入是比较高的。比如说,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如果能进到几大媒体里,生活就能得到保障了。工资大概在一个月400万韩元(大概两万多人民币)。对刚毕业的学生来说,这是比较高的收入。实习工资大概是200多万韩元。

韩国毕业学生比较喜欢的两大去处:一个是几个大的财团,进去之后,一生的保障基本就有了,另外一个就是媒体。

在做到这些之后,韩国媒体的独立性就有保障了。这其实也是整个社会的认识:媒体就应该保障独立性,记者就应该有好的待遇。不管是财团还是政府,相对就有这个认识。记者的薪资不是非常非常高,但一定能保证生活。

另外,媒体监督政府政要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管官员的级别有多高。这是记者的职责所在。比如李明博的贪污问题,美牛的示威,都是一样的,不是说朴槿惠时代有什么特别的。

2016年10月31日, 6:09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