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获悉,2016年10月8日早上,709家属在湖南长沙第二看守所门口声援谢阳律师,王峭岭被一名不挂警号的警察打了一耳光。随后王峭岭、、凌杰、周伟、周杰、杜聪波、傅翔等7人被警察带到泉塘派出所。

原珊珊:“我和峭岭姐刚到第二看守所门口就被抓了!泉塘派出所!峭岭姐被一名不挂警号的警察打了一耳光[发怒][发怒][发怒]”

长沙凌杰:“我和伟大少(周伟)、周周煮粥(周杰)、杜聪波、傅翔等7人在湖南省二看门口在等候探视谢阳律师时被警察带上特警警车。”

temp_16100810411425
temp_16100810413495
temp_16100810412239
temp_16100810418510

原珊珊:看望709家里人:报团取暖,共渡时艰!

 
2015年7月9日凌晨,有司采取断网、撬门、查毒等方式不需要任何理由把全国三百多律师维稳了十几名律师抓了,没有给家属任何的手续,家属四处寻找没有任何权力部门承认,家属报失踪,没有任何部门立案,家属只能从央视、官媒上一次次地看到作为职业律师为当事人而死磕案件就成为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重大犯罪团伙,在2016年1月8号开始家属们陆陆续续收到逮捕通知书,罪名是什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颠覆国家政权,这里有夫妻同犯、兄弟同罪几十人统统的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第二看守所,两个看守所仅仅一墙之隔。我们在墙内的家人(包括本身的职业就是律师)都被权力机关指派了律师,官方还美其名曰说是他们自己聘请的律师,家属聘请的律师被解聘、到现在一年3个月不能通信,他们死活家属都不得而知,是谁在开法治玩笑,抽法治大嘴巴。

而家属在这一年多时间里,被权力机关恐吓、跟踪、逼迁、多次抓进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软禁、被打,居住的楼里楼外入住大批公安机关人员、出门受限制,孩子不能入学,限制出境包括几岁的孩子理由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等等。

(转载谢燕益被抓之前的短评)

散户们任人宰割,抓人无需理由,谁可幸免?这也正是天朝本色,天朝没有什么稀奇事!人生幻起幻灭,世事本无常,一场游戏而已,玩得起就玩,玩不起就不玩。在命运面前,有人扮演智者,有人却扮演痴人!曾几何时,谭七爷舍生赴死义无反顾,其“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 ,快哉快哉!”气贯长虹,动魄惊心,何等潇洒,何等决绝!有大仁大智大勇者,千古一人也!今夕何夕?大厦将倾,国将不国,义人受难,是为记!

唯有谢阳律师被关押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爆出已酷刑、几次急救。自2016年8月8日—8月17日、9月17日—至今,两次移送长沙市检察院,至今没有安排辩护律师会见和阅卷。违法行为持续到何时?

我是709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关注谢阳就是关注谢燕益,关注709。

出发,长沙见!

原珊珊
2016.10.7

709:欠湖南人的债,今天开始还

 
其实我不仅欠湖南人的债,我还欠山东人的债,欠河南人的债,欠很多地方的债。欠山东河南等地的债,我另文解释,今天就先说欠湖南人的债。

2015年709之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请哪位律师做李和平的辩护人?还有我请的律师敢做李和平的辩护人吗?还有就是我请了律师,他们也敢做和平的辩护人,他们来的了北京,我们签得了委托合同吗?

在一连串的不确定之后,2015年7月15号我等在首都国际机场,并不确定湖南的蔡瑛律师能否接到。我连酒店都没定,因为山东的刘书庆律师已经被国保堵到家里出不来了。

我接到了讲着我只能听懂30%湖南话的蔡瑛律师,他成了709第一位公开发声的律师。一年下来,他的湖南话我能听懂90%了。他这一年来跟河南的马连顺律师北上天津北京合计近三十次,投诉控告近三十次。虽至今未能会见到李和平,但我心里认为这两位是极其尽责、不惧威胁的良心律师。蔡瑛是我认识的第一位湖南律师。我开玩笑他的湘普最好听,桂秋(谢阳妻)毫不客气地揭发:他那是益阳话,不是湘普!

第二位湖南律师是709王宇的辩护人文东海律师,他是被我们的“红桶”连累,六月六号跟我们一起被天津挂甲寺派出所抓走。虽然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拿着“红桶”被抓,但是文、蔡、王、纪四位律师却是被我们的“红桶”所累,进了派出所。这红桶事件中,有两位湖南律师。据后来他们说,国保让他们交代我意存“寻衅”。国保自然是没有得逞。

至于后来见到的湖南律师越来越多。6月16全国律协,蔡律师、马律师又跟我们经历了一次国保们的“围追堵截”。不得不说,每次看着因为我们的出现,律师们跟我们一起上演“大片”,心里觉得感激巨多。

直至后来,看到了谢阳律师跟李和平律师的一张合影,终于明白,就算我以前不认识湖南律师,以后跟湖南律师是打不完的交道了。也注定,709前前后后,我是欠下湖南人太多的债:最强压力之下的支持,莫名被抓之时的遮盖,威胁恐吓之中的坚持……谢阳的太太陈桂秋是我接触的第一位北京之外的人权律师的妻子。今年六月二号我们去长沙旅游,陪她一起去公检法门口散步,想着她一个家属,一年零三个月独立面对公检法,心中为她难过。她的软弱、压力,在这一年来,也大多一个人面对。我们愿意跟她一起承担这压力,这压力是整个709家属的压力。

长沙离北京并不远。10月8号,陈桂秋丈夫谢阳的辩护律师去看守所要求会见,我可以去给谢阳律师存钱。

不为别的,欠湖南人的债,今天开始还。

走起,长沙。

709王峭岭
2016年10月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