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府真是盛产精算师,这不,又开始琢磨着改进“薅羊毛”的技巧了。

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激发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意见》要求,进一步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发挥收入调节功能,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据媒体报道:个税改革将分三步走,高收入阶层未来多元化的劳动所得将作为增量因素考虑纳入综合所得,并由此统计个人所得税。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被称为高收入群体,在个税改革短期和中期目标阶段,这类人群是重点调节的人群。

一个人年收入12万,在二十来年前我工作时,那几乎是富豪了;在十来年前,还算得上高收入。而在今天的县城和三、四线城市,也还凑凑合合。可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12万可能刚刚“脱贫”。

2015年,北京市职工平均工资85038元,上海市职工平均工资71269元,深圳市职工平均工资81036元,离年收入12万元并不遥远。也就是说,在一线城市很快职工的平均收入很快都要达到“”标准了。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一年收入12万还买不了主要城区的2平米房子,这就叫高收入?

假如一个年轻人没有房子,他月收入一万在北京这样的城市能过上什么样的日子?

房租2000元,还只能是合租;生活费起码2000元;通信、交通、交际、水电费用2000元;购置衣物1000元,还剩下3000元。当然,如果一对夫妻每人月入1万,平均生活成本会下降。可是那他们得购房,要攒钱用作巨额首付,且一、二十年内每月都得向银行还贷;还要生孩子,孩子的教育费用可是个无底洞。——官府看到人口老化严重青壮劳动力不足,现在鼓励生二胎了,如果是两个孩子更不得了;假若夫妻俩有一方的父母没有退休金或者退休金很低,他们得节省出钱来赡养老人。

这样的收入,在一线城市刚刚免于不饿死而已,即使在省会等二线城市,也就能对付日常支出,远远达不到过上富足、有尊严的日子。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有实权的官员,工资基本不用,房子住政府分配的或者房改时低价购入,生病住院不用花自己一分钱,在单位上班吃免费午餐或者象征性收几块钱。即使没有灰色收入,年入一万也不算少。可这样的好事轮不到大多数职工。

我认为将12万作为“高收入”重点盯防恐怕也是“精算”的结果。标准定太高,可薅羊毛的对象剧减,真有钱的人比如年入一百多万,不爽的话可以移民、转移财富;标准太低了会引起社会震荡。只有年入12万的人,想移又移不了,而且还有仨瓜两枣,不到赤脚不怕穿鞋的地步。温水煮青蛙,一点点地对这样的人群薅羊毛,可持续的时间最长。

中国的《四书》之一《大学》曰:“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朱熹对这段话的注解是:

人君以德为外,以财为内,则是争斗其民,而施之以劫夺之教也。盖财者为人之所同欲,不能絜矩而欲专之,则民亦起而争夺矣。外本内末故财聚,争民施夺故民散,反是则有德而有人矣。

也就是说,“人君”如果用尽心思聚敛财富,那只能是劫夺老百姓的财富了,而大伙儿谁不爱惜自己的财富?如果人君争夺太甚,老百姓只能“散了”。这个“散”既是“心散”,上下乖离,也包括用脚投票。有能力的人就如贾葭老师所言“早发早移”,剩下的则是油水越来越小的细民,聚敛的社会成本将会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