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论 | 喋血捕快与运钞车枪下的黄武林 王朝末世的血仇因果

这几日连续发生的几件事在我看来是互为因果的。

贾敬龙婚房被强拆,遭遇两年羞辱,穷尽司法与社会途径,得不到起码的公平与正义救济。低级村官俨然是村霸,不得已,起了杀心。

江西老表黄武林在大街上正常行走,被武装押运车剐蹭,且车扬长而去。血气方刚的黄武林追上车猛拍,押运的持枪者毫不示弱,英勇击毙手无寸铁的黄武林,给黄武林的三口之家留下孤儿寡母。

周六中午,江西永修一捕快喋血街头,貌似是被割喉。死的这么惨,这么恐怖,网上却欢腾一片,直称下手者为“义士、好汉”。甚至留言“逃亡途中如有需要,请及时留银行卡号”。据未经证实消息是:“零九年其父不幸蒙冤入狱,在看守所被捕快打死,七年过去了,真正的杀人凶手非但没有受到惩罚,反倒升职为副所长,做儿子的秉承“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之古训,忍辱负重,七年之后,儿子长大成人,在一个深秋的上午,趁对方不备,手刃仇人,刀刀见血………杀父之仇。”但嫌疑人是四十左右,不是“儿子长大成人,”。

我个人倾向这个说法:2009年1月15日,永修县三角乡建华村村干部熊焕文开车去县城遭遇三人拦截,熊焕文被刺死,他的叔叔熊运福重伤,起因是200元的财务纠纷。行刺三人中两位一个是建华村干部熊斌,一个是他弟弟熊运世。后来,熊斌死于县看守所,江西版的躲猫猫事件。周六手刃捕快的即是熊运世,一不做二不休,又回村把造成其兄案的一家刺重伤两人。

006zenohzy7618wwnsl49

联系起来看,这国越来越暴虐、任性。可爱恨从来不是没来由的。有权任性,必然伴随血仇的因应。试想,如果贾敬龙如万恶的欧美那样房屋产权神圣不可侵犯,强拆不会发生;村民自治,恶霸村长鱼肉乡里不会发生;遭遇个案暴力,有司法救济,血仇也不会发生。剐蹭了黄武林车的制服保安,只需下车解释沟通,后边的事情也不会发生。可在权就是一切的当下,握有二杆子的这些操蛋玩意儿不会这么想,总以为拳头大可以螃蟹横行,逼上梁山的故事只是小说家言,这思维朝野皆然。

想想这国每年在看守所里因躲猫猫、俯卧撑等离奇因由意外死亡的有数千之众,这捕快喋血街头就自然而然有了合理性。贾敬龙与黄武林遭遇的暴力也刺激民的最后一点儿耐心,为捕快喋血叫好,实在是合乎情理。

曾经我听说过一个故事,不知真假。说扬州的一处牢狱,狱卒时常殴打一犯人,犯人说:“你平时管教我,我只当你是在履行公务,但是你殴打我,那就是你我的私仇。”后来该犯人出狱,不久,那狱卒的独子被吊死在监狱大门上。

永修被熊运世刺死这捕快据传是看守所副所长,真如是,那击杀他岂不是前文所述的因果?

放下你手中的鞭子,在殴打和你具有无差别天赋权利的个人时,多想想,谦卑,悔罪。这些貌似无关痛痒的废话也许捕快门听不进去,不过作为赵家的爪牙的尔等,能不能给自己的未来一条活路呢?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我想我是爱狗的,可狗真咬了邻居我会怎么做?送它去死。那些为虎作伥的捕快们自以为爱锅爱赵家法律,可真真当你们殴打死周秀云、雷洋,主子还能保护你?就算保护得了一时,你不用买菜、逛商场、看演出、走夜路、安慰失足妇女……等等吗?惶恐如丧家时,何处不是敌人呢?在胡同的角落、在公园尾随、在剧院门口潜伏,杀机无处不在,难道不是吗?

多年前听到一个故事,故事估计是真实的。福建一级别不低的捕头,大概是六扇门某地掌门,把贪来的钱养了一小三送美帝安居,随后自己也去美了个帝的。可到了异乡,没了过去的威风,虎落平阳,落了毛的凤凰野鸡不如,结局凄惨。小三卷包会,席卷所以财产另行与别人愉快去也。过去捕头得罪过的黑道白道中人,隔三差五登门敲诈……。该!

最近和体制中人聊天,他们依旧乐观,他们任然认为血色帝国可以千秋万代,姑且当你们的理想是真的,不过还是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想不通的话,回家看看爱子和摸摸太太的咪咪,一定可厘清思路。

2016年10月31日, 7:13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