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总日记】世界进入民族复兴时代

习总日记((2016,11,18)

举目群山尽,回首白云低。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平均海拔2800米,是世界第二高海拔的首都,高原特色浓郁。当地时间17日下午,我抵达这里,开始对厄瓜多尔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两国建交36年来,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厄,也开启了我就任国家主席后第3次拉美之行。

可敬的是科雷亚总统不惜以身试法,违反厄国《公共典礼条例》和总统不赴机场迎送外国元首的潜规则,亲赴机场迎接并举行隆重仪式,欢迎我的到来。

四年前我之所以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目标,是为了党在共产主义理想破灭之后重新出发。

日月沉浮星转斗移。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树立了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折腾60年后理想破灭。面对全民腐败无官不贪的党和国家,面对茫然失措的中华民族13亿同胞,历史选择了我带领他们走出危机走出彷徨走向未来。未来之路在哪儿?未来之路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记得那天午后上完厕所的一刹那,我作出了这个自古以来史无前例的英明决定。

历史从来不缺伟人,民族也从不缺英雄。古人云乱世出英雄。苏联解体后加盟共和国相继独立,俄罗斯民族的危急时刻普京大帝自龙虎山清宫伏魔殿地洞直冲而出亮瞎世界。今天,美利坚民族面临左倾危机大量非法移民动摇国本之紧要关头,川普大神也紧随普京和我之后冲出伏魔殿,高举美利坚复兴大旗,提倡高筑墙广积粮,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如果把民族主义复兴看作历史的右转或倒退,那么说明人类在左转或前进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太偏太远太急,以致濒临自噬的险境而不知觉。

在各种主义、思想的身边,文明的列车承载人类沿着科技发展的轨道呼啸而过心无旁骛。不远的将来当机器人参与到哲学和社会问题讨论中来的时候,人类会不会回忆起普京大帝、习核心和川普大神乱舞的时代?

(習總很忙,沒時間寫日記,已經成為共識。本人受黨教育多年,決挺身而出,替習總寫《習總日記》,以效自乾五之勞。作者:何岸泉)

2016年11月19日, 9:23 下午
编辑: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