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个大新闻】官谣封号风波背后的东方网和徐世平其人

因发布了一篇自2014年就出现过的虚假新闻,东方网旗下一微信公众号遭腾讯封号7天处理。这家自称是上海“最具影响力、权威性和公信度的网络媒体”的总裁徐世平分别两次托宣传系统内部人士给腾讯“打招呼”解封,无果。徐世平随后发表了致马化腾的公开信,称腾讯“一统天下”,“对国家绝对是一种危害”,因其“今天可以对媒体露出狰狞威权,明天就会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

微信平台今日对此回应称,涉事文章”以小概率事件夸大成全民事件”,“有明显全搬谣言内容误导受众的倾向”。微信在声明中称涉事公众号“存在谣言、违规声明原创等多次违规行为,均被删文处理”,根据微信平台规则,“累次违规平台自动触发处罚机制,账号被封禁”。

就在两个多月前,《传媒大观察》曾发表过徐世平的专访。这篇题为《错过了很多风口,但东方网一直没有错过徐世平》的文章,透露了不少关于东方网和徐世平的背景信息。对照此次的“官谣封号”事件,颇耐人寻味。

东方网背景:

[2000年] 上海市委、市政府举全市之力,集纳整个宣传系统的资源来打造一家在地方上有影响的网站。东方网筹备之初募集了六个亿的资金,股东单位涵盖了上海的主要新闻媒体。时任解放日报副总编辑、新闻报总编辑吴谷平,青年报总编辑李智平,新民晚报评论部主任徐世平,“三平”一正二副,成为东方网筹备小组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
[…]
2012年4月28日,上海市委撤销了东方新闻网站事业编制,召开东方网改革发展推进大会,任命何继良为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世平为公司总裁、总编辑

当年成立之初,东方网是一个正局级的事业编制,而且是除了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之外,全国第一家正局级的新闻网站。如今砍掉事业编制,也是全国第一家吃螃蟹者。在文化体制改革上,上海总是敢为人先。

徐世平其人:

徐世平在任东方网总编辑之初,提出“十不可用”原则,一度成为网络新闻教科书式的训条。这十不可用原则分别是:假不可用、险不可用、长不可用、虚不可用、劣不可用、乱不可用、浅不可用、涩不可用、套不可用、恶不可用。他还主编了《网络新闻实用编辑技巧》,已成为新闻网站和新闻院系的教科书。
[…]
2004年8月,徐世平任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副主任;同年12月,兼任上海市网宣办副主任。徐世平受命筹组了当时中国第一个互联网的管理协调部门,上海市网宣办。这个领导小组叫上海互联网舆论宣传领导小组,下辖办公室,协调上海十三个委办局的互联网工作,探索建立了互联网舆论的管理机制、舆情监控机制和信息处理机制。

[…]他在2016年3月的观媒峰会上演讲,谆谆告诫媒体同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纵观近十年的互联网发展历程,没有哪次行业变迁不是由技术和资本推动的”。

东方网总裁徐世平致马化腾公开信内容摘要:

 
两天前,东方网旗下的一个媒体性质的公号《新闻早餐》,突然收到一则腾讯的处罚决定,这个决定是以告知的方式通知的,说新闻早餐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 19 元?》,被人举报,涉嫌造谣和传谣,封号七天。[…]

毕竟,我曾经担任过上海网宣机构的负责人,希望通过正式行文的方式,请腾讯帮忙解决这件事。[…] ” 两微一端 “,现在都被官方认可,也成为转型融合的标志,各种官方的排名,都用微信说事(我只能说,新浪的微博还可以),你不从,行吗?

前天晚上,我给当年的同行,广东网信办的前任领导,也是朋友,打电话求援,希望他能帮忙打招呼。[…] 同时,我也给北京网信办的领导朋友打电话(因为我知道,腾讯新闻的管辖权要归北京了),请他也帮帮忙。朋友们都回复,将信息转达了。…

昨天晚上,我再次关心公文的 ” 行程 “。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广东有关方面收到公文了,忧的是还有一条信息,说是对接的人,” 休假了 “。[…] 媒体融合,这都是要融到腾讯的架式啊。腾讯是什么,只是一家互联公司而已,他的资本结构,不能代表全民的利益吧?因为,资本决定立场。

[…] 《新闻早餐》的这篇文章,很多的媒体都报道过,即使我们有整合的瑕疵,也不至于一棍子打死吧。我还在想,《新闻早餐》是经过官方认证的媒体属性的公众号,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加强管理,强调自己的社会责任,倡导正确的舆论导向。如果我们有问题,是不是应该事先沟通,如果确有问题,再行封号也不迟吧?

[…] 腾讯的做法,不得不让我心生怀疑。这两年间,我在许多公众场合,批评腾讯。大致是两件事,第一,我反对腾讯到处掠夺公共数据资源。大家知道,DT 时代,公共数据资源是巨大的财富,既是公共资源,那它就是属于全民的。[…] 腾讯是一家什么公司 ? 你的资本结构是什么?将全民的资源,没有对价,就收入口袋,是不是对全民利益的侵害?因此,我在许多场合,建议依据反垄断法,拆分腾讯。一个一统天下的腾讯,对国家绝对是一种危害。不信走着瞧。它今天可以对媒体露出狰狞威权,明天就会对国家权威提出挑战第二,我在不久前主持的一个论坛上,公开不看好腾讯微信即将推出的小程序(也有人将其称为 ” 超级 AP”),我认为腾讯过于自信,有点异想天开。[…]

这两件事,是不是让你马先生或者你的手下,非常的不爽?我不清楚。如果是,你和你手下的心胸和格局就太小了。

[…] 但是,我最终还是想明白了,我是媒体人,媒体人应该有尊严,不应为五斗米折腰。如果有朝一日,中国的媒体,都成为腾讯的走卒,我们还会有 ” 中国梦 ” 的美好期许吗?

以下评论由数字时代编辑收集自新浪微博:

 
@汨罗啾:“有人冒犯了我的权威,我就告他”[doge]

@李大懒懒蕊:一边不服,一边托关系,但是没解决,所以要站到某一高地来指责[摊手]反正我一个党媒出身的就要恶心你民营的垄断[摊手][摊手]

@喝蛋酒也会醉:我点开了原文 大意是他们旗下一个新闻早餐栏目发了一个类似广告的软文被人举报涉嫌造谣传谣 这公众号有40w粉发推送是可以盈利的 有一部分人靠着这个收入 被封号了就很郁闷 so[doge]

@很快就好看:徐总,你难道意思从业30年里你是活在新,,闻,,自,,由里吗?对一个私企,你是这样抱打不平,咋没见你给我国皇帝写公开信呢?一个官,,僚,也有脸说私企强,,权,,霸,,权,腾讯敢这样说你吗?[哈哈][哈哈][哈哈]

@尘世中迷途小书童v:不是,你们作为国家喉舌,干的亏心事说的亏心话也不少吧?就你们这种媒体人也好意思撕逼生意人?你他妈什么时候敢批评政府,什么时候再来手撕马化腾吧,一点都不可怜[二哈]

@南方和尚:意思就是共产党快弄死他

@Hi小鱼说:嘿,明明是企鹅和天朝联合对付媒体,话锋一转,倒变成企鹅威胁天朝了,这招高明,但无效。

@转身的幸福–:在中国,会有企业对国家造成挑战?别胡说了,要腾讯倒和要快播倒是一样容易的事

@阿姨不要鱼:所以总编辑的意思是 我们就算发了谣言,可是我们是认证公众号,你就不应该封我???

@清水麒麟:不扯马的公司抄袭了哪些产品,就想知道东方网那公众号是不是涉嫌造谣了?要是的话,封了造谣的账号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还是因为你打了个“国”字号,就觉得自己应该被区别对待?[挖鼻]

@铁线宝宝:这厮的意思大概是,腾讯说我造谣并封了我的号→我难过的睡不着觉→我各种找人和求教→我找的人只是摊手笑了笑→我没有办法只好来微博叫一叫

@白日梦小妞SSS:商业平台体量够大之后就会具备了社会资源特性。但归根结底,平台有自身的运营规则和体系,尊重规则很重要。有用户举报了,也不会因为你是媒体就开恩。倒是这位总裁凭借自身资源托关系想打破规则的行为很可耻,再者,您这篇有疏漏的整合报道本身有问题在先,为何不正视反思?打铁还需自身硬,不谢。

附微信回应:

yefj-fxxneua408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