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图|从《潘金莲》的阉割情况看,冯小刚根本就不姓赵

来自微信公号:仕图(ID: shi4tu2)
作者:熊太行

熊师傅第一次看《我不是潘金莲》,是一个不带龙标、反而还有水印的版本,当时还觉得挺惊喜。

有xinfang系统、有省级领导犯错误、有出于行政力量的拘留。这些都拍出来了,你还要什么?

甚至还有一位大背头的高级首长,为李雪莲的事在会场上拍桌子瞪眼睛。那个版本上,英文字幕注释的首长是Vice President。

这个,能过么?

当时我疑惑的就是这个,不过转念想想,冯导跟广电系统的关系很好,也许人就是行呢?

相信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吧。

他拍过犯罪团伙勇斗另一个犯罪团伙。➤《天下无贼》;

拍过中国人杀中国人,中国人和韩国人美国人互相杀的两场战争。➤《集结号》;

拍过文革老流氓早泄后的伟大复兴。➤《老炮儿》;

拍过死上千万人的饥荒,不是上一场,而是上上一场。➤《一九四二》;

拍过死上万人的地震,不是新世纪那场,而是上世纪最后一场。➤《唐山大地震》

随便拎一个题材,都够一个年轻同行从此转入地下的,但是冯导可以。

冯导的尺度确实令人羡慕,但这尺度也是人真刀真枪金戈铁马打下来的。在所有人拍电影都赔钱的岁月里,冯导用贺岁片这种新模式打造的票房奇迹让广电系统的电影部分还有点可写的东西,套用《甲方乙方》的词儿,真是:

犹他海滩负过伤,在北非流过血!

但你恐怕不能说,冯导成了体制的宠儿。《我不是潘金莲》就属于拿错了、碰错了的题目。

一个电影票房想要上10亿,必须要“下基层”才行,换句话说,三线城市和县城里的夫妇和情侣要愿意去看这部电影,《寻龙诀》、《捉妖记》、《煎饼侠》、《夏洛特烦恼》基本都是这样,出来大家要有得聊:

哎,你看寻龙诀里的歌好听

那个小妖怪挺好玩

大鹏无所谓,我喜欢岳云鹏

哎,你说你们男的是不是都想回高三追校花?

《我不是潘金莲》给不了这个功能,人们对李雪莲这种没啥委屈,主要是惹麻烦的人是躲避不及的,无论体制内的人,还是过得不错的小白领。对真正的苦难,吃过那个系统亏的人,则是宁愿转过脸不看,假装不知道。

经商比例高的东南沿海地区本来也不是北派冯小刚的票仓,内地三线城市和县城里,有消费能力的人一般是:公务员、医护、教师等事业单位人员和国企员工。官场中或者接近官场的人看见这个“官场现形记”,显然是尴尬看完的,看完后也不会跟同事讨论,除非骂导演。

《我不是潘金莲》就像一个破门而入的乞丐,悍然一声吼叫,告诉我:珍惜生活吧,这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

我已经开始狠斗私字一闪念,反省自己忘记了理想像条狗,冯导再告诉我:当然了,这个女的受苦,是自找的。

卧槽,吓得我,好了,你砸坏我门了,给我修好!

李雪莲这样的人物必然两头不讨好。

这样的电影能拍不能拍?能拍,最好自己花钱拍,拍了出去拿个奖,宣告退休拉倒。从此只存在于云盘种子里,成为豆瓣片单里永远404的传奇。

还是希望和大家见面对吧。

司马迁老师的经历告诉我们,你要想活着,那就要忍受一点侮辱了。

6401
6402

平等的,不平等的条约,浮士德见梅菲斯特……咬咬牙,还是决定签署了。

这就是为什么结局会极大突兀,前面完全没有母子的戏,后面会突然出现一个老大,甚至还提到了生二胎。因为之前的版本,她假离婚是为了多分一套房子。

可以理解冯导是如何艰难地度过审查的。在《天下无贼》的时候,电影不过审,后来请了王朔出来,看完了片子,王朔支招:“让女贼怀孕。”果然就过审了。

这次冯导应该是故技重施,又一次让李雪莲怀孕,变成一个因为生二胎而被骗的女人,软化了固执,增加了同情分。但刘若英饰演的女贼能怀孕,是因为有刘德华。

你强迫李雪莲怀孕,把一个孩子突然推给前夫喜当爹,那所有的戏都该重拍重写。

有没有孩子,李雪莲的心理状态会完全不同。有孩子的女人更好对付,根本不会参与信访,只要让孩子班主任来劝,直接游戏结束了。

6403
6404

孩子意味着另一种可能。各位,白娘子进雷峰塔为什么乖乖的,也没有投诉法海呢,因为她有个儿子在外面,回头十八岁中了状元,就能回来给娘维权和拔创了。

李雪莲可以等孩子上大学毕业考纪委公务员,正好到了纪委接到六爷举报吴亦凡他爸的信,电影还可以当电视剧那么拍。

抚养权其实也不是问题,李雪莲的前夫再婚,只要女方主张变更抚养权,法院是可能支持的。

这个大BUG,冯导懂不懂?当然懂,从《编辑部的故事》王朔带着他入行,开始干编剧、导演多少年了,这故事这个样子,他不会不明白。但是还能不能改?显然不行了。

这部电影本来准备10月上,已经改了一次档,再往后还有贺岁春节档等着,这不是一个贺岁能合适的题。

硬上,确实是没什么好办法了。

圈内一看也就明白了,过去总觉得六哥在上面路子野朋友多,尺度那么大,敬他三分。现在一看也就是这样啊,那咱们也甭客气了。

万达的排片低,就是这个道理。人奔着冯小刚、范冰冰去了,结果看见是这么一个故事说不通的电影,人际传播基本没有路了。

这个时候冯导叫板王健林,就是不明智的,华谊和万达的恩怨,让资本家们去解决。六爷也是急了,老炮儿附身,开始“有事跟我说”,时代变了,好多事,您根本没能力来平了。

冯导在微博上发公开信叫王健林,王老板根本没理他,让王少爷带着儿媳团就把冯导灭了。《老炮儿》里有一句词儿好:这帮小XX子,下手没轻没重。

确实是一个下手没轻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年代——1997年您能贡献3600万票房,大功臣,现在您就算拿5亿票房又如何?这年头太多片子能出这个成绩,太多人能打出这个数字了。

一个导演,毕竟还要追求奥斯卡、戛纳,再不然柏林、威尼斯拿下一个也好。冯导只得过一个金马,还是演员身份得的,到年纪大了,挣不动钱了的时候,那就是一片悲凉萧条。

没有了尺度,不仅仅是上峰天威难测,更重要的还是对自己的认识出现了偏差。文化业的商人很容易有种错觉,觉得政商两界平蹚,其实:

海军大院儿的孩子终究是海军大院的孩子,北京灯泡厂的子弟终究不是北炮部队的少年。

6405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没用的,真的。

冯导,您应该尽快避免沾惹政治,这是外姓人不该碰的主题,尽快回到相声小品的群众喜剧上来,更安全,也更挣钱,现在这样的场面,就像是:

老头举重——亲者痛、仇者快、吃瓜群众还喝彩。

我喜欢范伟,李雪莲最后想要上吊的时候,范伟扮演一个看果园的,他跑过来不让李雪莲死,说他的麻烦会很大,建议李雪莲死在旁边那个果园里,这样就能折磨一下他的同行。

这是长篇单口相声里的传统梗,下一步应该是老头要教落难的少年武功才对。所以我觉得特别亲切。

这一段好多人说出戏,其实前面说了这么多,你们应该知道冯导的意图了,加一点熟悉的喜剧进去软化一下血管,让那些尴尬症发了的公务员们也缓和一下。

只可惜早就晚了:

雍正当年看昆曲《绣襦记》,看得过瘾就赐宴给扮演常州刺史的演员吃,席间这个得意忘形文艺工作者随口问皇上,“万岁,现在的常州刺史是谁啊?”

皇上让人把这厮拖出去打死了,理由是:“你是什么身份,敢乱问国家的名器!”

6406

对自家的包衣虽然粗鲁,但是亲切。

6407

如果露出“你想干嘛”的神色,那就糟糕了。

2016年11月21日, 11:04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