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沙龙 | 现在是中国人道德水平最高的时候

看这个标题,可能有人会觉得我是要写一篇说反话的文章。但是他们猜错了,我是很认真很诚恳的写下这个标题的。

我经常能看到一些感叹:

中国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过去人虽然穷,但是却善良,过得安心踏实!

现在经济虽然发展了,道德却滑坡了……

当然了,很多时候这些话都是一些牢骚,一些宣泄,主要还是对现实不满意。但是在我听来,这些话真是格外的刺耳。完全是自欺欺人。这些感叹给人勾画了一个清贫朴素、白衣如雪的年代。

可那样的年代根本就不存在。

我生在 1976 年,今年是 2016 年。四十年了。这四十年也是中国一步步开放的年代,我可以说是跟着这个进程一起长大的。我耳闻目睹的变迁让我相信一件事:

中国现在有种种问题,种种危机,但是总体来看,至少在这几十年的范围内,现在是中国人道德水平最高的时候,现在是中国人三观最正的时候,现在也是中国人最善良最正义的时候。

中国人的道德水平没有滑坡。它也许还是很糟糕,还是狠底下。但是和几十年前相比,它被大大地提升了。

我真不知道那些人杜撰出的美好时代是哪儿来的。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我都经历过,当然那些时代也有很多美好的东西:树下的闲话、夏日的蝉鸣、女孩脚下的皮筋、男孩手里的泥巴……但是也有很多粗陋和恶劣,现在的很许多问题那个时候都存在,而且存在的方式往往更加残酷,更加赤裸裸。

比如暴力。

现在新闻上每次有校园暴力的报道,都会引发感慨:现在的孩子怎么了?

我觉得这是在装什么啊?明明以前的校园里充斥的暴力更严重。我上小学的时候,路上被劫过无数次。不光是我,我们班上的小朋友,可以说没有一个不被劫过好多次的。每到放学的时候,小痞子们聚在学校门口劫小孩子,几乎是个固定的风景。学校里面的冲突也往往会扩大,某一方召集几个混子,把对方堵在小胡同里打一顿,那是很常见的事情。我们那个城市里的校园暴力还算好的,我听到过一些朋友讲起他们那里的暴力,更是骇人听闻,花样百出的侮辱和殴打,甚至闹出人命。

城市里也并不安全。我记得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街头斗殴,而年轻点的姑娘上下夜班必须有家人护送,至于盗窃,那就更普遍了。我家就被偷过好多次,我自己丢过好几辆自行车。

而且暴力往往无人过问,只要不是太过严重,警察根本不会干预。那个时候没有 110。你如果被人打了一顿,那就是被人打了一顿,除非你回去召集到更强大的力量,否则你就没有什么办法。我有位东北朋友,他就听过昔日的黑道风云人物缅怀八九十年代:“那个时候拿棍子打得头破血流的,人家爬起来就跑了,也没什么纠缠。现在的人都糠了。你打他一棍,他又是B超又是CT,没几千下不来。真是打不起了。”当然,并不是现在人体质糠了,而是因为渐渐有了一种力量为他们肿胀的头、头上的血讨一个公道,讨一个说法。这个力量就是法律。而在他爬起来就跑的年代,法律对他的血并不感兴趣:又没打死你又没打残你,矫情什么啊?

那个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确实比现在紧密,存在一个熟人网络。但是一旦越过这个熟人网络,外部世界就马上变得凶恶起来。现在有人把那个年代回忆成一个温馨清贫的和平世界,这和我的记忆实在相距太远。在我印象中,那个年代里的弱者或者边缘人物更难获得帮助。残疾人受到赤裸裸的歧视。我们小城里有一个智障,站在街头不停地摇头,像现在吃了摇头丸的人似的。孩子们都管她叫“琼瑶”(穷摇),大家围着她哄笑取乐,等她摇累了,甚至会有人给她几分钱逗她接着摇。这几乎跟现在跳广场舞一样,是大家的公共娱乐活动。这样的事情在现在几乎难以想象,可当时人们对此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所以,有的时候我听到那些老年人或者中年人谴责年轻人不好的时候,往往就会有一丝愤怒感:他们不好,你们呢?你们当年干了些什么?他们年轻不知道,你们自己还不知道么?

在我记忆中,那个年代的人们对生命和权利的观念都非常淡漠。

人们不知道作为一个人,应该拥有什么样的权利。很多在现代人看来骇人听闻的事情,当年人们会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而接受下来。

警察有权力冲进市民家里,看他们两口子是否在一起看黄碟。

法院有权力在判刑之后,把犯人五花大绑地游街。

至于现在约炮的男女们,恐怕也很难想象那个年代的“非法同居”会面临什么后果。

有人说这是淳朴。这不是淳朴,这是没有尊严,没有权利,这是不懂得人何以为人。

这样的一种心理状态,反而会产生出善良的品行、健全的三观,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且不要说九十年代,就连被大家讴歌缅怀的八十年代,也在争论“大学生为救一个老农民而死,值不值?对不对?”这还需要讨论?一个老农民救一个大学生而死,就值,一个大学生就老农民而死,就不值,这TMD什么价值观?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拿现在的让座说事,拿现在的地沟油说事,拿现在的造假说事。说到让座,我不知道其他人看的情况是什么样。反正就我的视野所及,现在年轻人在公交车上让座是更普遍了,而不是更少,他们不让座的时候面临的道德压力不是变小了,而是变大了。至于地沟油和造假,其实那个年代的人是没有那个技术,也没有那个利益驱动,否则早就造起来了。大家不知道自己身为人的权利,一群成年人被人像五六岁的娃娃一样管着,他们怎么会有选择善摒弃恶的能力?恶其实一直存在,只不过有的时候会被傻所掩盖而已。

至于现在说的不敢扶老人,拿这个做现在道德滑坡的论据,就更可笑了。且不说当年人们没有用这种方式讹人的利益驱动(这跟现在的医疗制度有关,也和反应更灵敏的司法制度有关),退一步讲,讹人真的是因为道德滑坡,到底是哪些人在讹人呢?是被你们谴责的年轻人么?

我并不是为现状唱赞美诗。现在的问题当然非常多,很多权利依旧得不到表达,很多事情依旧野蛮残酷。我不是在为现状唱赞美诗,相反,我是在为我们依旧匮乏的自由而唱赞美诗。

如果我们这几十年来终于获得了一些支配自己的自由,结果我们却堕落了却滑坡了,那我们真的就是一个犯贱的民族。

如果我们这几十年来终于知道了一点做人的权利,结果我们却堕落了却滑坡了,那我们真的就是一个下贱的民族。

如果我们这几十年来终于可以接触到一些外部的信息,开阔了一些眼界,结果我们却堕落了却滑坡了,那我们真是一个活该闭塞的民族。

我不相信这些。我相信我们是一群正常的人。我相信多一些的自由、、信息,只会让我们变的更好。我相信虽然有种种波折,种种不如意,虽然我们还有种种丑陋,但是和上一代比,我们没有变的更坏,而是变的更好。

而只要这个前进的趋势不被人为中断,新的年轻人也自然会比我们这一代更好。

2016年11月21日, 8:1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