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九零后警察贾天然通过了司考,以406分的高分。

贾天然是河南三门峡人,算起来是我学弟,几年前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入职北京警队。

640gkojjuj7

他人生中的重大变故,发生在大学毕业不久后的2013年4月23日。

这天凌晨5点,他的父亲贾九翔死于三门峡市第三医院重症监护室。

贾九翔是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副院长兼执行局局长,出事前的4月12日被当地纪委带走双规。

 (时任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副院长的贾九翔)

(时任三门峡市中级法院副院长的贾九翔)

两位资深律师,也是我认识的兄长,从微博上看到贾天然亲戚发布的求救信息后,介入到此案中来。

这种想讨回公道的案子,自然很难有当事人想要的结果。稳控工作如水银泻地般无隙铺开,贾家几位亲属都受到了空前的压力。

父亲之死彻底改变了贾家的生活和贾天然的人生道路。据说,善后结束的贾天然现在已经离职,和母亲住在北京。

考过司考是第一步。从警察改做律师,将成为他下一步的职业选择。

李亚童比贾天然大三岁,他的我的另一位学弟,同样是从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系毕业后不久,同样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大变故,同样是父亲出事。

现在已经是一名北京执业律师的李亚童,祖籍河北,出生于一个典型的法律人家庭,律师父亲之外,爷爷和两个姑姑都是法官,三个伯伯是警察。

2009年的12月,李亚童的父亲李庄被重庆市公安局从北京刑拘带回重庆,涉嫌罪名是妨碍作证。

64094vb0qed

这就是著名的李庄案,因为中青报那篇著名报道的加持,这个案件后来成为唱红打黑大潮中重庆局势的分水岭。

李庄这位北京康达所的“非著名律师”,既不情愿也毫无准备地卷入到千里之外这场腥风血雨中。

从这一年年底到次年春天,以及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李亚童原本用来筹备出国和考研的时间,基本花在旁听父亲的一审、二审上,以及完全未料到的李庄案第二季上。

2011年6月11日,第二季流产,李亚童和母亲一起前往重庆接刑满释放的父亲回京,然后全力投入准备司考。这年11月17日,李亚童以超过400分的高分顺利通过司考,走上执业律师之路。

山城风雨之后,李庄案并未能平反,李庄被吊销的律师执照自然也未能恢复,让他得到安慰的,是他作为“著名非律师”的人脉资源和儿子的选择,竟是有如佳话一般的否极泰来和子承父业。

 

(李亚童陪同父亲李庄辗转于申诉路上)

(李亚童陪同父亲李庄辗转于申诉路上)

李庄出狱三个月后,一位和李亚童同龄的重庆青年任建宇也被卷进这场重庆风暴。

2011年9月23日,被选派到彭水县郁山镇担任大学生“村官”的任建宇,因在网上转发“负面信息”,重庆市劳教委决定对其劳教两年(期限从2011年8月18日到2013年8月17日)。

6409uedaq14

2012年春,重庆事败。当年11月19日,重庆市劳教委以处理不当为由释放任建宇并撤销了劳教决定。

这位以血肉之躯亲历了重庆打黑劳教大潮的年轻人,最后也选择了走上执业律师之路。一年前的今天,任建宇以415分的高分通过司考。

64041zgvke3

重庆市江津区公安局石蟆派出所,这是个有点莫名喜感的名字。今年5月30日,任建宇从这里顺利开具到了无犯罪记录证明。7月,他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实习律师生涯。

640t2wagw5h

贾天然,李亚童,,这三位年轻人,都在经历了自己或家庭的人生剧变,从巨大的漩涡里游出来之后,选择了走上律师之路。

我宁愿把这三位年轻人的选择看做是他们对法治和未来的一种纯洁期望。

因为从性价比角度看,很难说这是最优选择。巨创之后,未来情势又不明朗的话,最理智的选择,肯定是早发早移。

从上下宣称依法治国的愿景看,至少他们自己和家庭的经历都难以作为乐观的依据。

父亲之死对贾天然带来的创伤有多深,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双规的故事,恐怕要多年以后才有机会来讲述。

李庄至今奔走在申诉的路上,任建宇也仍然是媒体莫名其妙的报道禁区。重庆倒了,重庆制造并未得到有效清算。

在这个急遽转换的大时代里,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国家的未来,等待这三位年轻人的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