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站企鹅那边

来自微信公号:毒舌的的(ID: dushedede)

文/西坡

先把我的核心观点摆出来:

言论自由之为现代社会的一项基本人权,与言论质量无关,与言论者的身份、人品、节操也无关。

许多人耳熟能详一句话,“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如果这句话扩展成“我不喜欢你捍卫说话权利的方式,但我也要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我认为依然是成立的。

这是一场让围观群众很凌乱的撕逼。

由于一个微信账号被封,东方网总裁徐世平连发两封致马化腾对公开信,对“企鹅帝国”严厉批判。结果我朋友圈里那些平日被微信肆意删帖封号搞得要死要活的人,要么明确表态“这次站腾讯”,要么对徐总裁开足嘲讽火力。

这景象看起来讽刺,其实很自然。徐总裁的公开信实在太上不了台面,完美诠释了文笔、说服力和修养的反义词。完整读完都是对人的考验。而触发封号的文章又是一篇谣言文,不值得为之辩护。

不怪旁观者冷血,只因为徐世平自黑太卖力,几乎没留下任何一块干净地儿让体面人下脚。

一、他说自己如何找人说项、发公文,似乎在炫耀上面有人,结果相当于把朋友、领导都黑了一遍,因为事没成。高层路线没走通,又走舆论路线,一脸鸡贼相。

二、他要求双重标准,仿佛自己揣着良民证一样。有网友形容说“我妈都没打过我,你居然封我的号。”

三、他乱扣帽子,“企鹅帝国将挑战国家权威”的说法让人穿越回四十年前。

那两封公开信槽点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只是这桩公案细细琢磨起来,我真的笑不出来。嘲笑徐世平很容易,但是嘲讽完了有种上套的感觉,依稀听到唐太宗那爽朗的笑声,“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人人都忙着嘲笑徐世平拙劣的公开信,却罕见有人认真谈论言论自由,这不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局面吗?

很多人认为,东方网的那个号被封活该,因为传谣了,不配谈言论自由。还有人搬出在商言商的套路:“公司如果事先声明规则,用户也同意了用户协议,那公司当然有权利停止为某个用户服务”。

这套逻辑是错误的。言论自由作为一项文明规则,绝非只保护正确的、高尚的、体面的言论,否则就没有言论自由了。言论自由的核心要义是,公权力不能审查言论,自然就无从根据言论的优劣来决定放行还是禁止。这把刀就不该在你手上,所以你拿它杀人还是切菜都是错的。

《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19元?》如果产生了具体的危害,直接的受害者可以起诉东方网,但是作为平台企业无权审查文章的内容。

“用户协议”说压根不值一驳。这就是一个静心准备的套子,争先恐后往里钻的都是糊涂蛋。照此推理的话,不妨去读一下《宪法》序言。是不是每个拿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的人,都相当于签了这份“协议”?所有的批评者都该闭门思过了。

徐世平公开信造成的围观姿势选择困难症,可以总结为:当有人以错误的方式反对恶法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确实很纠结,但想来想去,最优先的事都该是反对恶法。这里的法未必是成文法,也可以是潜规则、思维定势。

张艺谋超生,很多人骂他搞特权,可他搞特权得到的只是基本人权。徐世平的事更复杂一点,他并不理解言论自由,他甚至可能希望踩别人一脚好让自己站起来。但是腾讯无权审查言论这一点是没错的。

商鞅逃亡时,店家害怕连坐而不敢留宿,这是商鞅自己搞的规定。所以人说商鞅作法自毙。假如一个痛恨秦法的儒生看到这一幕,他是该为商鞅遭报应欣喜若狂,还是该为秦法的严酷彻底感到绝望呢?

从公关角度看,腾讯的回应比徐世平的公开信高明得多。但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站企鹅那边。改造一下村上春树的那个比喻:一边是臭鸡蛋,一边是高墙。臭鸡蛋的气味我不喜欢,但我更不会走近高墙。

写完这篇文章,我的内心是忐忑的。我自以为在从一片喧嚣中发掘真问题,但又预感会被误解为故作惊人语。罢了。

2016年11月4日, 11:59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